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是坐在自己後方的同學找她攀談,楊百罌微蹙下眉,原本想警告對方上課時間禁止無謂的閒聊。可是她很快又注意到,講台上不知何時沒了教師的身影,其他的同學也像是切換開關,從昏昏欲睡立刻變得生龍活虎。

在楊百罌沒有察覺到的時候,原來已然是下課時間了。

「小百罌,妳有聽到我說話嗎?」不像系上多數的女孩子對楊百罌都抱持著保持距離的態度,個性被公認是大剌剌的白曉湘,毫不在意前方的褐髮女孩看起來沒有表情,目光又是冷冷淡淡的,她再次拍拍對方的肩,笑嘻嘻地說道:「我啊,剛剛有看到了喔。」

「妳看到什麼與我無關。白曉湘,我只希望妳能好好唸對我的名字。」楊百罌不討厭自己的這名同學。她們平常沒有什麼交集,但白曉湘真有事找她的話,也不會像其他人如同在忌憚著什麼,不過這不表示她願意讓人在自己的名字前加上「小」。

「啊哈哈哈,別那麼在意嘛,小百罌聽起來很可愛啊。」白曉湘爽朗的說,渾然無視面前的褐髮女孩是更嚴厲的盯著自己。她往前再傾靠身子,壓低聲音,自顧自的說話,「哪哪,我剛上課時有發現到喔。小百罌,妳似乎一直在注意著一個方向。」

「那只是妳的錯覺。在妳正確的喊對我的名字之前,我不認為我們有什麼好說的。」楊百罌說著站了起來,表面還是一慣的冷傲。可只有她自己明白,在聽見白曉湘那番話的瞬間,她的心臟是漏跳一拍。

被發現了嗎?不,不可能……

「等一下,小……好啦好啦,我會只叫百罌的,所以妳先等等。」白曉湘連忙認輸,以免楊百罌真的說走就走。她舉起雙手,做出投降狀,小麥色的臉蛋皺了起來,「妳真的有點難搞耶,連這樣的小事也會計較……啊,抱歉,我不是要惹妳生氣,我只是有時候會不小心口直心快。總之,好歹聽我說完嘛。」

楊百罌不是第一次被人說個性不好相處,以前她是裝做無動於衷,將一切心情都壓抑在心裡。可是現在,她是真的只覺得一片平靜。

因為有個人曾對她說:

『妳已經做得夠好了,我說真的。我想不通妳為什麼還要覺得自己不夠好?那些會在背後說妳閒話的,根本就沒看見妳的努力。』

這句話,是對她的最大救贖。

「妳要說什麼?」楊百罌停步,回頭淡淡的問。

白曉湘像是沒想到楊百罌真的會留在原地,還主動接下話題,她都已經做好對方轉頭就走的心理準備了。

「百罌,妳好像跟以前有點不太一樣……這是我的錯覺嗎?呃,我不是說有哪裡不好,我說真的。」怕對方誤解自己的意思,白曉湘趕緊強調道。而她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她一說完最後一句,系上赫赫有名的「披著火山外皮的冰山美人」,居然是流洩出不易察覺的微笑。

那雖然很淺,但的確是抹貨真價實的笑容。

白曉湘眨眨眼,幾乎以為自己眼花看錯了,但是那抹笑意還在,沒有消失。

真是不可思議……白曉湘睜大雙眼,同時更加確定自己的那一份猜測是正確的。

「欸,我說百罌。」白曉湘就像是受到傳染,不由得也露出大大的笑容。她伸手勾住楊百罌的肩頭,利用身高優勢,低頭在對方耳邊小聲的咬起耳朵。

殊不知這幕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先不論楊百罌自身就有多麼顯目,白曉湘個子高又帥氣,兩人的組合要系上同學不多看幾眼都很難。

「哇啊!這樣看就像一對俊男美女……」甚至有女同學紅著臉,喃喃的說。

還有人拿起手機,趁機多拍照片。

白曉湘如同不覺受到矚目,她小小聲地問著楊百罌,「妳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百罌,我發現妳上課一直在偷看他。」

楊百罌得用上極大的克制力,才沒讓自己的臉上洩露出端倪,她沒想到自己的秘密會被其他同學發現。

「喜……不對,我、我才沒有喜歡。我怎麼可能會喜歡小……」但是楊百罌的語調還是暴露出了她的真正心情,她看起來就像是在手足無措的辯駁,只不過她沒想到下一秒會聽見這麼一句話。

「哈哈,別害羞了,妳會喜歡曲九江也很正常,他可是我們系上的系草。不,我猜就算封他『校草』也不為過。」白曉湘賊笑的說,這次是真的沒發覺到被她搭著肩的那人,身子是越繃越緊,「妳那麼漂亮,其他女生一定拼不過妳的,我支持妳去告白!只是你們倆在一起的話,不知會碎了多少人的心……絕對會造成大轟動的啊!」

楊百罌無法再繼續聽白曉湘在說什麼了,她臉上的表情凍住,美眸裡的光芒是越來越冷冽

她跟曲九江?她跟那個只會皮笑肉不笑,態度高傲又目中無人,還是她的雙胞胎弟弟的傢伙?這是開什麼玩笑啊,光想像就讓人覺得火大透了!

「我對曲九江沒興趣,就算所有男性都消失了,我也對他沒有一釐米的興趣。」楊百罌可以說是從唇間迸出森冷的聲音,「這種無聊的臆測只會使人不愉快,白曉湘,妳想太多了。」

語畢,楊百罌冷著一張豔麗的臉蛋,將抬放在肩上的那隻手撥開。

哎?她猜錯了嗎?白曉湘不由得一頭霧水,忍不住轉頭看看曲九江的方向。

那名褐髮青年還坐在位上,俊美的側臉便足以令人想要多看幾眼。

白曉湘將目光再往前移。

同樣頂著一頭捲髮,只是看起來比較像鳥巢的柯維安,正心無旁騖的盯著筆電,好像在看什麼影片。

那名娃娃臉男孩確實容易激起女孩子的母性……可是白曉湘怎麼想就是不認為,楊百罌上課偷看的人會是他。

所以想來想去,果然還是只有曲九江了!沒錯,畢竟那方向可沒其他人可以看了!

最後白曉湘將楊百罌的反應歸結為逞強、愛面子,於是她笑咪咪的又黏了上去。

「好、好,不管妳喜歡誰,其實我只是想送妳一個東西。楊百罌同學,這可是能讓人幸運,愛情也可以順利的神奇小東西喔!」白曉湘從牛仔褲的一邊口袋內,掏出一個體積小巧的物品。

那是一個鑰匙圈,上頭吊掛著一枚白色的蛋形吊飾。那顆蛋的表面就像俄羅斯娃娃一樣,有著臉孔和衣飾,只是五官是由簡單的線條組合成可愛的表情,背面還黏著一對用白色軟布剪製而成的小翅膀。

一看到那造形獨特的吊飾,楊百罌瞬間就想起來了。那些特徵都符合她昨夜在廣播節目聽見的……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