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百年前,曾經有一名少女叫做「喜鵲」。

 

她並非是真正的人類,而是原形如其名的精怪。她一直都在人世中勤奮地修煉,雖然不敢妄想能掙脫生老病死的枷鎖,卻也期望著可以擺脫一隻尋常鳥禽的宿命,不再受限在那短得如同一瞬的壽命裡。

 

但沒想到就在修煉關鍵的當頭,卻是被幾名閒得發慌的人類發現蹤跡,興致勃勃地用彈弓擊墜下來。

 

待還是鳥類模樣的她墜落至地面,好幾隻手立刻探了過來,扯著她的羽毛,扳凹著她的翅膀,然後是比被彈弓擊中、比摔落地面還要恐怖的痛楚傳來。

 

有人剖開了她的肚子。

 

在發現她居然不若一般鳥兒奄奄一息甚至一命嗚呼後,幾個人更是來了興致,以著各種不同的方式凌虐著她。

 

精怪的身分讓她無法就這麼簡單死去,她只能被迫清醒地嘗著這些前所未有的痛。

 

她從來沒有像這一刻如此詛咒著自己的身分,詛咒著那些僅僅是因為無聊才把她當做目標的人類。

 

而就在她的意識終於出現散渙的一剎那,一陣古怪的大風出現了。

 

大風帶走了她,也隔離開那些人類慌張的大叫聲。

 

當她重新回復了意識,她發現自己安然無傷。非但如此,她的外形也褪去了鳥類的姿態,獲得了人形。

 

她不敢置信地摸著自己的臉,看著自己的十根手指頭,再摸向還保留在背後的兩隻翅膀。

 

然後,她看見了這輩子從未見過的美麗存在。

 

甚至在得知對方的名字後,她忍不住要感到惶恐。

 

因為那位是織女,是天帝的小女兒,是她或許永遠也碰觸不到的尊貴人物。

 

是剛好偷溜下凡的織女帶回她、救回她,還幫助她突破修煉的瓶頸,一舉擺脫了她的宿命。

 

為了報答恩情,她自此留在織女身邊。

 

然而經過實際的相處,才知道織女的個性並不若外貌上的完美,而是有些驕縱、有些任性,有時還會不客氣地使著性子。

 

可是,更多的卻是掩蓋在底下的善良和體貼。

 

越是相處,喜鵲越是忍不住著迷在那份善良和體貼中無法自拔。

 

她緊緊地跟著織女,稱呼織女為「織女大人」。在對方惡作劇的時候幫忙掩護;在碰到有人口頭上找麻煩的時候,則是毫不客氣地以自己的伶牙俐齒和毒舌迎擊回去。

 

那時,喜鵲真的以為日子會這樣過下去,就算經歷悠久的歲月也不會有太大改變。

 

直到織女下凡遇見了牛郎。

 

直到織女私自和那名名為「牛郎」的人類在人間裡成了婚,還撫育著他們彼此間的孩子。

 

當喜鵲找來的時候還不敢相信。

 

她不敢相信身分高貴尊榮的織女,怎麼偏偏會愛上一名卑賤的人類。

 

很快的,她就知道牛郎藏起織女的羽衣,阻止她回到天界的事。她心中大喜,暗想著那名人類果然是用什麼方法脅迫了織女。

 

她一下就將那件自以為藏得隱密的羽衣找了出來,要織女和她一同回到天界去。

 

可她怎樣也沒想到,原來織女早知道羽衣的下落,是故意不點破,只為著能和她的丈夫、她的孩子繼續生活在人間。她並不想要回到天界,也不願再被天界那份屬於她的工作綁住自由、剝奪愛情。

 

為此,織女甚至還反央求喜鵲,求她別將自己在人間的事洩露出去。

 

那是織女第一次對她提出請求。

 

望著那張泫然欲泣的哀傷面龐,她怎樣也無法拒絕。

 

但是紙終究包不住火。

 

即使沒有她的通風報信,天帝還是發現自己的小女兒竟與人類通婚的事。對此他大感震怒,立即派遣兵將,不顧織女的聲聲悽喊,強行將她帶回天界,讓她與自己的丈夫、孩子分離。

 

面對這樣的發展,喜鵲暗自卻感到欣喜,她一心認為織女會很快將人間的一切遺忘。

 

然而,回到天界的織女天天以淚洗面,彷彿丟了心魂。

 

緊接著,更令人震驚的事傳來。

 

明明只是一介凡人,但牛郎竟借助了金牛星的力量,披著牛皮、挑著簍筐,帶著孩子前來天界了。

 

凡是聞此消息的人莫不感到大吃一驚,誰也沒想到尋常凡人竟有決心做到如此。

 

而獲知消息的織女更是闖過那些看守她的兵將,一心只想奔至與牛郎會面。

 

眼見事態發展超出預料,原本按捺不動的西王母終是出手了。她拔下髮簪,往空中一劃,造出銀河橫越牛郎與織女之間,使他們雖是見到面,卻苦苦無法相聚。

 

面對一家團聚的希望破滅,織女絕望不已,淚水化成血淚,悽絕的哭泣令聞者不由得心酸。

 

再也難以忍耐見織女傷心欲絕,喜鵲顧不得自己的行為是不是會招惹懲罰,她變回原形,用一己之力幻化出無數鳥形姿態的分身,在銀河上搭起一座鵲橋,讓分隔兩地的織女牛郎終能聚首。

 

目睹此景的天帝與西王母亦不忍再追逼,以條件交換,織女必須彌補之前荒廢工作所帶來的後果,並更加勤奮的消滅潛伏在人世的妖怪。如此一來,他們即可一同待在天界,不用再分離。

 

於是歷經人間朝代更迭、物轉星移,時間終於來到千百年後的二十一世紀。

 

千百年後,一切彷彿沒有多大改變。

 

喜鵲還是陪伴在織女身邊,稱呼織女為「織女大人」。在對方惡作劇的時候幫忙掩護;在碰到有人口頭上找麻煩的時候,則是毫不客氣地以自己的伶牙俐齒和毒舌迎擊回去。

 

她們來到了潭雅市,碰見了許許多多的人,發生了許許多多的事。

 

可事實上,仍舊是有什麼改變了。

 

織女早已不是原先完美的外貌,和牛郎的結合使得她逐漸神力衰退,在人間僅能以孩童模樣示人。

 

而知悉事情來由的喜鵲則是不斷加深對牛郎的怨恨,不斷懊悔自己當初為何要幫忙。

 

在誰也沒有察覺的情況下,喜鵲的心智越來越走向偏激。她暗中撕毀牛郎給予織女的回信,煽起織女對牛郎的不信任,終究是讓事情的發展徹底地失去控制。

 

最後──

 

曾經有一名少女叫做「喜鵲」,她並非是真正的人類,而是人如其名的精怪。

 

她將救回她性命的織女視作天。

 

最後,她為了保護織女,被黑暗全部吞噬。

 

最後,「喜鵲」被黑暗全部吞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醉琉璃 的頭像
醉琉璃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