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著俐落短髮的少女有些不耐煩地看了下腕上的手錶,再抬頭望向就矗立在自己身邊的公車站牌。

 

上頭確實標示著她要搭乘的那班公車,是每十五分鐘就有一班。可是她都已經等了快二十分鐘,卻依舊遲遲沒看見公車的影子。

 

「見鬼了,該不會是之前一口氣來好幾輛,所以現在等不到半輛吧?」少女惱怒地咕噥著,她對晚間的市公車一向沒什麼好感。

 

上回,她就是來不及跑到站牌,只能眼睜睜看著三輛公車同時離去。接下來在那條號稱十分鐘一班車的路線上,她足足等了三十分鐘才終於搭到車。

 

還有一次的經驗也很讓人生氣。

 

難得很快就等到一輛公車,而且還是空盪盪的,沒想到司機卻是姆指朝後比,示意她搭下一班。幸好第二班在一兩分鐘後就來了,同樣沒什麼乘客,只是司機也比出了相同的動作──請搭下一班車。

 

第三輛車就緊鄰在第二輛車之後,也確實在站牌前停了下來。但是……車上滿滿都是人根本就上不去啊!到底停下來是有什麼意義啦王八蛋!

 

「可惡,越想就越火大起來了!」少女重重地踢下人行道地面,她再扭頭看向馬路的另一邊,仍然沒有任何一輛公車駛來的影子,倒是計程車已經經過不少輛。

 

然而對於還只是高中生的少女來說,獨自搭計程車返家實在太浪費了,價格上就不知道差多少倍。

 

瞥了眼上方漆黑的夜色,再放眼望向不斷朝前方延伸的路燈,少女將書包提至背後,決定放棄等待,直接採走路的方式回家了。雖然會走上一段時間,但就當省錢和運動。

 

抱持著這樣的想法,少女的心情也好上一些。她大步地邁出步子,任憑路燈將她的影子拖得長長。

 

少女平常都是搭乘校車直接返家的,不過今天為了幫同學慶生,幾個女生跑到燒肉店大吃一頓,才會折騰到現在這個時候。

 

晚間十點多的大馬路上,還是有不少車子來回駛過。雖然路邊的店家大部分都已拉下門,但是車聲、路燈多少還是給了少女安全感。

 

只是當少女彎進一條巷子後,瞬間就像踏入另一個空間,大部分的聲音都被隔絕在巷子外。

 

越往裡邊走,巷子裡就越安靜。平常走慣的路線一換到夜晚,就像完全的變了一個面貌。

 

少女嚥嚥口水,覺得周遭似乎太安靜了一點,沒什麼聲音,彷彿這地方只剩下她自己一人。

 

「胡、胡思亂想什麼嘛……」少女發出乾巴巴的笑聲。像是要證明自己一點也不害怕,她挺起背脊,腳下的步伐不減速反倒是增快。但才走了幾步,她忽然又停下,她從制服外套的口袋內掏出手機和耳機。

 

少女其實仍舊是對這份夜間的寂靜感到害怕了。

 

有些緊張地將耳機塞好,等到雙耳內傳出熟悉的音樂,少女才鬆了一口氣,感到有些安心下來。她重新踏出腳步,將大部分的心思都放在聆聽音樂上,不時跟著旋律哼哼唱唱幾句。

 

直到她發現上方的路燈光芒突然不見了。

 

是路燈壞了嗎?少女不以為意地仰起頭,映入眼內的卻不是昏暗不發光的路燈──而是一團碩大的黑暗。

 

少女像是忽然聽不見耳機內傳出的音樂,她不由自主的張著嘴,黑色的眸子如同要瞪大到極限,微縮的瞳孔則是清楚不過地反應出兩個字,驚懼。

 

那是什麼?少女的臉色發白,她下意識地朝後退了一兩步。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走路的聲音太大了,因為那團倒吊在路燈下的黑暗同時有了動靜。

 

「它」朝兩邊伸展開一對大而薄的翅膀,附在骨骼間的黑色薄膜,使得那對翅膀看起來就像蝙蝠的雙翅。

 

當那對翅膀一張開,原本覆在底下的身軀也跟著顯露出來。乍看下像是人,只是表面長滿黑毛,而那張臉孔看起來又像豬又像鼠,無比的醜陋駭人。

 

少女就像是軟了腳,她顫抖著嘴唇。雙腿陡然一彎,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口袋裡的手機滑了出來,耳機也順勢被扯落。

 

可是少女似乎什麼也沒發現,她仍然高抬著脖子,驚恐地看著同她對上視線的──

 

妖怪!

 

這兩個字如同驚雷重重地敲上少女的腦袋,她猛然扭曲了臉,張嘴就要放聲尖叫。

 

但是那隻形似蝙蝠的妖怪,卻好像早已窺破少女的意圖,在尖銳的女聲迸出之前,他的雙眼亮起不祥的紅光,龐大的黑色身子同時迅雷不及掩耳地撲襲向下方的少女。

 

少女只聽得耳內似乎有風聲拂過,下一剎那,她的眼裡就已近距離地出現一張似豬似鼠的可怕臉孔。

 

所有的一切都超過了少女所能承擔的負荷,她的雙眼頓時一閉。

 

她不知道妖怪用他那隻覆滿黑毛還長有利爪的大手,將她的頭往旁邊一撥,露出她皎白的頸子;她不知道就在妖怪咧開嘴,兩根尖銳的利牙即將刺破她細膩肌膚的瞬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醉琉璃 的頭像
醉琉璃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