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刻覺得自己估計是在做夢。他這幾天不應該大掃除那麼勤快的,花費了一堆力氣,才會導致現在幻覺的出現。

 

沒錯,這一定是幻覺。

 

染著一頭張狂白髮、雙耳上掛著多個耳環的少年鐵青著臉,看著此刻出現在眼前的景象。

 

如果不是幻覺的話,又有誰能告訴他──為什麼晚間十點多的時候,會有一名手短腳也短的七八歲小丫頭,雙手插腰,一臉高傲地站在他二樓房間的窗台上!

 

「你就是宮一刻吧?」穿著滾邊小洋裝的幻覺說話了,昂起尖尖細細的下巴,軟甜的聲音聽起來卻是異常真實,「聽好了,妾身找你是為了報答先前的恩情,妾身可不是不懂回報的人物。所以,你就懷著感激的心情接受妾身的報恩吧!拒絕什麼的一概當做沒有聽見!」

 

「……啊?」或許是這穿著洋裝、口吐奇怪自稱詞的幻覺實在太過真實了,所以一刻忍不住回了一個狐疑的單音,飽含警戒的眼神則還是不敢大意地離開對方的身上。

 

這一看,一刻才赫然發現到,黑長髮的小女孩居然不是真的站在窗台上。他沒有看錯,那雙腳……是懸空的?!

 

「啊什麼啊?你的反應不要像一隻鸚鵡一樣無趣好不好?」

 

小女孩的眼裡明明白白地傳遞出鄙夷的意味,下一秒,她左臂一伸直,食指直指渾身不良氣息、卻擁有一個粉紅色房間的白髮少年。

 

「妾身不是說了嗎?妾身是來報答你的恩情。兩個小時前你救了妾身一命,因此妾身就決定了要欽點你來當妾身的直屬部下,打擊這世界所有吞噬人心的妖怪!讓吾等一起為了業績、為了高額的年終獎金而努力吧!美好的未來就在前方等著吾等而已!如何,有沒有覺得感激澪涕?以上,就是妾身,就是高貴無比的織女大人對你的恩情回報!」

 

一刻沉默地看著面前得意洋洋的小女孩,接著他離開擺著一堆布偶的床舖。他站了起來,向著那名自稱是什麼織女大人的小女孩走去,他在心裡懊惱著自己一開始怎麼就沒有採取這行動。

 

沒錯,管他是不是幻覺,他都應該──

 

「幹,神經病!」宮一刻動作俐落地關了窗、上了鎖,還不忘一把拉下窗簾。最後他感到無比神清氣爽地深吸一口氣,覺得這世界頓時清靜了。

 

只可惜這份清靜維持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隨即窗外就傳來砰砰啪啪的拍打聲,還有小女孩氣急敗壞的尖叫。

 

「宮一刻!宮一刻!你快打開窗戶!妾身真不敢相信,你居然如此無禮的對待妾身?宮一刻!」即使是玻璃窗和窗簾也不能隔絕小女孩的尖聲叫嚷。

 

一刻摀住耳朵,視線移到床上。他沒有太多猶豫,馬上把自己扔到床舖上,再用厚實的棉被蓋住頭部,設法阻擋噪音的干擾。

 

這是幻覺、這是幻覺……世界上哪來什麼織女?那不過是為了七夕情人節而虛構出來的神話人物罷了。

 

一刻在心底告自己,然而他的思緒卻是在不知不覺中飄回了兩個小時前。

 

所有的事情,似乎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出現不對勁的。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