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

 

當你的房間突然闖進一名自稱「織女」,並要你成為她的部下,一起打擊人世間的妖怪的時候,你會做出什麼反應?

 

宮一刻不知道其他人會怎樣做,不過他的做法是罵了一句「幹,神經病!」後,動作快速俐落地關窗上鎖,拉上窗簾,再用最快的速度回到床上,拉起棉被蓋住頭部,裝做一切都不存在,這個世界依然還是如此和平、如此美麗……

 

「宮一刻,你不要裝做鴕鳥給妾身裝死!你要是再不開窗的話,妾身……沒錯,妾身會哭哭啼啼的去按你家門鈴,跟你的堂姐說你玩弄了一個清純可愛、天真無邪的小蘿莉!妾身說到做到!」

 

……我操!說得出這種話的人是哪裡清純可愛又天真無邪了?

 

一刻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聽見的,他咬牙掀開棉被坐起。管窗外那個自稱「織女」的丫頭是不是神經病,他說什麼也不能真的讓她去執行她的話。

 

宮莉奈會二話不說宰了他的。

 

將所有想得到的髒話在心裡罵了一遍,一刻臉色鐵青,放棄說服自己這一切都是幻覺。他走到窗子前,將窗簾拉起,接著打開了窗戶。

 

細眉大眼、宛如洋娃娃可愛的小女孩就像深怕對方反悔似的,以著最快的速度衝了進來,這次是雙腳貨真價實地踩在一刻房間的地板上。

 

「真是的,你居然將妾身關在窗外,不都是要讓妾身進來的嗎?早早從了不就什麼事也沒有了……」小女孩趾高氣揚地說著,然後宛若發現什麼新世界一樣,雙眼滿懷驚奇地望著周遭環境。粉紅色的牆壁,可愛的擺飾,還有那些隨處可見的絨毛娃娃,「喂,宮一刻,你的房間……」

 

「怎樣?」一刻的聲音低了一階,眼瞳底處凝聚著風雨欲來的危險,打算一聽見什麼嘲笑的話,就要將這名嘴毒的小女孩扔到窗外。

 

「你的房間真不錯,妾身也想要一個這種的房間。」小女孩掩不住羨慕地說道。隨即她脫掉鞋子,自動自發地爬上一刻的床,一把抱住一刻最喜歡的大熊娃娃,「啊啊,這個好棒,妾身好喜歡這個!」

 

「妳真是有眼光,這個也是我最喜歡的一隻。」一聽見小女孩出言誇獎自己的房間和娃娃,加上對方抱著大熊形成的畫面太過可愛,一刻心中的什麼怒火頓時全煙消雲散,他露出了有些驕傲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不過這隻不能送妳,如果妳喜歡別的可以儘管挑,反正也都是我去娃娃機抓來的。」

 

「真的嗎?這是你答應妾身的,可不能反悔!」小女孩的雙眼一亮,馬上抱住床舖上的另一隻熊貓娃娃。

 

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加上熊貓娃娃,這畫面怎麼看怎麼可愛。

 

一刻的一顆心都軟了,一時間只覺得感動不已,全然忘記要追究小女孩的來歷和身分。

 

「欸,宮一刻,你真是個好人,你會再答應妾身一件事吧?」小女孩微歪著腦袋,大眼睛無辜地眨巴著,臉上則是綻出一個甜甜的笑。

 

一刻下意識地點點頭。

 

「太好了,那你就快答應接受妾身的報恩,成為妾身的第三號部下吧!」小女孩綻出更大更開心的燦爛笑容,一瞬間幾乎迷炫了一刻的眼,「快點對妾身說我願意,只要你一說的話,你和妾身之間的靈魂契約就能成功締結了!快說啊,宮一刻!」

 

一刻反射性就要再一次點頭,並張口說出我願意,但是他的嘴才一張開,他卻倏然地回過神來。

 

慢著,什麼部下、什麼靈魂契約?而且誰會想對一個小鬼頭說我願意,要說也是對他未來的老婆說!

 

「妳究竟是什麼人!」一刻的眼凌厲瞇細,泛起強烈的警戒。他重新抄起掉落在地上的球棒,惡狠狠地瞪住小女孩不放。

 

「妾身不是說了嗎?妾身是高貴無比的織女大人,牛郎最愛的妻子,天帝的小女兒!」小女孩無視白髮少年的敵意,她站在床舖上,雙手插腰,精緻的小臉浮現不悅,像是不高興自己的身分一再被人質疑。

 

牛郎?織女?天帝的小女兒?

 

一刻一愣,從小女孩口中說出的人名他都相當熟悉。牛郎與織女,有誰會不知道這兩名造成七夕節由來的神話人物?

 

身為凡人的牛郎愛上了偶然下凡的天帝小女兒.織女,為了將她留在身邊,他藏起了能夠讓她返回天界的羽衣,和她結了婚,並且孕育兩名子女,在人世間過著幸福的日子。

 

然而這段日子並沒有持續太多年。

 

得知小女兒居然和一介凡人結婚生子的天帝大為震怒,派遣天兵將織女強行抓回。為了帶回自己心愛的妻子,為了不讓兩名孩子失去母親,牛郎挑起兩個簍筐,將兩名孩子分別裝進裡中,再披上自己所養的老牛死後遺留下的皮,跟著追到天上。

 

眼看即將追上,一家人終能團聚,卻沒想到西王母突然現身,出手阻撓。她拔下一根髮簪,往天空一劃,一條銀河憑空生出,生生地分隔了牛郎與織女。面對無法跨越的銀河,牛郎和織女傷心欲絕,兩名子女更是嚎啕大哭。

 

此景終究是令西王母心生不忍,最後應允了雙方得以在每年的七月七夕會見一面。而被兩人之間的愛情感動的喜鵲,則是自願以自身為橋,讓牛郎與織女能夠於橋上聚首。

 

這故事對一刻來說可謂是滾瓜爛熟了。而就算是平常不接觸神話故事的人,也會因為「七夕」這個節日,知曉這則故事的存在。

 

姑且不論這則愛情故事騙了多少小女生的眼淚,也不管巧克力和玫瑰花的廠商,在這日子從情侶的荷包裡賺了多少錢……宮一刻從來沒有想過這個故事的主角是貨真價實存在的,而且有一天還會跳到自己眼前!

 

「妳說……妳是織女?」一刻嚥嚥口水,「那個『牛郎與織女』的織女?」

 

「沒錯,你可終於相信妾身了!」織女喜出望外,漂亮的大眼睛閃動欣喜的光芒,「來吧,現在快和妾身締結靈魂契約,只要說出我願意就行了!」

 

「我願意……願意的人才有鬼!」一刻瞬間沉下了臉,球棒還是不離手,甚至拿著前端直指織女,「就算妳不是人好了,但這種四季豆乾扁身材,哪裡像是那個故事中溫柔美麗的仙女!」

 

「你……你竟然敢嫌棄妾身是四季豆乾扁身材?宮一刻,你怎麼能對一位淑女如此失禮?」織女握緊小拳頭,連小小的肩膀都在發抖,「妾身哪裡不溫柔不美麗了?你以為是誰讓你身上的傷不見的?還有,你給妾身聽清楚了!妾身心愛的牛郎曾經無數次的說過,他最愛的女人只有妾身,其他類型的女人他完全不放在眼裡!」

 

一刻沉默地將織女從頭到腳的打量一遍。那個小胳膊、小身體,還有分不清前後的胸膛跟屁股……

 

一刻的心裡忽然不由自主的湧上一股哀傷。怪不得有人說距離就是美,披著神秘面紗的神話故事亦是如此。誰會知道「牛郎與織女」中的牛郎,竟然是一個蘿莉控?

 

一刻沒有發覺到自己在不知不覺中承認了織女的身分。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