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不會吧?騙人吧?真的假的?!」

 

這是虎徹踏入齋藤實驗室時,從嘴裡迸出來的第一句話,琥珀色的眼睛瞠得大大的,就連嘴巴也張得開開的,他甚至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還捏捏自己的臉頰。像是想要用這些動作來證實自己只是在作夢。

 

但是,不管虎徹捏完右臉頰再捏左臉頰,還是無法改變眼前正站著一大一小的事實。

 

二十六歲的大兔子,以及四歲的小兔子。

 

「這實在是……」

 

虎徹已經震驚到張口結舌了,最後他宛如逃避現實般將頭轉向了坐在一邊的矮小黑膚男人。

 

「太神奇了,齋藤老弟,你簡直是神了耶!」

 

「哪裡哪裡,不客氣,就算這樣誇獎我,我也沒辦法立刻將他們恢復過來。」

 

「哎唷,不用不好意思啦!」虎徹豪邁地拍了拍齋藤肩膀,但下一秒,他才反應過來後半段的話中意思,「等等!你是說……」

 

「請你把視線移向我這裡來,虎徹先生。」飽含不悅的男中音驟地截斷了虎徹未完的句子,雖然嗓音優雅依舊,卻可以明顯察覺到聲線的緊繃。

 

「虎徹先生,為什麼不肯看我這裡呢?」緊隨在後的則是一道稚氣呼喊,軟軟糯糯的,聽起來有點可憐兮兮的感覺。

 

「唔哇!」虎徹的肩膀顫了一下,不由得苦著一張臉,慢慢地回過頭去。

 

繼上次的兩隻大兔子,現在則是一大一小兩隻兔子……老天,他的人生為什麼老是充滿兔子?

 

是的,在虎徹面前的分別是金髮碧眼的美青年──這個已經看了好幾年,天天看、床上看,就算是再英俊的臉龐都會看得有點麻痺了;另一個則是宛如天使般的金髮小男孩──雖然一雙綠色大眼睛水汪汪的,閃爍著楚楚可憐的光芒,但是不能忽略他的本質終究還是一隻肉食性兔子。

 

事實上,在趕來實驗室之前,虎徹已經從齋藤先生那邊獲知了事情概況。依照之前的模式,就是齋藤先生又開發了新東西在測試的時候,正巧巴納比有事要找他,然後意外就發生了。

 

然後,被新發明打中的巴納比就成了虎徹現在所見的樣子。

 

不過聽是一回事,真正親眼看到又是一回事。

 

虎徹看了看左邊的巴納比,那張俊美的臉孔繃得緊緊的,顯然是很不滿自己居然第一時間逃避了他的視線。

 

隨後虎徹又看了看右邊的小巴納比,軟綿綿白嫩嫩的小臉蛋正對著他綻放天使般的笑容。這對於育有一女又喜歡小孩子的虎徹來,說根本是毫無招架之力,只差那麼一點點,他就要張開雙手,一把摟住那個小小的身軀了

 

如果不是從左方射來的銳利視線釘住了他的動作。

 

虎徹訕訕地撓撓頭髮,一時間僵在原地,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最後,他乾脆把求救的視線投向了始作俑者的齋藤。

 

「齊藤老弟,現在該怎麼辦?有兩個邦尼耶。」

 

齊藤先生的嘴唇蠕動著,似乎在說些什麼,不過虎徹卻只聽得見幾個含含糊糊的音節。

 

「什麼?你就不能大聲一點嗎?」虎徹沒好氣地皺起眉,再次湊回了齊藤的身邊,還特意將手掌豎在耳朵旁,以讓自己能接收到更清楚的聲音。

 

在虎徹與齋藤討論的時候,小巴納比突然轉過頭,對著站在一旁的青年做了個鬼臉。

 

「討厭鬼,嫉妒虎徹先生比較喜歡我。」

 

「就算虎徹先生喜歡你又怎麼樣?」巴納比冷笑,鏡片後的碧眼閃動著嘲諷的光芒,「不過是一個小不點而已,能讓虎徹先生舒服的可是我。」

 

「胡說!我也可以做到的!」小男孩憤憤地喊著。

 

「啊啊!真是夠了!你們兩個都閉嘴!」虎徹氣得漲紅了臉,眼角高高吊起,就像是一隻發怒的老虎。他不客氣地一人一個爆栗直接賞了下去,惡狠狠地出聲警告,「再吵我就把你們通通丟出去!」

 

面對氣得橫眉豎目的虎徹,青年與小男孩瞬間安靜了下來,不過兩人卻還是不甘示弱地互瞪對方一眼,然後冷哼一聲,同時扭過了頭,完全詮釋出何謂相看兩相厭。

 

虎徹揉著太陽穴,覺得頭很痛,壓力很大。

 

他方才好不容易才聽清楚齋藤所說的解決方法,但是看著兩隻相處得極不融洽的兔子,頓時有一種前途多災多難的感受從心底滋生出來。

 

要恢復原狀的辦法,就是要同時讓兩個巴納比感到開心。

 

這下慘了,他到底要怎麼做到可以同時讓大兔子跟小兔子開心的事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醉琉璃 的頭像
醉琉璃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