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的第一堂課,繁星大學的大多數大學生們都是一副有氣無力的模樣,似乎他們將所有的幹勁都留在星期日了。

這一點,就連中文一的學生們也是同樣。

尤其授課的教師還用慢吞吞的語調講解講義上的內容,更是差點令講台下的人睡成一片。

偏偏礙於這門課的教師的當人手段格外兇殘,就算感到上下眼皮即將打架,眾人還是拼命的想打起精神。

當然,有些技巧好的人就會佯裝認真聽課,實則打著瞌睡。更有人毫不客氣利用他低調的存在感,直接無視講台上教師地趴在桌上爆睡。

這點,不知道令多少人是感到羨慕嫉妒恨。

而在這個班級裡,唯一能做得到這點的人,就只有坐在靠窗最後一排位置的男孩。

那名男孩戴著一頂帽子,從帽簷下露出的髮絲是搶眼的亮白色,一副黑框眼鏡就收疊在他的手臂旁。

比起「宮一刻」這個名字,系上同學更加記得的是他的綽號,小白。

在中文一學生們的眼中,小白是個低調到不可思議的人──喜歡獨來獨往,不愛說話,正因為不引人注目,所以存在感也相當的低。

不過就在前一陣子,這名行事低調的男孩卻是無預警地將黑髮染成一頭白髮,那麼醒目的顏色,倒是終於令他的存在感稍微增加一些。

或許,這也就是為什麼他課堂上還要戴著帽子的原因,想必是為了避免自己的白髮引起教師的注意力吧。否則他就不能像以往一樣,正大光明的利用上課時間補眠。

然而多半的同學卻是認為,就算他沒有戴帽子也無所謂,誰教他的前方和右方正坐著他的兩名室友。

其中前方是什麼都不做,莫名就容易引來教授、副教授、助理教授或是講師點名的柯維安。他有著一張可以矇騙年紀的娃娃臉,臉頰有些雀斑,一雙大眼睛靈活狡猾,像有著永遠轉不完的主意。

至於右方,則是存在感強烈得誇張的曲九江,即使用「壓倒性」來形容也不為過。他的輪廓深刻,五官俊美,一頭微捲的髮絲在頸後紮成了一束小馬尾。那出眾的容貌,不知道是吸引校內多少的女學生主動向他告白。

只是這事最近開始大幅度的減少許多,原因就出在曲九江不近人情的冷漠態度還有那苛刻的說話方式。這兩者綜合起來,足以讓一些女孩子甚至是哭著跑走。

因此系上也有人說,曲九江真該和他們不留情面的高傲班代.楊百罌結拜。這兩個人,一人是專門踩碎女性的心,一人是專門踩碎男性的心

總之,在柯維安和曲九江組成的另類包圍網下,綽號是「小白」的宮一刻,壓根就不用擔心自己會被人注意到。

「那裡簡直像圍了某種結界嘛……」教室中,有人小聲嘀咕的說,「老師居然可以完全發現不了……這未免也太不科學了。」

這句話,不知道是說出中文一多少學生的心聲。

楊百罌就算在專心聽課,也沒有漏聽這一句嘀咕。這不僅僅是她的聽力較常人敏銳,更重要的是,她只有一半的心思是放在老師的講課上,另一半全放在了一刻身上。

那名白髮男孩將臉埋進了手臂裡。

可是楊百罌知道,那人其實有著多麼兇狠銳利的一雙眼睛,只是平常都被隱藏於那副平光眼鏡的後方。然而相對於那樣的眼神,他卻又有著一份出人意料的溫柔。即使那份溫柔是笨拙的、不易被人發現的,但一旦感受到了,就會被暖意包圍,深深的陷在其中而難以自拔。

如果不是曾一塊經歷過「山神事件」,楊百罌不會知道對方真正的一面,也不會徹底明白自己的錯誤。對此,她不禁心生感激。

即使現在,她還是有些嫉妒自己的孿生弟弟能夠成為一刻的神使,不過那份嫉妒已經不同以往了──她也想成為神使,但不再是為了家族的聲望,而是為了自己。她想要和宮一刻站在同樣的位置並肩戰鬥。

忽然間,一隻手無預警地拍上楊百罌的肩頭,這讓沉浸在自己思緒以及窺覷著一刻的她頓時結結實實地嚇了一跳。她雙肩一震,狩妖士生涯訓練出來的反射神經讓她差點就要抓起課本,像是揮動符紙摺扇地俐落朝後揮劃出一個鋒利的弧度。

是的,差點。

在楊百罌即將實行之前,拍上她肩頭的手掌主人先發出了聲音。

「嘿,百罌。」

那是楊百罌認識的聲音,她繃緊的身體線條立時放鬆。握住了手指,她轉過頭,像什麼事也未曾發生過地直視那名呼喊她的人。

那是一名在同性中,身高也相當出類拔萃的女孩子。

和豔麗高傲的楊百罌相反,那名女孩的臉孔十分的男孩子氣,削得短短的頭髮和曬得偏黑的小麥色皮膚,更是襯脫出她的那一份帥氣。雖然才一年級,卻已經是系上女籃的主力選手。

只是和她偏男性化的帥氣外表相比,她有著一個柔美的名字,曉湘,白曉湘。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