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是約好下午兩點出發前往雅神游泳池,那麼找人的事就不能拖太久,得儘快喬定才行。

因此一吃完早餐,一刻就先回到自己房間裡,繼續研究那五張票該找誰過來一起湊才好。

扣掉他自己跟莉奈姐,還有三張,然後再扣掉……

「咳咳。」

忽然有一陣輕咳響起。

一刻像是沒聽見,依舊坐在床上,兩隻眼睛直盯著攤開的貴賓票瞧。

「咳咳咳。」

聲音的主人不死心加大了音量。

一刻還是連頭也沒抬。

「咳咳咳咳咳咳咳!」

似乎被對方的毫無反應激怒了,聲音的主人就像是較勁地用力咳

「幹!是咳完了沒?」一刻抓起身邊的抱枕,毫不客氣地就往自己房間門的位置扔。

抱枕砸在門板上,發出「砰」的一聲,連帶的門外的咳嗽聲也像是被嚇到地一併停住。

但是停頓只是極短的事,下一秒,門板被人大力地拉開,一抹穿著滾邊小洋裝的嬌小身影氣勢逼人地出現在門口處。

「太過份了,部下三號!一位淑女都咳成那樣了,你居然還不趕快開門安慰她?」明顯就是咳嗽聲主人的小女孩忿忿不平地大喊道:「妾身真是錯看你了,沒想到你連基本的同情心都沒有,你怎麼可以讓妾身失望難過?」

「過妳媽啦!那咳嗽聲一聽就是有問題!」一刻抱著胸,目光移向門口,橫眉豎眼地和寄住在他們家的蘿莉神明對視。

名字是織女,真實身分也是神話故事中的「織女」,因為救了因車禍而瀕死的一刻,之後就自動自發地賴在他家不走,如今儼然都成他家的一份子了。

「先不管妳那一聽就知道是硬咳的,妳喉嚨痛不會去喝溫開水嗎?除非妳想要我帶妳去耳鼻喉科……我告訴妳,織女。妳可是會被醫生拿東西伸入妳喉嚨裡,再拿兩根長棉花棒塞進妳鼻子裡,妳會知道人的鼻腔可以有多深,而且深刻感受到鼻子和喉嚨真的是相通的!」

最後一句,一刻說得擲地有聲。

「哇!一刻你的說明真具體。」織女睜圓了眼,滿是佩服地說道,「你試過?」

「……那他媽的真是一場惡夢。」一刻拒絕再詳細說明,以免心靈創傷又一次復發,「所以妳在我房間門外咳老半天,是咳什麼意思的?」

「一刻,不是妾身要說,你真的是太太太過份了!」織女氣呼呼地鼓起腮幫子,食指用力地指向坐在床上的白髮少年。

「啥小啦,鬼才知道妳在說什麼。」一刻扔了一記白眼過去,「沒事就去樓下吃妳的早餐,老子很忙,沒空理妳。」

「早餐喜鵲去幫妾身端上來了,妾身要說的話可是還沒說完。」織女環視房內一圈,鎖定書桌前的椅子,她爬了上去,接著就像嫌這樣高度和氣勢都不夠,她又爬上桌子,威風凜凜地站直身體,手臂再一次一揮,「聽好了,一刻。你居然想不帶妾身一起去游泳池嗎?不要以為妾身不知道莉奈有貴賓票,也不要以為妾身不知道下午兩點就是出發時間,如果敢不帶妾身去的話,妾身就把冰箱裡的布丁通通吃光光!」

「聽妳放屁,說得一副妳好像以前沒幹過這種事一樣。」一刻鄙夷地冷哼道,又不是不了解這名披著蘿莉皮的神明,「就算帶妳去也還是一樣會吃光光吧?」

「什麼?一刻你竟然不相信妾身嗎?」織女露出受到打擊的委屈表情,她用手指按了按眼角,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妾身豈會做那種事?妾身如此善體人意,一定會留下最後一口給你的,大概就三分之一匙這樣吧。」

「留妳妹啊,妳不如還不要說算了。」一刻這次是抓起另一顆抱枕扔過去,「還有善體人意就不要穿著鞋子站在別人書桌上,老子昨天才擦過的!」

織女輕鬆地就躲過這股其實沒什麼威力的攻擊,她跳下書桌,嬌小的身子卻沒有落至地面上,那雙小腳是懸空地浮著。

「真是的,一刻你太愛計較是不會受到女孩子歡迎的唷。」織女皺皺可愛的鼻子。

「織女大人說得太好了,像你這種小雞肚腸的男人,一輩子都不會受到女孩子歡迎的哪。」又一道清脆悅耳的嗓音插入,一名荳蔻年紀的細辮子少女端著一碗牛奶玉米片走進,白瓷的臉蛋上鑲著一雙古靈精怪的烏黑眼睛。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牛郎織女」這神話中的喜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醉琉璃 的頭像
醉琉璃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