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刻和莉奈住的地方,垃圾車向來是晚間八點半左右才來的。

 

也因此,明明是夜晚時分,小巷裡卻格外的熱鬧。不時可以看見有人提著垃圾袋,從家裡匆匆忙忙地跑了出來。

 

當一刻到達巷子口的時候,那裡早就有不少人在等待了。

 

然而一見到白髮少年的出現,那些原本在互相話家常的人們頓時閉上嘴。過了一會,才又重新攀談起來,只不過聲音卻都變得比先前細小,有種不自然的氣氛。

 

甚至還有帶著小孩一起出來的媽媽,拉著自己的孩子,盡量不要太大動作地往一刻旁邊移去,和他拉開了一些距離。

 

這些一刻都在看在眼裡,不過他也沒有在意,他早就習慣周遭人看見自己的反應。更何況他們會想保持距離也是正常的,誰教自己有好幾次在這打架,都被鄰居們撞見。

 

等待垃圾車過來的時間是無聊的,雖然耳邊已經能聽見那首等同是通知歌曲的「少女的祈禱」,但按照以往的經驗,可能還要再五分鐘,車子才會開到他們這個巷子口。

 

一刻打了個哈欠,才八點半,他卻覺得已經有些想睡了,或許是連日來的家中大掃除耗費掉太多體力的關係。

 

驀地,一刻瞇起眼,看見對面馬路旁的便利商店打開了門,有抹嬌小玲瓏的人影走了出來。

 

是名七八歲的小女孩,身邊不知道為什麼沒有大人陪伴,一頭長髮黑得像是能發光一樣。一刻想,要是廣告商找她去拍洗髮精的廣告,絕對非常有說服力。

 

一刻會注意到這小女孩,當然不是她的頭髮的緣故。小女孩是細眉大眼,襯著巴掌大的潔白小臉,加上一身滾邊的粉色小洋裝,活脫脫就像是一尊洋娃娃那般可愛。

 

雖說氣質兇惡、外表不良,但是宮一刻其實相當喜歡可愛的東西。那如同洋娃娃可愛的小女孩讓他忍不住多看了幾眼,心裡則是想著,等之後交了一個可愛的女朋友,結了婚,也要生一個這麼可愛的小女娃。

 

宮一刻的願望非常純潔,只不過他那外表加上猛盯小女孩的眼神,頓時是讓等著倒垃圾的人們齊齊爬上了寒意,想著這不良少年該不會那麼禽獸,連個小女孩都想欺負。

 

天可憐見,一刻同學到現在連個女朋友都沒交過,也從來不曾牽過女孩子的小手,怎麼可能存有如此齷齪的心思。

 

「少女的祈禱」突然變得愈發響亮起來。

 

一瞧見閃著黃燈的垃圾車慢慢接近,包括一刻在內,巷子口的所有人登時都忘了原本的心思,他們提起垃圾袋,趕緊地朝垃圾車的尾端擠去。

 

一刻仗著自己年輕腿長,身手俐落地擠到了最前端,將三大包垃圾扔進垃圾車裡,他的任務終於宣告結束。

 

從人群裡擠了出來,一刻拍拍雙手,想著要趕快回家,以免自家堂姐又捅什麼簍子──上星期她就是想洗衣服,結果竟倒了大半盒的洗衣粉進去──一面回頭朝對邊馬路望去,想在離開前多看那名可愛的小女孩一眼。

 

一刻這一看,確實是看見了,但是他的心跳也幾乎停止了。

 

穿著滾邊小洋裝的小女孩居然是專心舔著棒棒糖,完全沒注意到馬路上的來車!

 

那小鬼是想找死嗎?一刻在這住了好幾年,當然清楚這地方因為未設紅綠燈的關係,車輛往來的速度向來都比平常快,有些甚至就是擺明不長眼的。

 

「喂!不要亂闖馬路!」一刻想也不想地掉轉方向,他跑向馬路,對著快走到路中央的小女孩吼道。

 

聽到聲音的小女孩抬頭,下意識停步,一臉詫異不解地望著對面的白髮少年。

 

一刻差點氣結。他是叫她不要闖,不是不要走啊!

 

在心裡咒罵了幾聲,一刻乾脆大步一跨,打算自己去拎過小女孩,省得他在旁邊看得心驚膽跳。

 

卻沒想到一刻剛剛踏上馬路,右邊黑黝的路口無預警地竄冒出一束刺亮的黃光,切碎了黑暗,朝著馬路上的小女孩疾速逼近。

 

有車開過來了!

 

而且那車的駕駛者不知道是怎麼搞的,車子歪斜的行進不說,彷彿還沒看見路上有人,車速絲毫沒有減慢。

 

車燈照上了小女孩呆滯錯愕的臉。

 

望見這一幕的旁人尖叫出聲。

 

一刻衝了出去。

 

夜間的馬路上有什麼被撞得飛起,路線歪斜的車輛則是一頭撞上路邊的電線桿,發出震耳嚇人的巨響。車子的引擎蓋凹成扭曲的形狀,白煙冒了出來。駕駛座上的人影一頭埋在安全氣囊裡,也不知道是醒著還昏著。

 

而在馬路的斜對邊,白髮少年懷抱著小女孩,像尊破敗娃娃地癱倒在地,雙眼緊閉,暗紅色的液體正慢慢地自他的頭部底下滲溢出來。

 

馬路旁側一片死寂,只有「少女的祈禱」彷彿不知止息地繼續響奏著。

 

所有的車禍目擊者全都一臉呆然,一時間好像不知道自己的眼前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

 

但很快的,尖叫聲和咆哮聲猛然從人群中爆了開來,瞬時間人群騷動。

 

「救護車!快點叫救護車!」

 

「有誰認識這兩個孩子的?快點去通知他們的家人!」

 

「天哪,那兩個孩子該不會都……」

 

「有人打電話了嗎?快點叫救護車過來!」

 

就連站在垃圾車上的清潔隊員也顧不得工作,好幾名大男人跳了下來,急匆匆地分別朝著白髮少年和扭曲的車子跑過去。

 

原本待在便利商店的人們聽見了那聲巨響後,也紛紛跑了出來觀看究竟。在發現是車禍後,有人倒抽了口氣,有人別開臉,有人急忙加入撥打「119」的行列。

 

兩名清潔隊員跑近了白髮少年的身邊,他們注意到少年的頭部下正滲著血。他們不敢亂移動他,只能焦急地喊著。

 

「喂,小弟!你聽得見嗎?」

 

「你還好嗎?」

 

少年毫無動靜,僅有微微起伏的胸膛證明他還活著。緊接著,被他攬抱在懷中的嬌小身軀動了一下。

 

一名清潔隊員眼尖,連忙想察看小女孩的動靜。但是抱著小女孩的那雙手臂,卻好像是用上了全部的力氣,難以輕易拉開。

 

怕加重少年的傷勢,那名清潔隊員不敢動作太大,只能一邊小心翼翼,一邊使勁,費了一番工夫才將少年的手臂拉拔開。

 

「小妹妹,妳有沒有受傷?」清潔隊員輕輕地推晃下小女孩的背部,試探性地喚著。

 

然而這細微的舉動,卻是讓那具嬌小的身軀猛烈一震。小女孩猛然地轉過頭來,她的小臉上連一點傷痕也沒有,大大的眼睛裡滿是驚魂未定的驚恐,似乎剛剛發生的事把她嚇傻了。

 

「天啊,這孩子好像沒事……」另一名清潔隊員難掩吃驚,他一把抱起像是回不過神的小女孩,將她放到一邊安置著。

 

隨即又有一人跑了過來,牽起小女孩的手,想把她帶到旁邊去。

 

「小妹妹,我們到旁邊休息,救護車很快就來了。妳的爸爸媽媽……小妹妹!」才剛牽起小女孩的手,那人卻沒想到小女孩會用力地甩開,然後頭也不回的朝著另一邊跑開,一下子就鑽進小巷裡,沒了蹤影。

 

蹲在白髮少年身旁的兩名清潔隊員顯然也沒想到會發生這事,他們呆了一下,但心思很快就不放在她身上。既然還有力氣跑的話,看樣子應該是沒什麼大礙。

 

「喂,救護車還沒來嗎?」

 

「來了來了,已經在路上了!這邊這一個的情況看起來也不樂觀……天!居然還是個未成年駕駛!」

 

在清潔隊員們互相高喊的時候,忽然之間,其中一人聽見一聲微弱的呻吟。他嚇了一跳,趕忙低下頭去。

 

以為應該昏迷的白髮少年睜開了眼睛。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