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白光化成白色圖紋,靜靜地烙印在曲九江的皮膚上時,四周的一切聲音似乎也隨之靜止了。

黑夜之下,所有的聲音像被吞噬,死寂得不可思議,令人難以想像楊家的這處庭院,在上一刻還是戰鬥激生。

珊琳的尖叫緊緊地絞在喉嚨裡,猩紅的眼瞳裡充滿著震驚、駭然以及不敢置信。

事實上,那也是其他人眼中流露的情緒。

柯維安的嘴巴張得大大的,他張得是如此用力,連肌肉都傳來了抗議。但他像是感覺不到,只能呆然地瞪著自己的兩名室友。

這半年來,一直用幻術隱藏一頭炫目的白髮,身上的神紋面積大得超乎想像的小白……也許該喊宮一刻會比較好?鑑於小白剛才已經發狠的聲明自己不是沒有名字,別再用綽號喊他……嗯,他還是覺得「小白」好;還有,明明就是半妖,如今卻成為貨真價實神使的曲九江。

為什麼妖怪可以成為神使?照理說,妖力和神力不是不能……柯維安擠出了一聲乾巴巴的呻吟,他發現在弄清楚曲九江為何能夠成為神使之前,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

神力……那是誰的神力?

很明顯是由小白……問題是、問題是……

「為、為什麼小白你會有……神力……」柯維安結結巴巴的出聲了,「我現在知道你是神使……你居然連這個都瞞著我?我們不是好室友、好麻吉,還是內褲一起洗的好夥伴嗎!」

柯維安說到最後,就像感到大受傷害,聲音激動的拔高。

「小白,你怎麼能這樣對你心愛的!」

「愛你去死啊!」在系上總是被人稱為「小白」,但全名是宮一刻的白髮男孩頓時只覺理智斷裂。他甩開曲九江的手,更像是一時忘了珊琳隨時還有可能發起攻擊,兇惡的眼刀立即射向柯維安,「柯維安,你是沒死過那麼想要試一次嗎?你下次要是敢再把你的內褲混到我這來,信不信老子真把你……」

剩下的威脅,一刻沒有全數說完。他忽地閉上嘴,像是在思索什麼事,緊接著換他的臉上也出現震驚。

「等一下,你說你現在……才知道我是神使?」一刻求證般地問道,在見到柯維安大力地點點頭後,換他拔高了聲音,「見鬼了,我還以為你早知道,才一直死纏著我不放!」

「不不不,小白,你怎麼會誤會到這方面來?」柯維安連忙搖頭。他的確是從開學時就開始黏著一刻不放,但絕對不是因為知道對方也是同行的關係。

他可以用自己最愛的蘿莉、正太發誓,他甚至連小白用幻術藏起自己真正的髮色都不曉得!

對於突然彼此陷入大眼瞪小眼的兩人彷彿視若無睹,曲九江看著自己方才被大力握住的手掌,白光帶來的灼熱感似乎還留在手上。他一根一根的握起手指,感覺到體內充斥著另一股與自己的妖力截然不同的力量。

強硬、不屈,而且溫暖。

就像那隻不單是握住自己,也將自己一把拉離黑暗的手一樣。

那是小白的神力,他成為小白,宮一刻的神使了。

曲九江不知道自己的銀眸浮上了興奮,唇角勾起愉悅的弧度,他不知道有誰正怔怔的注視他不放。

楊百罌很少看見曲九江會流露發自真心的笑意。就算他們分離七年,可不管在這之前或在這之後,她的雙胞胎弟弟的笑,總是輕蔑的、高傲的、嘲弄的。

但是現在,曲九江是真的在笑。

楊百罌莫名的感到呼吸困難,她用力地緊握著手指,發現自己沒辦法移開視線,她的眼裡只剩下曲九江皮膚上的白色神紋。

她的弟弟,成為了神使。

她那明明是半妖的弟弟,卻能夠成為神使。

楊百罌急促的喘了一口氣,不這麼做的話,她真的覺得自己要無法呼吸了。

她知道她應該要替曲九江開心……曲九江是神使了,他能讓楊家在狩妖士這一行更受重視,爺爺回復清醒後也會為他感到驕傲。他這七年來受的苦,終於有了補償……但是、但是……

『為什麼成為神使的人不是妳呢?』

有誰細聲的這麼說,言語間似乎還帶著竊笑。

楊百罌的臉上驟失血色,她猛然抬起了頭,對上的卻是一雙猩紅如血的眼睛。

眼睛的主人在另一方,像是無聲的嘲笑著她,無聲的可憐著她。

就站在祠堂屋頂上方的珊琳慢慢地咧開笑,紅眼睛瞇得像是不祥新月。

『小白沒有選妳,他寧願選擇曲九江也不選妳。』

楊百罌懷疑自己是不是產生幻聽了,在她見著曲九江的身上出現神紋的那一瞬間起,她就覺得周遭和她之間像是隔著一層膜,一切都朦朦朧朧的,腦海深處則有各種聲音交雜。

她看見那名綠髮紅眼的小女孩又張開嘴,像是說了什麼,只不過這次她聽不清楚。她猜其他人是根本沒聽見,否則他們的注意力一定會轉過來。

接著,她聽見珊琳的聲音再度響起了。

珊琳說:「我改變主意了。」

就算那名白髮男孩是神使,就算曲九江真的也成為神使,這名瘴都改變主意了。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