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水鎮,以擁有眾多湖泊而聞名,其中最大的湖名為『澄湖』。湖水清澄碧綠,湖景不論晴雨時都各有風情,在假日總會吸引諸多遊客前來遊湖,是這座小鎮的最大觀光特點。至於湖水鎮的特色小吃,當然是湖裡出產的……」

 

「這樣就很夠了,拜託妳不要再導覽下去了,蘇染。」一刻對這種說明介紹向來感到頭痛,他揮手打斷蘇染的話,「妳是把整本旅遊雜誌都背下來了不成?」

 

「不,其實我背了十本。」蘇染回答。

 

一刻瞄了青梅竹馬一眼,覺得對方並沒有在開玩笑。

 

離開旅館房間,一刻等人並沒前往最負盛名的澄湖,而是直接挑了附近的街道走走看看──就算沒到現場,一刻也知道此刻的澄湖恐怕是大爆滿。別說賞湖了,到那只能賞一堆黑鴉鴉的人頭吧。

 

由於是觀光小鎮的關係,街上的店家大多是販售紀念品、土產或是小吃為主。碰上假日,幾乎每間商店都充斥著遊客,到處是一片吵吵嚷嚷。

 

除此之外,一刻還注意到街上還有一些穿著制服的學生。湖水藍的上衣搭上灰色短裙或長褲,這樣的穿著在各色便服當中反而變得格外顯眼。

 

是來這戶外教學的學生嗎?一刻暗忖,但又覺得似乎不太像。

 

「他們是當地學生。」蘇染忽然開口。

 

一刻對蘇染簡直像能看穿他內心的敏銳觀察力已經見怪不怪。

 

「妳怎麼知道?」他揚眉問道。

 

「他們的制服上有繡湖水高中四個字。湖水鎮、湖水高中,我猜這很明顯。」

 

「他們學校在辦園遊會,才會在今天穿制服。」接在蘇染之後,換蘇冉說話。

 

一刻卻沒有問他如何得知,尤其在他戴著耳機,四周還是吵鬧不已的情況下。

 

因為蘇冉能夠「聽得見」──這名寡言的少年具備著所謂的靈感,能聽見一般人聽不見的聲音。即使是尋常聲音,他也可以輕易地捕捉到。

 

事實上,不止是蘇冉擁有靈感而已,蘇染也有,只是她是「看得見」。

 

一刻又多看了那群湖水高中的學生兩眼,他的眼神不帶任何含義,僅僅是純粹掃過而已。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他那天生就銳利兇狠的視線、嚇人的外表──白髮、掛在雙耳上的多個耳環──瞬間就讓幾名察覺到視線的學生白了臉,僵住身子,以為自己被不良少年盯上。

 

「我們繼續往前走吧,一刻。」蘇染輕推了一刻一把,同時也間接解救那幾名誤以為自己招惹到麻煩的學生。

 

一刻依言再前進,他無聊地東張西望,彷彿沒瞧見周遭遊客對他投來的忌憚目光,也可能是他直接視若無睹。

 

即使街上的觀光客多如牛毛,但是一刻、蘇染、蘇冉的三人組合,依舊格外引人注目。

 

除了一刻張揚的白髮和難以接近的兇暴氣勢,蘇染他們的藍眼睛以及相似得不可思議的俊麗外表,也是吸引人偷覷的主因。

 

一刻很快就對重覆性質高的商店失去了興趣,他索然無味地停下腳步。正當他打算問蘇染有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去的時候,他聽見從後方傳來了一道呼喊的聲音。

 

「喂!前面那兩個,等一下!」

 

一刻不以為意,他不認得那道聲音,也不覺得對方口中喊的「前面那兩個」跟他們有關,畢竟街上的行人多的是。

 

可是沒想到他剛一邁步,聲音再度響了起來,這次還注入了不滿的意味。

 

「喂!就是喊你們呀,白毛和戴耳機的!你們是沒聽人講話嗎?」

 

一刻反射性地東張西望,想要找出除了他和蘇冉以外,是否還有人也是染著一頭白髮跟戴著耳機。

 

至於蘇冉,則是完全的無動於衷。

 

發現白頭髮的那位還算有點反應──雖然全然沒注意到自己的存在──於是那道屬於年輕女孩的聲音再度拔高音量,乾脆直接只針對對方。

 

「別看別人,就是在叫你沒錯啦!白毛、白毛、白毛,你到底要不要轉過來,你這個耳背白──」

 

「白妳老木!老子白毛干妳屁事!」不等那道聲音喊完,一刻就已經火大地回過頭,一雙眼睛兇戾得像是要將人生吞活剝一樣。

 

幾乎是剎那間,一刻原本還吵嚷不已的周遭化為死寂,所有人都被那聲破口大罵給嚇住了,望向一刻的眼神滿是驚疑不安。

 

更不用說那名直接被一刻針對的當事人了。

 

那原來是一名坐在人行道欄杆上的可愛女孩子,她的身上穿著湖水高中的制服,蓬鬆捲翹的頭髮貼著臉頰,此刻一雙圓滾滾如同小鹿的眸子是佈滿驚嚇,薄薄的霧氣似乎很快就會聚集成淚珠落下。

 

一看見對方只是名嬌小無害的女孩,一刻自己也愣住了,而那張看起來隨時會哭出來的可愛臉蛋,頓時更是令他有些手足無措。

 

雖然外表兇暴嚇人,但是一刻對可愛的人事物向來缺乏抵抗力。眼前像是小動物似的女孩,不偏不倚就是劃在「可愛」的範圍裡。

 

「靠,不是真的要哭吧……」一刻呻吟一聲,連忙朝身旁的蘇染和蘇冉投予求助的目光。

 

要是真的當街弄哭女孩子,一刻就覺得這實在太丟臉了。

 

「放著不用管?」蘇染輕推下眼鏡,吐出的卻是稍嫌冷淡的處理方式。

 

「不用管,直接離開?」蘇冉這回難得說的句子比蘇染還長,可是提出的方法和蘇染根本就是如出一輒。

 

一刻黑了臉,覺得他們倆有說跟沒說差不多。

 

但出人意料的,一聽見外表相似的少年和少女這麼說,坐在欄杆上的捲髮女孩卻是慌慌張張地開了口,「等一下,你們不會真的丟下一個快哭出來的女孩子不管吧?這樣未免太沒同情心了,好歹也要請我喝個飲料或吃個冰嘛!其實我很好安慰的呀!」

 

一刻啞口無言,他忽然覺得自己或許應該採納蘇染他們的辦法。

 

「很高興你能贊同我們的意見,既然如此,那我們就走吧。」也不知蘇染又是怎麼看出一刻的想法,她勾住一刻的手臂,動作俐落地將人拉走。

 

穿著制服的捲髮女孩瞪大眼,像是不敢相信他們真的就這樣轉身離開。

 

但就在下一刻,她又看見那名白髮少年停住腳步,隨後大步地走了回來。

 

他在她的面前站定,用著不耐煩卻又認命的聲音說,「請吃冰可以吧?」

 

女孩呆了一下,她開心地破涕為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醉琉璃 的頭像
醉琉璃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