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同學

T&B真的超萌一把的啊,虎叔好棒,根本是引人犯罪啊(艸)


 


  「喂喂喂,住手,不要扯我的衣服……也不要拉我的褲子!」虎徹鐵青著臉,踢著壓在他身上的青年,雙手被綁住的窘困讓他想掙扎卻是徒勞無功。

 

「為什麼要住手?」利用身體重量制住他的巴納比反問,手指繼續粗暴動作,很快地,虎徹的衣服與褲子就被他剝了下來,露出那一片褐色的肌膚。

 

舔了舔嘴唇,巴納比俯下身來,一手摀住虎徹嘴巴,封住了略顯吵雜的抗議聲。濕潤的舌頭則是滑過了虎徹的脖子,執抝地舔噬,牙齒甚至輕輕咬住了浮起的青筋,讓虎徹一瞬間繃緊身子,深怕對方的牙齒真的咬破血管。

 

滿意地察覺到下方的身子不再掙扎不休,金髮碧眼的青年也鬆開了手,繼續往下攻城掠地。

 

因為常常鍛鍊的關係,虎徹雖然有著肌肉卻不是誇張健美的體型,而是偏向精瘦結實。巴納比就不只一次地懷疑,這個男人的腰怎麼可以細成這樣?同時無比慶幸那一次是自己救下從空中掉落的虎徹,不然那手感就要被其他人摸了去。

 

「大叔,你可不要四處勾引人哪。」巴納比輕彈了一下舌頭,細長的綠色眼睛瞇了起來,溫和的嗓音卻是不容置疑的警告。

 

「見鬼的勾引!」虎徹惡狠狠地瞪了他一記,雙腳又在蠢蠢欲動,想要將壓在上方的青年掀翻。

 

但是巴納比卻反倒張口含住了他的乳首。舌尖纏繞著打轉,骨節分明的手指也往下摸去,捋住了虎徹的性器,一下一下地揉捏起來。

 

虎徹皺起眉頭,衝出喉嚨的咒罵頓時變成了壓抑的悶哼。雖然不想承認,但身體的反應卻是無比誠實,竄過腰際的快感讓他深深體認到男人的生理反應真是悲哀。

 

在那修長手指的挑撥下,虎徹可以感受到自己的下身抬起頭來,甚至還希望對方的力道再大一些。

 

振作一點啊,鏑木.T.虎徹!

 

但是巴納比似乎對虎徹不肯發出聲音感到不滿,空著的另一隻手摸上他的嘴唇,強硬地掰了開來,將手指伸進虎徹嘴裡,翻攪著他的口腔。

 

「唔!」虎徹試圖用舌頭將對方的手指推出去,卻反被捉住舌尖;而巴納比也在同時咬住了虎徹乳首略,微粗暴的力道讓虎徹的身子不自覺彈跳一下,低吟頓時溢了出來。

 

「舔我的手指,大叔。」低醇的嗓音滑出了形狀姣好的嘴唇,巴納比蠱惑地說道,「那麼,我等下就會讓你更舒服。」

 

虎徹的眉毛幾乎要擰成了麻花結,顯然陷入了欲望與理智的掙扎。巴納比卻也不急,只是緩緩地用舌尖刷過他的乳首,濕濡的痕跡讓那具褐色的身子看起來更加煽情了。

 

瞪著那顆在他胸前肆虐的金色頭顱,虎徹最後還是妥協了。他憤憤地咬了巴納比的手指一下,才用舌頭舔上了對方的指尖。

 

只是虎徹沒想到,他這個動作就像是導火線,頓時感覺到抵在自己大腿上的某東西似乎又變更大了,如同在誇耀著存在感一般,就連巴納比那一雙抬起的綠色眼睛裡也浮起了濃烈的欲望。

 

隨便啦,反正都跟這個傢伙交往了,上床只是時間上的早晚而已!虎徹自暴自棄地想,只是這樣被綁著還是讓他有點不爽。

 

於是舔著舔著,虎徹又開始啃咬起巴納比的手指來,一圈圈的牙印烙在上頭,巴納比卻不生氣甚,至顯得十分愉快地瞇起了眼。

 

「大叔你真可愛。」他喃喃的說,將手指從虎徹的嘴裡抽出,修長結實的身體也移了開來。

 

正當虎徹慶幸自己不用再被壓制住的時候,卻看到金髮碧眼的美青年將他的雙腳抬起,往著胸口的位置壓下去,讓他的臀部整個曝露在那一雙碧眼的視線範圍裡。

 

「等、等下!你想幹嘛?」虎徹的聲音有點抖了。

 

「如果你喜歡我硬來的話,我也不介意。」巴納比的舌尖輕舔過嘴唇,吐出了低醇甘美的嗓音,「先擴充還是我硬上,大叔,你希望哪一個?」

 

虎徹迅速地覷了眼巴納比已然勃起的欲望,那個尺寸真是讓他心驚膽跳。幾番衡量之後,他咬了咬牙,從牙關擠出了幾個字,「先……擴充……」

 

瞧著虎徹憤憤不平又屈辱的表情,巴納比似乎顯得越發愉悅了。他一手壓住虎徹的腿,身子俯下,將被唾液潤濕的手指抵在了那個最隱密的部位。

 

光是手指的一個輕輕觸碰,就讓虎徹的身子一陣激靈。彆扭地想要掙脫逃走,但是巴納比的手勁很大,完全不給他任何機會,而且那根骨節分明的手指在後穴外邊轉壓了幾下,就不客氣地探入一截。

 

「嘶……!」異物入侵的不適感讓虎徹頓時倒抽了一口涼氣,反射性想要把巴納比的手指擠出體外,但是那根手指卻執抝地往內部繼續深入。

 

不只是手指,巴納比甚至也低下頭,用濕潤的舌頭舔舐起他的後穴。舌尖輕刷過的麻癢感,讓虎徹發出了苦悶的低吟。

 

似乎對這個聲音很是滿意,巴納比的手指開始翻攪起後穴,指腹摩挲著內壁,不時地輕輕刮弄,立即可以看到虎徹不自覺地蜷起腳趾,在空中胡亂的踢蹬幾下,如同在極力忍耐著什麼一般。

 

一邊壓蹭著那緊窒的黏膜,一邊將唾液注入後穴裡頭,巴納比的下腹也是有一把火在燒,性器脹得發疼,只想狠狠地貫穿虎徹身體,讓他在自己的身下哭叫不休。

 

在第一根手指已經不被那麼排斥後,巴納比又探進了第二根手指,食指與中指先是緩緩地抽插起來,隨即就漸漸加快速度,用力地攪動著濕熱的內部,逼出了虎徹急促的喘息聲。

 

「唔啊……哈啊……」虎徹難耐地扭著腰,像是想要逃離,卻又像是迎合。在手指和舌頭的交互進攻下,他的大腦已經昏昏沉沉,近幾無法思考。

 

他卻是沒有想到,這副模樣落在巴納比眼中,頓時讓那名金髮碧眼的美青年再也無法忍耐,驀地移開了手指和嘴唇,將他的雙腿固定在自己腰側。

 

體內驟然出現的空虛感,讓虎徹茫然地看向巴納比,卻瞧見他的額際也滲出汗水,眉頭擰了起來,碧綠的眼底滿是濃濃情欲,像是一頭迫不及待進食的野獸一般。

 

一個挺身,巴納比粗暴地將兇器送進了虎徹體內,濕熱黏膜瞬間纏上來的美好感覺,讓他發出了愉悅的喘息,只想著深深埋進去。

 

「咿……唔啊……!」虎徹的聲音繃得緊緊的,像是被拉到極限的弓弦一般、質量比起手指來粗大不少的硬物,讓他只覺下身傳來了一陣撕裂般的痛楚。

 

虎徹疼得眼淚都流出來了,他狼狽的喘著氣,一雙眼睛被淚水浸得紅紅的,拼命地想要從巴納比身上逃開。

 

先不論他雙手被綁、雙腳又被架在巴納比的腰側,他光是那雙眼睛朝著巴納比瞪過來的時候,他就驚恐的發現體內的東西有變大的趨勢,而且衝撞的力道也逐加猛烈。

 

「喂,你!慢、慢點……哈啊……」虎徹驚慌的喊叫很快就變成了紊亂的喘息,下身就像是要熔化了一般,明明還是火辣辣的痛,卻又隱隱約約有快感,竄出像是電流一般。

 

巴納比兩手抓著他的腰,胯骨用力地向前頂,攪拌著那軟熱的後穴,黏膜一吸一吮的,讓他極為舒服。尤其在看到虎徹的眼睛沾著淚水,看起來可憐兮兮的模樣,巴納比就覺得心底像是有爪子在撓抓著,想要再多欺負他一些。

 

綠色的眼睛倏地瞇了起來,巴納比就著埋在虎徹身體裡的姿勢,雙手將他的腰身拉起,稍微調整一下位置,讓虎徹的身體與他黏貼得更緊,也讓自己的性器可以插入得更深。

 

當粗大燙熱的硬物狠狠撞進體內的時候,虎徹的一口氣差點喘不上來。體內敏感的那一點被性器前端重重戳刺,而且還不是撞擊一次就退離,反倒充滿惡意地磨抵著。

 

「啊啊……唔嗯……」又痛又舒爽的感覺讓虎徹奮力地扭動身子,想要拉開與巴納比的距離,然而他這樣的舉動反而讓埋在他體內的性器頓時被夾得更緊了。

 

低沉性感的喘息溢出巴納比嘴唇,他俯身瞧著身下的男人,腰身仍舊是不停地律動著,一隻手則是忽地探向了虎徹的胸口,重重一擰。

 

「唔!」酥麻的感覺頓地竄上腰際,虎徹低吟一聲,體內黏膜也不自覺地收束得更緊。

 

「真棒呢,大叔,你裡面又熱又緊,舒服到讓我不想出來。」

 

巴納比甘美的嗓音挑逗著虎徹,修長的手指玩弄著已經紅腫的乳首,不時惡意地重捏幾下,頓時激得虎徹的腰際一彈,喘息聲變得越發炙熱。

 

無法抑制的快感堆積在下身,欲望叫囂著解放,大腦裡的理智早已被灼燒殆盡。虎徹的雙腿忍不住環住巴納比的背部,將他壓向自己。

 

金髮碧眼的美青年唇角微揚,立即加重了抽插的動作,每一次的挺進都重重地撞擊在前列腺上。

 

「呼嗯……哈啊……」虎徹近幾陷入了失神狀態,性器挺得高高的,前端滴出了透明的液體,彷彿只要再一個衝撞,就會射出來。

 

巴納比並沒有讓他失望,腰身往前用力一頂,虎徹的身子頓時一陣小弧度痙攣,即將要攀上最頂峰之際,一隻白皙並且骨節分明的手忽地緊緊圈握住虎徹性器,姆指抵壓在鈴口位置,頓時將急欲奔湧而出的欲望逼了回去。

 

「唔!放開……」想要發洩卻不能發洩的感覺,讓虎徹不滿地掙扎起來。

 

「還不行喔,大叔,怎麼能一個人先到呢?」巴納比低笑著說道,手指用力地箍住虎徹腫脹的性器,下身卻是放緩了原本激烈的律動速度,慢慢地將賁張的肉柱抽出,然後再重重地插了進去。

 

「啊啊……邦尼你……這個混帳……」虎徹嘶著氣喊道,巴納比撞擊的力道比先前的任一次都來得大,彷彿內臟都要被撞得移位。

 

「很爽吧,大叔?」巴納比舔了下嘴唇,碧色的眼睛滿是情欲與侵略的味道。

 

「哈啊……快點……呼嗯……放開……」欲望被強硬地堵住,然而快感卻又一波波襲來,簡直讓虎徹的腦子一片混亂,只能掙扎地扭動腰身。

 

巴納比卻是不肯放過,他粗大的兇器在他體內攪動著,享受被黏膜絞纏住的舒爽感。

 

「唔啊啊……好難過……讓我射出來……」無法控制的生理性淚水越落越多,虎徹乾啞著嗓音喊叫,腦海裡只剩下想要獲得解放的念頭。

 

那副全然無防備的哭喊模樣讓巴納比嚥了一下唾液,又開始加快了戳刺速度,強硬地撞擊著虎徹體內的敏感處,感受著自己的欲望也已經累積到極限,快要爆發。

 

就在虎徹覺得自己快要瘋掉之際,巴納比的身子忽地向前傾壓,胯骨緊貼著他的臀部,幾次的大力衝撞之後,他呻吟一聲,白濁的體液頓時澆灌在深處同,時他也鬆開了箍住虎徹性器的手指。

 

體內被注入熱液的酥麻感讓虎徹的身子頓時一陣痙攣,幾乎在巴納比一鬆手的時候,性器就微微一顫,被遭到壓制的欲望頓時噴了出來,白色的液體濺在腹部上,襯得那片褐色肌膚淫靡不堪。

 

「呼哈……呼哈……」虎徹失神地喘著氣,只覺得身體軟綿綿的,彷彿連抬起一根手指的力氣都沒有。他正想催促巴納比替他鬆綁,卻驟然察覺到埋在體內的性器又慢慢地抽插了起來。

 

「喂喂,邦尼,你不會真的要……」虎徹不敢置信地瞠大眼,幾乎要慘叫出聲了。

 

「別擔心,大叔,我體力很好的。」巴納比愉快地說道,「這一次我們換個姿勢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醉琉璃 的頭像
醉琉璃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