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的景色飛快地從區間車的窗戶外一閃而過。

隨著列車的行駛,車廂也跟著些微的晃動,轟隆隆的聲音不絕餘耳。

星期二早上九點多的區間車上,沒有太多的人潮,畢竟已過了上課和上班的顛峰時間。

車廂內稀疏地坐著人。

蔚可可、蔚商白和理花坐在靠門的位置上,三個人都安安靜靜的,似乎在想著各自的事。

對於蔚可可來說,她沒想過有一天能和理花一塊搭乘火車。這應該是令人開心興奮的,然而一想到過不久要面對的事,蔚可可的心情不免就顯得沉重。

她希望宮一刻他們不要太灰心,但是突然之間失去了神力和他們的神,又怎麼不受影響?

要是換成是自己的話,要是換成是自己的話……蔚可可的臉色微白,她猛然用力地搖搖頭,她沒辦法再想像下去。

從旁忽然伸出一隻手,輕輕地覆著蔚可可置於膝上的手背上。

「會沒事的,一切都會沒事的。」理花輕聲地說。

那溫柔的眼神和澄澈的如水流的嗓音,莫名地給蔚可可帶來莫大的安慰,本來躁動不安的心漸漸平靜下來了。

在經過近四十分鐘的車程後,列車終於抵達了潭雅火車站。

和湖水相比,潭雅是個大站,往來的人潮相對也較多。

不想和太多人擠在一起,蔚商白決定到後站外搭乘公車。

只不過剛出剪票口,蔚可可就立刻舉起手,「哥、哥,我想上廁所,讓我上完廁所再去搭車嘛!」

「動作快點,不要掉進去,出不來我可不會救妳。」

「才不會掉進去呢!」蔚可可皺著臉,吐吐舌頭,隨即一溜煙地跑向不遠處的女廁。

蔚商白掏出手機,準備撥打電話給人。但也不知道是不是收訊不好,螢幕上竟然沒有訊號。

「抱歉,理花大人,我去那邊打個電話。」蔚商白伸手比了前方,見理花點頭後,就大步邁出,尋找收訊較佳的地點。

一轉眼,便只剩理花獨自一人站在原地。

她姣好的面容和優雅的氣質,吸引了往來行人的視線。

很快的,便有人靠近這名美麗的女性。

理花一開始不以為意,只當對方也是想站在這等人。

可是當那抹人影像是針對她地在她面前站定,理花的心中浮現了一絲訝異。

那是一名個子矮小的小男孩,穿著寬鬆的T恤加上七分褲,罩著一件連襟帽外套。兜帽拉起,兜帽下還戴著一頂棒球帽,帽簷和陰影遮住了他的大半張臉。

「小弟弟,有事嗎?」理花微彎下腰,溫和地問道。

「妳不是這裡人哪。」沒有回答理花的問題,小男孩反倒是自顧自的說話,「外地來的,對吧?」

「我是第一次到這來沒錯,你怎麼會知道呢?」理花的語氣滲入佩服。

「那還用說嗎?」可以看見小男孩咧開了笑,露出可愛的虎牙,「銀髮很漂亮,水的氣味很明顯,幻術施得還不錯唷,漂亮姐姐。」

理花怔住了。她反射性望向一邊的窗戶,倒映在玻璃上的人影仍舊是黑髮黑眼,幻術並沒有被破解。

那名小男孩居然是在幻術維持的情況下,一眼就看穿她的真面目嗎?

「你不是普通的人類小孩……」理花下意識想後退一步。對方的氣息隱藏得太好了,若不是那些話,她還以為這名小男孩是名人類,「你是誰?」

「放心放心,用不著敵意那麼重。」小男孩笑嘻嘻地說,臉孔還是藏在陰影裡,「要做什麼的話,就不用一開始來跟妳打招呼了,妳說對不對?只是要來提醒一下,外地客到這來,可是要入境隨俗的唷。」

「是要遵從什麼習俗嗎?」感覺到對方的話語間沒有惡意,只有友好,理花放鬆下來,認真的問道:「非人的朋友啊,能否告訴我呢?」

「行,妳蹲下來,再蹲下來一點,太高了會構不到。」小男孩爽快地朝理花招著手,示意她由站姿改成蹲姿。

理花依言照做了。

她是一名溫柔的神祇,也是一名認真、不擅懷疑人的神祇。

因此她不會想到,就在她蹲下來的那一瞬間,小男孩竟是說了:

「凡是外地來的漂亮姐姐,都要給摸一把才行啦!」

話聲一落,那隻小手已迅雷不及掩耳的探出。

目標鎖定──理花的胸部!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