*本文為《暴走之歌》超.番外入圍故事──溫泉特企

 

 

普魯魯冒險團的年輕團長現在有點煩惱。

 

他站在沙迪分部的大門前,卻不知道該不該舉步踏入。而他的手裡,除了拎著一袋今日晚餐準備要用的食材外,還抓著一張抽獎卷。

 

正確一點的說法,是已經確定能兌換獎品的抽獎卷。

 

在大約半個小時以前,利耶在午後的市集裡碰上了由數家商家聯合舉辦的抽獎會,凡是購買其中一家的商品,即可獲得抽獎的機會。

 

獎品相當豐富,從最大獎的溫泉旅館四日卷到實用派的白米一個月份都有。

 

利耶立刻就鎖定了那個白米一個月份的三獎。

 

想想看,一個月裡天天都有免費的白米可以吃,那能省下多大的日常開銷?

 

只要一牽扯到跟金錢有關的事宜,利耶心裡一股執著的火燄就燒了起來。

 

抱持著非抽到三獎不可的強大氣勢,今年二十三歲,但因為負債跟諸多原因而變得比家庭主夫還家庭主夫的利耶.金.阿利斯,前去參加抽獎了。

 

只不過,不知道是真神不想順他的意,抑或是看他平日太辛勞了,利耶居然抽到了當日最大獎──溫泉旅館四日卷!

 

當周遭因為幸運兒的出現而歡聲雷動的時候,當事人的利耶卻是呆若木雞,幾乎以為自己在做夢了。

 

真的假的?溫泉旅館四日卷?!真神在上,他還以為自從當年背上十億債務的時候,真神就已經吝於將好運再賜予他了。

 

雖然對於錯失三獎依舊感到可惜,不過利耶是絕不會嫌棄另一項免費的獎品的。想想看,在溫泉旅館悠悠閒閒的度過四日,還包吃包住,這是多麼奢侈的娛樂!

 

一想到這裡,饒是平時沉穩、受人信賴的普魯魯冒險團團長,也不免有些興奮起來。可是很快的,他的心情就從興奮變成了苦惱──這也是為什麼他至今依然站在沙迪分部前,遲遲不踏入屋裡的原因。

 

那張抽獎卷,能夠領取獎品的抽獎券。

 

能夠領取的獎品是溫泉旅館四日卷,只限於三個人同行而已。

 

三人同行……利耶簡直想拿自己的頭去撞門板了。他們團裡全部成員就有六人,而且現在還是全體到齊狀態,就連那位平日出門像丟掉、回來當撿到的獎金獵人也在的。

 

這下子,好好的一份獎品該怎麼分才好?

 

利耶自己一定會去的──開玩笑,好歹也是他抽到的──他去,亞亞自然也會跟在身旁,然後問題就來了。

 

剩下的第三個名額,該給誰才好?

 

菲尼克、法兒、西維滋、還是希克羅?不管是給誰,似乎都會引起一場紛爭。

 

於是利耶越想就越煩惱,越煩惱就越沒辦法踏進屋子裡。

 

最後,在利耶真的忍不住想拿頭去撞門的時候,一道聲音在他身後遲疑地響起了。

 

「請問……您是沙迪分部的人嗎?」

 

乍聞這道陌生的男聲,利耶連忙回頭,映入眼中的是身穿綠衣、頭戴同色帽子的年輕男子。

 

凡是法法依特大陸上的冒險獵人都能認得出那身制服,那是郵便局的運送員的打扮。

 

為了減少冒險獵人在各地出任務,難以寄送物品至他處的不便,冒險公會特地成立了郵便局,供冒險獵人前往寄送物品。

 

而專門運送物品抵達目的地的,就是運送員。

 

一見到是運送員,利耶頓時壓下內心的苦惱,他對著對方露出了一抹爽朗的笑容,「是的,請問有什麼事嗎?」

 

「太好了。」年輕人也露出鬆口氣的笑,自動地將利耶方才的古怪舉動忘卻,「能麻煩您幫忙通知一下普魯魯冒險團的任何人嗎?這兒有他們的包裹,需要他們簽收一下。」

 

包裹?雖然知道運送員就是專門送東西來的,但利耶可沒想到收貨人居然是他們冒險團。

 

是誰送的?塔爾分部;加雅分部、阿貝爾……還是?利耶在短時間內將可能的人選過濾一次,卻沒辦法得出一個肯定的答案。

 

「我就是普魯魯的團長。」利耶在想不出頭緒的情況下,乾脆放棄猜測了,反正見了物品就知道。

 

他在運送員遞來的單子上簽下自己的名字,並在旁邊又寫上了他們冒險團的編號──這是用來確認對方是否冒領的手段之一,冒險團或冒險獵人的登記編號,向來只有自身跟冒險公會才會知曉。

 

確認過利耶寫的號碼無誤,運送員將屬於他們冒險團的包裹交給了他。

 

那是一個方盒子,上頭還附著一封信。

 

利耶注意到,不管盒子上或信封上,都留有加雅分部的署名。

 

加雅分部,是隸屬於南大陸的其中一個公會,同時也是利耶的兩名同伴,西維滋.路希維德和法兒.路希維德,所加盟的公會。

 

利耶也是認識加雅分部的負責人們,只不過他想不通加雅究竟是寄了什麼來。

 

和運送員道過謝後,利耶先把信夾在衣襟的位置,他忘記原本煩惱的事,一邊低頭拆起盒子外的包裝紙,一邊走進了沙迪分部裡。

 

沙迪分部的大廳裡今天沒什麼冒獵人,只有普魯魯冒險團的成員們無聊地聚在一起玩牌,或是無所事事的打著瞌睡,同時也沒有見到公會負責人們的身影。

 

「團長先生,你回來了啊!」一發現到利耶從屋外走進,一名綁著馬尾的眼鏡少年馬上扔下牌,開心地想要朝利耶飛奔過去,不過他這個舉動立刻受到另外兩位玩牌同伴的阻撓。

 

「喂,席路,不要以為趁機扔下牌就可以抵賴輸掉的事實了。」金髮藍眼的男孩挑高眉毛,一手抓著眼鏡少年的手臂不放,大有「你想跑,我偏偏不讓你逃」的威脅意味。

 

「沒錯呢,席路,賴帳可是不被允許的行為哪。」抓住另一隻手臂的是一名金髮女孩,她和男孩有著極為相似的五官,只不過眉眼和唇畔則是盤踞著截然不同的文靜微笑。

 

「冤枉啊!西維滋、法兒,我可真的沒有準備賴帳,我只是想上前迎接團長先生而已啊!」菲尼克大聲喊冤,無奈抓著他的兩隻手還是沒有鬆放的意思,也不知道是不相信菲尼克的說辭,亦或是純粹想妨礙他。

 

「謝謝你的好意,菲尼克。喔,不過我完全不需要。」利耶找了一張椅子坐下,頭也不抬的扔出話,手邊繼續拆盒子的工作。

 

菲尼克大受打擊,一臉絕望兼不敢置信的表情。

 

這時候,另一端的椅子上也傳來了動靜。

 

原本被一名灰藍髮青年抱著,和對方一塊陷入打盹的白髮小女孩迷迷糊糊地張開眼。她無意識地環望四周一圈,看見利耶的身影時,迷茫的紫色眸子迅速亮了起來。她扭動身子,從身後青年的懷抱中滑了下來。

 

「利、耶!」亞亞開心地奔向自己的監護人,就像一枚小砲彈一樣,目標鎖定──利耶的懷抱!

 

「喔喔!」利耶趕緊將抓著盒子的雙手舉高,任憑亞亞衝了過來。過大的衝力讓他悶哼一聲,但他還是極力穩住自己和椅子,接著他將已經拆完包裝的方盒子扔給了菲尼克的方向,「菲尼克,加雅分部送來的點心,你們拆來吃吧。」

 

等到盒子一離開自己的手,利耶這才抱住賴在懷裡的小女孩,揉了揉她的頭髮,隨即視線對上正在慢慢睜眼的灰藍髮青年。

 

「其他人呢?」

 

即使利耶沒有加上特定的主詞,希克羅也還是知道他問的是負責人們的蹤跡。

 

「格拉賽亞和萊姆綠不在,蘭卡她們在樓上。」希克羅一貫簡潔的回答,覺得沒必要說的話,他絕對不會多說一個字。

 

另一廂的菲尼克已經把盒子打開來看。

 

「喔喔!」菲尼克發出了驚呼聲,「是小蛋糕呢,團長先生。」

 

「而且這家店……」西維滋看著盒子上印的商標,覺得似曾相識。

 

「是『克麗塔』的蛋糕!」相較於兄長還在猜想,法兒卻是一眼就認出來了,她的雙眸忍不住染上欣喜,「『克麗塔』是加雅最有名的蛋糕店,每次去都是大排長龍。阿利斯,是月見或是葵理送的嗎?」

 

「等等,我看看喔……他們還有寫信來。」利耶抽起夾在衣襟間的信,在打開之前,他憐愛地對著亞亞一笑,「亞亞也去吃蛋糕吧,記得留兩塊給蘭卡和小茴香。」

 

「好~」亞亞笑彎了眼,小孩子對於甜食本來就難以抗拒。她爬下了利耶的膝蓋,啪噠啪噠地跑向菲尼克他們。

 

疼愛亞亞的三人早就把蛋糕全拿了出來,好讓她先做挑選。

 

「我想要草莓的!」亞亞一下就選中目標,然後她又挑了另外兩個,「這個給利耶,這個給希克羅。」

 

「小公主等一下!」菲尼克自己也挑了草莓口味的,隨即他把蛋糕上的草莓撿起,放到亞亞的蛋糕上,「這個給妳。」

 

「菲尼克謝謝你!」亞亞綻放開心的笑靨,她墊起腳尖,在少年的臉頰上親了一記,再抱著戰利品跑回去。

 

菲尼克摀著臉頰,一臉陶醉。

 

一旁的路希維德兄妹則是扼腕自己手腳太慢,否則獲得親吻的就是他們了。

 

「希克羅,吃蛋糕!」亞亞將一個小蛋糕塞到希克羅手中,漂亮的大眼睛眨巴著。

 

在對方期待的眼神之下,對食物沒有特別愛好的希克羅吃了一口。

 

見希克羅確實吃下蛋糕,亞亞心滿意足地回到利耶的懷抱,她將另一個蛋糕塞給他,「利耶也吃。」

 

「亞亞先吃吧,我等等再吃。」利耶展開信,逐一地巡視過上頭的工整字跡,「是月見送來的,說是碰巧幫了『克麗塔』的老闆的忙,人家送了好幾盒蛋糕當謝禮……」

 

見利耶沒有馬上要吃,亞亞決定也要耐心的等候一下。

 

利耶繼續將信看下去,後半段就是寫些瑣碎的小事,並且不忘叮囑要多注意身體,不要大意感冒了。

 

利耶微笑,幾乎能想像那名藍髮的妖精族男子在寫這信的認真模樣。他將信折起,準備收回信封內,卻在信封裡又發現一張小紙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醉琉璃 的頭像
醉琉璃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