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究竟想跟我說什麼事?」一刻一被帶出公園廣場的範圍,也不管張亞紫的真正身分是文昌帝君,劈頭一句話就是這麼不客氣的甩出,「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不能怪這名白髮男孩的口氣差、脾氣壞,無端的被人耍弄一記,任誰都不會有好臉色的。

「嘖嘖,對你母親的好朋友難道不能再禮貌一點嗎?」張亞紫挑高姣好的眉毛,卻也不像被一刻的態度激怒,而是好整以暇的雙手插腰,站姿是大剌剌的,但比起粗魯,給人豪爽的印象反倒更甚。

「我媽?見鬼了,我媽早在我小學的時候……!」一刻倏地煞住話,他皺起眉,瞪著張亞紫的表情像是在說「操,不是吧」,「……織女?」

「幸好你還沒癡呆,我真擔心維安小子在你身邊待久了,會降低你的智力。」張亞紫一派欣慰的微笑。

一刻可不感到任何安慰,張亞紫這話聽起來更像是在損他或柯維安,或者兩個一起損。

「我和織女是好友,她和牛郎又去度蜜月了,對吧?」張亞紫注意到一刻吃驚的眼神,不以為意地揮揮手,「收集資訊和情報是我擅長的事。不過織女、牛郎的蜜月,這從他們成親以來就已經發展成一項慣例了。她不在天界,不在自己孩子的身邊,那鐵定又去度蜜月了。事實上,你來繁星大學念書的時候,織女就私下拜託我,要我幫忙多關照一下你。可惜你之前太安份了,連點麻煩也不惹,否則我就能出手了。」

「我沒事幹嘛要他媽的自找麻煩?」一刻黑了臉,逐漸發現到面前的馬尾女子根本就是一名好戰份子,和「文昌帝君」這個應該溫文儒雅形象的神名不同、那份不自覺中散發出來的威獰氣勢,更是令人想到侵略性的肉食猛獸,「所以……她真的私下拜託過妳?我是說,織女那小鬼……」

「是的。」張亞紫看見一刻別過臉,像有些彆扭的說,臉上的神情也變得溫和,如同長輩在看著晚輩,「你可是她和牛郎重要的寶貝孩子,她還說這份人情會用一百個布丁來還,布丁當然是由你負責買。」

「幹!」一刻心中的感動立時消失得無影無蹤,「這干老子屁事啊!」

「你們母子間的事之後自己去解決吧,不過我對布丁沒興趣,記得幫我改成酒就好。」張亞紫懶洋洋的說,「或者書,我也喜歡書。但是對蒼井索娜的寫真集是一點興趣也沒有,管它露幾點,那個人類小丫頭有的東西我自己又不是沒有,我可是受夠安萬里的推銷了。」

一刻沉默,沒想到安萬里居然還向神推荐A書……這神使公會他媽的是不能再正常點嗎?

隨後一刻又想到,不單是胡十炎暗中耍了他們一記,就連安萬里也沒說出張亞紫的真實身分……好吧,他的確有說張亞紫「不是妖怪」,也沒有直接否定張亞紫不是人。

一刻揉揉額頭,吐出一口氣,覺得疲累感莫名的增加。

「行了,我要告訴你的就這些。」張亞紫微抬下巴,「如果你有問題想問的話,我知道你有。宮一刻,沒人說過你的表情很好懂嗎?你可以問我三個問題,我不至於像胡十炎那隻狐狸小氣巴啦的。」

「妳方才是從柯維安的身上取回神力對吧?」既然張亞紫都這麼說了,一刻也不客氣,他的一些問題可是憋得夠久了,「妳的力量不夠?神使公會只有妳一位神?胡十炎和安萬里口中的『唯一』是指誰?它和那些異變的瘴有什麼關係?」

「這樣可是超出限額了,小子,我只會回答三個。」張紫伸出食指,「第一,我要取回維安小子身上的神力,是力量不夠,也不是力量不夠。我的本尊還待在公會裡,這具軀殼只是分身,分配到的力量只有一點。幸好那兩位蠢蛋神使沒真的自相殘殺成功,否則我就得犧牲這具身體,才有辦法阻止了。」

身為兩位蠢蛋神使的神以及朋友,一刻一瞬間不免要覺得慚愧。

「第二,」張亞紫再伸出中指,「神使公會只有我一名神而已。我是公會的顧問,也是情報部的領導者,還是維安的監護人。」

一刻沒有問柯維安的家人在哪,那些事不需要多加探究。

「第三,也是最後一個問題。」張亞紫繼續伸出無名指,「『唯一』是指某個大妖怪。據我所知,『它』還在沉睡中,但是詳細的情況是該由胡十炎和安萬里來告訴你們。提問時間結束,你們幾個小鬼可以從後面滾出來了。」

那道低沉沙啞的話聲甫一砸下,另一端的矮樹叢後頓時發出沙沙的聲響,然後是一個人、兩個人的走出來。

一刻翻下白眼,他就知道柯維安和蔚可可這兩個人根本就不可能忍得……

一刻的思緒倏然一頓,他錯愕地瞪著從矮樹叢後現身的兩人。一人如他猜想,就是柯維安。那名娃娃臉男孩撓頭傻笑,但臉上可沒半點心虛的意思。至於另一人……竟然出人意表的是楊百罌!

一刻和那名褐髮女孩有交集也是最近的事,可他也知道對方在系上的風格就是一板一眼、嚴格行事……這麼說跟蔚商白還真有點像……總之,楊百罌完全不像是會對偷聽和偷看感興趣的人才對。

「我……」似乎是察覺到一刻訝異的視線,楊百罌豔麗的臉蛋上掠過一瞬的困窘神情,也有絲慌亂,可是很快又板起表情,回復以往的傲然,「我只是要來提醒,廣場上的那些人已經處理得差不多了。你不要誤會,那種莫名其妙的臆測只會令人困擾。」

「……不,老子什麼也沒說吧?」一刻耙抓一下白髮,對楊百罌的口氣也越來越習慣。對方的話有時候聽起來不順耳,但他知道那沒有惡意。他改銳利地掃向柯維安,沒留意到楊百罌一閃而逝、巴不得咬掉自己舌頭的懊惱神色,「柯維安,你該不會要告訴我,你也不是來這偷窺兼偷聽的?」

「哈哈哈哈,我當然──」柯維安抬頭挺胸,正氣凜然的說,「不會否認的!畢竟身為小白你的正宮,當然要關心你、愛護你、照顧……」

望見一刻正大步向自己走來,柯維安不由得停下話,心臟越跳越快。啊啊,這種心跳加速的感覺如此熟悉,就像是……

「顧你去死吧。」一刻皮笑肉不笑地扯開冷酷的弧度,順帶一腳不客氣踹上將偷窺、偷聽說得理直氣壯的室友B,再頭也不回地走回公園廣場。

柯維安抱肚蹲下,終於能把內心話說完:……就像是被蛇盯上的青蛙一樣,生死一瞬間啊!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