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暴走之歌》超.番外入圍故事──溫泉特企



普魯魯冒險團的年輕團長現在非常煩惱。

 

當初他抽到溫泉旅館四日卷的時候,可沒想過自己的旅行同伴竟然會是自己的師父,十億元的大債主,光憑名字就能令一堆冒險獵人退避三舍的蘭卡.拉克西絲潔奧卡。

 

偏偏面對蘭卡的要求(或者說單方面、還無法反駁的命令),利耶只能閉上嘴巴,覺得這趟旅行與其說是要放鬆,倒不如說是在增加他的胃痛程度了。

 

瞧瞧現在的情況──

 

「您就是那位抽到大獎的利耶.金.阿利斯先生嗎?喔!你們是一家三口出來玩嗎?」熱情的旅館老闆娘完全不知道自己產生了多麼大又多麼恐怖的誤會,她幫忙提起行李,領著蘭卡、亞亞、還有一臉「讓我死了吧」的表情的利耶,前往他們接下來四天要住的房間。

 

一路上,老闆娘除了介紹環境設備之外,還不吝惜地讚美夫妻看起來真相配、女兒真可愛,諸如此類的話語,渾然沒發現利耶的臉色已經越來越絕望。

 

而當來到房間的時候,一瞧見那張偌大、而且唯一的一張床舖,利耶沉默數秒,接著非常乾脆地選擇了連續三晚都打地鋪的方式。

 

好不容易送走了過份熱情的老闆娘,利耶決定先衝去泡個溫泉。再不讓自己獨處一下,他可憐的神經和脆弱的胃可能都要承受不住了。

 

況且,有蘭卡在,根本就不用擔心亞亞的安全──相反的,如果有誰想打她們的主意,那麼利耶還真是無比的同情對方。

 

只不過就在利耶換下衣物,在腰間圍上一條起碼及膝的毛巾,來到露天的溫泉池前面的時候,他終於由衷的覺得,他這次能抽到溫泉旅館四日卷這個大獎,絕對不是真神體諒他的辛勞,而是想測驗他的驚嚇程度到底能到什麼地步吧。

 

由於時間還早,旅館的露天溫泉裡沒什麼人,就只有兩抹人影。

 

一抹背對著利耶,頭髮用白毛巾包纏住,大半的身體都沉浸在水裡。但是從僅露出水面的肩膀線條,也能猜出那是一名女孩子。

 

對於池裡出現女性,利耶並不感到驚訝。這裡的溫泉是採取男女共浴,這也是他為什麼要提早一步,自行先來泡溫泉的緣故。

 

假使和蘭卡一起的話……利耶光想就覺得有些胃部抽痛。

 

沒有在那抹背對自己的身影上停留太久,利耶的目光又迅速地回到另一抹的人影上。

 

事實上,在他一看清那人的臉時,他幾乎是反射性地將手伸到了背後,那是他想拔劍的動作。只可惜他現在是接近全裸的狀態,就連衣物都沒有穿在身上,更不用說是背著他的武器了。

 

如果從第三人的角度看,或許會感到利耶的行為未免是小題大作了。畢竟泡在池子裡的第二抹人影,就只是一名小男孩而已。

 

也許小男孩還端著一杯酒,身邊漂著的小木盆裡則是裝著一瓶酒,這樣的行為是有些不符合他的年紀。可是不管再怎麼說,那都只是一隻像糯米糰子似的迷你生物而已。

 

但是,很顯然的,從利耶繃緊的肩膀就可以看出,他一點也不認為那只是「而已」。

 

真神在上……那當然不止是「而已」!利耶的下巴收緊,手指攢成拳頭,橙色的眼瞳宛若要噴出火,死死的盯著那名黑髮全向後撥,擁有一雙左藍右黑的眼睛,額角還烙有「22」這個數字的小男孩。

 

該死的,那分明就是祈理.亞克特倫!夜災的真正領導者!

 

但話又說回來……他沒事變成幼兒版是想做什麼?

 

「我可沒有變成幼兒版,這不是我的嗜好,實驗體。」祈理懶洋洋的開口,即使嗓音變得稚嫩,依舊抹滅不了那與生具來的優雅,「有個會研發藥物的同伴真傷腦筋,米特.卡特的藥讓我變這樣。我也沒有用這種五短身材玩什麼陰謀詭計的興趣,所以你可以放輕鬆一些,學學人家紗主陛下。」

 

利耶一時間還以為自己聽錯了,直到那抹背對他的身影慢吞吞地轉了過來。

 

那是一名將鼻子以下都沉在水裡的小女孩,只拿一雙紫羅蘭色的眸子靜靜地瞅著利耶。

 

過了一會,紗主撐起身子,完整地露出一張精緻小巧的臉蛋。

 

「你好。」稚氣卻又帶著冷澈氣息的嗓音溢出唇瓣。

 

「啊,紗主妳好,沒想到能在這裡遇見妳……」利耶反射性也跟著打了招呼,可是話說到一半,他頓時驚悟過來,眼下怎麼看都應該不是打招呼的時刻吧!他伸出食指,不敢置信地指指照理說應該是死敵關係的夜災領導人與北海王者,「等、等一下,紗主妳和祈理……一起泡溫泉?!」

 

「吾,不屑對弱小者出手。」紗主瞥了外表年紀目前比她還小的祈理,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似還特意挺直背脊,以彰顯自己的身高。

 

「而且紗主丫頭也不是單獨地和他泡溫泉。」在只有兩人待著的溫泉池裡,竟然出現了第三人的聲音,還是利耶相當熟悉的。

 

下一剎那,紗主旁的水面咕嚕咕嚕地冒了一下氣泡,隨即濺起水花,一抹纖細的人影就這麼出現在池子裡。

 

水珠不停地從碧綠的髮絲和白皙的皮膚上滴下,如果不是平坦的胸膛證明了性別,那張在氤氳煙氣中顯得愈發夢幻的美貌,恐怕就要被人誤認是女子所有。

 

沙迪分部外出不在的負責人,萊姆綠.安絲對著利耶綻露了一抹慵懶淺笑。

 

利耶真的被嚇了一跳,「萊姆綠?!你是什麼時候……」

 

「俺剛剛是用原形泡在池子裡的,阿利斯你沒注意到也很正常。」萊姆綠掩唇打了一個呵欠,他移動著身體,讓背部貼上池邊的石塊,「噢,你真的不用擔心紗主丫頭的安全。這裡是水,俺想不會有誰傻到想在水中跟海族對抗的。」

 

「相信我,我一點打算也沒有。」祈理聳聳肩膀,抱著他的小木盆半走半游地來到池邊,「實驗體,只有你一個人嗎?」

 

「不要叫我實驗體,而且我也不是……唔哇!」利耶的句子在中途就變成了慘叫,他整個人朝著溫泉池子摔了進去。

 

離利耶最近的祈理來不及閃避太遠,所以他在瞬間啟用了他的特異能力,鮮紅色的結晶體迅速憑空擴展,如同一面守護之盾擋在他的身前,避開了絕大多數的水花。

 

「那小子是跟我來的。怎麼,有意見嗎?」傲然的女聲不客氣落下,將利耶踢下水的紅髮女子手持煙管,姣好的胴體用大毛巾包纏著,卻遮掩不了那凹凸有致的曲線,一雙冰綠色的眼珠則是居高臨下地睥睨池中眾人。

 

這下吃驚的人換成萊姆綠了。

 

「哇……」綠髮碧眸的美少年發出帶有各種意義的感嘆,「阿利斯,俺真想不到……」

 

「停止一切你那令人不愉快的想像。」利耶冒出了水面,吐出一口水,他咳了咳,臉上的表情像是吃到什麼極為苦澀的東西,「我才是那個受害者。」

 

「實驗體,原來你喜歡這類型的嗎?」祈理摸摸下巴,望著散發出侵略美的蘭卡,再回頭若有所思的盯著利耶。

 

「靠!」如果不是有大欺小的嫌疑,再加上另一抹嬌小身影從屋內跑了出來,利耶一定拿起小木盆,狠狠的朝那顆可恨的黑色小腦袋敲下。

 

「利耶,我也要跟你泡……呀!是祈理亞亞的興高采烈在看見祈理的存在時,頓時轉為驚嚇。她飛快地躲到蘭卡的身後去,一會後才慢慢將腦袋探出,「咦?變小的祈理?還有……萊姆綠?啊,紗主!」

 

一發現有其他認識的人,亞亞很快就忘了不安。她驚喜地睜圓眸子,從蘭卡身後跑出來,動作迅速地下了水。

 

「紗主、紗主,妳也來這裡玩嗎?會住很多天嗎?」亞亞興奮的靠近自己的朋友。

 

「跟萊姆綠一起。會待……跟你們一樣多天。」紗主思考一下,這才給出答案。接著她張開手掌,掌心裡漸漸的有什麼塑形出來。直到完整的形狀都固定住,她將這艘冰製的小船遞給了亞亞,「禮物,不會融掉的,可以在這裡玩。」

 

「真的嗎?好棒!」亞亞開心地露出笑容。

 

見到自己的朋友笑了,紗主向來缺乏表情的臉蛋也浮現一抹淡淡的弧度。而見到紗主微笑,萊姆綠的眼中也浮現笑意和寵愛。

 

「蘭卡,妳沒事踢我做什麼?」利耶摀著還發疼的臀部,語氣中有一絲藏不住的咬牙切齒,「噢,該死的,妳可千萬別跟我說因為我擋著了妳的路。」

 

如果是蘭卡的話,那麼這個理由就是一定、絕對有可能的。

 

「很可惜你猜錯了,橘子眼睛的。當然,你希望我這麼說我是不會反對的,不過我就得懷疑我的徒弟是不是喜歡被虐了。」蘭卡蹲下來,似笑非笑地扯動唇角。在利耶惱怒地想要抗議之前,她用煙管戳上了他的前額,「旅館老闆娘說有人找我們,她有點不滿,天知道是為了什麼。所以,你負責去看看情況吧。」

 

「……啊?」利耶聽得一頭霧水。但礙於師命難違,所以他也只好認命地從池子裡爬出來,重新去套上自己的衣物。

 

就算自己沒有陪在亞亞身邊,利耶也是一點也不擔心的。沒有哪個笨蛋會同時想跟沙迪分部的兩位負責人,以及統御北海的鯊之主為敵的。

 

更何況,祈理.亞克特倫可是比笨蛋聰明太多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醉琉璃 的頭像
醉琉璃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