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的高中生生活是怎樣的?

相信不外乎是上課、下課、補習。

宮一刻的生活差不多也是這樣的,只不過他是上課、下課、和人打架、被人找上門打架。而除此之外,他還會做一件事,那就是——

追捕名為「瘴」的妖怪!

 

「站住!他媽的還想逃到哪裡去!」

屬於少年所有的粗暴大喝劃破了寂靜的夜晚,同時間一抹矯捷的人影赫然是自屋頂上掠下,那兩層樓的高度對他來說彷彿是輕而易舉,轉眼就見他落足於柏油路面,雙膝稍一屈折便又拔腿奔出,其身形簡直快如追補獵物的野獸。

而前方不遠處,急欲拉開距離的矮小黑影,就正是那被鎖定住的獵物!

路燈照耀之下,將一前一後的兩人影子都拉得斜長。

但奇異的是,這偌大的動靜卻沒有引來任何人的圍觀。那些座落於道路兩側的屋宅住民,就像完全不知道外界發生何事,連打開窗戶窺望的欲念也沒有。

不僅如此,附近巷弄內也絲毫不見人車的蹤影,彷彿世上就真的只存那兩抹追與被追的身影。

被追的那方即使在水銀色的路燈映照下,也難以看出外貌。眼所能見就只是一團古怪的黑暗,黑暗上還有兩隻散發不祥光芒的猩紅色眼睛。

任誰一看立刻都能明白,那絕對不會是,人類。

相較於那宛如異形生物般的存在,追人的那方則是一名年約十六、七歲的少年。一頭白髮囂張炫目,和其桀驁不馴的五官是如此相襯。尤其是那雙眼睛,銳利兇狠,還有一份同年齡之輩罕有的戾氣,只要一對上視線,就會令人覺得自己像是被蛇盯住的青蛙,再也動彈不得。

「操!叫你站住是聽不懂人話嗎?」眼見前方的黑影完全沒有要停下的意思,心情本來就不愉快,如今更是追到心頭火起的一刻狠厲了一雙眼,左手無名指上的一圈橘色光紋乍閃光芒。

下一秒,本來空無一物的右手掌心內竟是憑空握住一柄如劍細長的白針。

「敢妨礙老子回家看『可愛動物大集合』的傢伙都去……幹!」已經來到舌尖前的話語剎那間轉成了一句髒話,一刻一邊緊追前方黑影,一邊用空著的左手摸向口袋,掏出偏偏要選在此時響個不停的手機。

螢幕上閃動的是「夏墨河」三字。

「馬的,夏墨河,有話快說有屁快放!」也不管對方是自己為數不多的朋友,一刻劈頭就是火氣十足地罵道。

「一刻同學,我人在109巷,你現在的位置是?」似乎是對一刻兇暴的語氣不以為杵,手機另一端傳出了不慍不火的溫和嗓音,聲線介於中性,讓人聽了就覺得悅耳。

105巷。」一刻飛快地瞥了一眼離自己最近的門牌,報出上面的數字。

「了解,尤里會比我快到,他已經在107巷了。」說完這句,手機另一端就俐落地結束通話。

一刻也不打算打回去再追問,他目光鎖定和自己依舊維持大段距離的黑影。正當他要扔擲出手中白針的瞬間,身後竟是無預警地傳來一聲氣喘吁吁的大叫。

「一刻大哥,蹲下!」

一刻沒有多加思考,馬上反射性地蹲下身子,隨即他就感受到頭頂上方有什麼快速地呼嘯而過。

聽見那聲大叫的不單是一刻,還有那抹矮小的古怪黑影。只是他不像一刻是依言動作,反而是下意識地扭頭一看。

那雙猩紅色的眼睛陡然睜大,倒映在瞳孔內的是一柄越來越近的大剪刀。

烙印著天藍花紋的鐵色大剪刀在空中快速地迴轉過來,鋒銳的尖端閃動著危險的光芒。

面對著逐漸逼近的危險,黑影為求自保,不假思索地張嘴一吐,一團火球頓時在空氣中生成,迎面撞上了那柄大剪刀。

剪刀劃開火球,仍然是筆直地飛過來。

沒想到連最基本的攔阻也做不到,黑影在這一剎那慌了手腳,來不及再做出反應,登時只能眼睜睜地見大剪刀飛來。

當冰冷刀鋒就要切過身體,黑影不由得閉起眼睛,等待痛苦的降臨。

一秒兩秒三秒,任何痛楚也沒有傳來。

黑影一愣,反射性再睜開眼,他發現自己的身體完好無缺,連道裂口也沒有。

至於那柄大剪刀,就掉墜在他的背後,先前的來勢洶洶如今看起來就像是一場虛張聲勢。

雖然不知道出現在白髮少年身後的胖子,怎麼會使出這麼一記毫無殺傷力的攻擊,可是黑影也不會因此傻得浪費掉這次的機會,他毫不猶豫地轉身就想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醉琉璃 的頭像
醉琉璃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