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徹的場合]

 

認識鏑木.T.虎徹的人都知道他是個美乃茲控兼炒飯控,不過在一連三天都是炒飯當作三餐主食,就算是自詡為虎徹控的英雄王也受不了,胃都要發出抗議了。

因此,面對後輩擰起眉、一臉嫌惡地將眼前的炒飯推開、像是在鬧彆扭的孩子一樣之後,虎徹只好沒轍地重新進了廚房,打開瓦斯爐,燒了一鍋水,決定替挑嘴的兔子弄一份義大利麵。

「現在的年輕人喔,真是不懂得欣賞炒飯的美好。」

虎徹一邊碎碎念,一邊將義大利麵放進滾到冒泡的熱水中,腦子裡則是轉著晚點要去超市買點東西回來……

一心多用的下場就是他下麵的力道沒控制好,滾燙的熱水頓時從鍋子裡濺了出來,那水珠噴射的角度之刁鑽,竟然好死不死地穿過了針織上衣的縫隙,落到了虎徹的肚臍上。

「媽呀!燙燙燙!」虎徹淒慘地嗷了一嗓子,反射性向後跳開一大步,迅速跟熱水拉開距離。

而這一聲慘叫也立即引來巴納比的高度關切,三步併作兩步地從客廳衝進廚房,碧眼裡滿是焦灼。

「虎徹先生,發生什麼事了?」

「痛死人了啦!」虎徹齜著牙,忙不迭掀開上衣,低頭察看被熱水濺到的部位。不得不說,燙到肚臍真的是疼得人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是哪裡燙傷了嗎?」巴納比緊張地問道。

虎徹皺著一張臉,手指比向了肚臍的位置,表情則是有點發苦。這部位能被燙到,就某方面來說,技術含量也是非常高的。

巴納比蹲下身子,仔細瞧了瞧。雖然是被熱水燙到,不過沒什麼大礙,就是肚臍周邊的皮膚有一些泛紅。他忍不住伸出舌頭舔過了虎徹的肚臍,舌尖甚至還刻意地鑽進裡頭轉了一個圈。

「喂,邦尼!」麻癢的感覺驟然竄向神經末梢,虎徹連忙揪住巴納比的金髮,將那顆蠢蠢欲動的頭顱拉開,「你沒事舔什麼舔?」

「受傷舔一舔就會好了,不是虎徹先生的格言嗎?」巴納比不死心地想要再湊近一點,戀人身上的味道讓他心癢難耐。

「我這是被燙到,不要混作一談!」虎徹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刷地放下衣服,拒絕一早就被性騷擾,「去去去,不要妨礙我煮麵。」

「嘖。」揩油失敗的英雄王彈了一下舌頭,決定今晚要好好舔遍戀人的身體。

 

 [巴納比的場合]

巴納比其實不喜歡太燙的食物,每次喝熱湯或熱茶的時候總是會吹上幾口,也就是所謂的貓舌頭。

不過偶爾也是會發生他太過專心於某件事上──例如貪看著對面的大叔──結果忘記把湯吹涼,一湯匙就舀進了嘴巴裡,頓時燙得他眉頭都皺了起來,狼狽地吐著舌頭,想要把熱度散掉。

「虎徹先生……」眨巴著一雙細長碧眼,巴納比可憐兮兮地瞅著對面的中年男人,他知道只要自己放軟姿態,年長的戀人多半會讓他予取予求,「痛……舌頭燙到了。」

這句話的潛台詞大柢就是:你不是說受傷了舔一舔就好?我舌頭燙到了快幫我舔舔。

面對拼命釋放這個訊息的年輕戀人,虎徹咂了一下舌,沒轍地從椅子上站起來。

「真是拿你沒辦法。」

巴納比滿心期待地閉上眼睛,張開嘴巴,等待著戀人安慰的吻落下;然而下一瞬,卻是冰冷的感覺忽地從舌頭上蔓延開來,巴納比愕然地睜開眼,反射性就將那帶來冰冷觸感的物體吐在掌心上──是冰塊。

「有幫你降到溫嗎,邦尼?」虎徹笑得沒心沒肺,像是個惡作劇成功的小孩一般,讓巴納比看了氣結不已,立即一把揪住對方的衣領,將他拉向自己,然後將冰冷的舌頭貼上了蜜色的脖子。

「咿呀──好冰!」

這下子,慘叫的人換成了虎徹。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