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一刻往回走,楊百罌也急忙跟上。

「乖徒弟,快起來吧,否則為師就要從你身上踩過了。」張亞紫來到倒地的柯維安身邊,用鞋尖踢踢,鳳眼居高臨下地俯望,唇角勾揚,但看起一點也不像在看開玩笑。

「被師父妳踩,我可不覺得開心。能踩我的就只有小正太、小蘿莉,啊,還有小白。」柯維安揉著肚子爬起來,可不希望自己的肚子多出一枚鞋印,萬一被那麼尖細的鞋跟踩出洞還得了。

「你的發言真是越來越變態了,維安小子。」張亞紫感嘆,忽地將五指探進自己的心窩裡。那明明就是血肉之軀,然而那五根手指是真的沒入到底下,宛如穿過薄薄的水面。

然後,張亞紫從自己的體內掏出了一個光球。

同時間,她的髮絲長度銳減,身上的衣物也回到原本的褲裝打扮。她對著掌心輕吹一口氣,那顆光球就像擁有靈性地飛進柯維安的體內。

肖似第三隻眼的金色神紋閃現在柯維安的額頭上,神力又重新回歸了。

「走吧,去把剩下的事弄完!」張亞紫邁開大步。

柯維安摸摸自己的額間,緊接著也三步併作兩步地跑向公園的廣場空地。他和楊百罌那時就這麼將曲九江、蔚商白獨自留在那,應該不會再打起來……應該吧。

抱持著些許忐忑的心情,柯維安一回到廣場上,就看見地板沒裂、路燈也沒倒,曲九江還是那副置身事外態度地待在原來地方,蔚商白則是在和一刻說著什麼。

柯維安鬆口氣,可下一秒就發覺到不見蔚可可和秋冬語的身影。他知道她們去幫大夥買飲料了,問題是……

「小可和小語都還沒回來嗎?」柯維安詫異地問出口,「我覺得好像過一段時間了耶。」

「我和蔚商白就是在想這個。」一刻的眉頭皺得死緊,他心裡清楚那兩人比起一般的女孩子不知強上多少,可是買個飲料應該也不會花上那麼久的時間。

「她們去超過十五分鐘了。」楊百罌抬起腕上的手錶,她還記得那兩名女孩離開的時間。

「十五分鐘?但我記得沒錯的話,離公園最近的販賣機也不用五分鐘的路程……小白!」柯維安驀地臉色一變,大力扭頭看向一刻。他的眼中倒映出對方鐵青的表情,他明白他們一定是想到同一件事上了。

這區域可是被神使的結界圍著,蔚可可是神使,秋冬語不是尋常人類,倘若有什麼事讓她們倆遲遲未歸,那就只剩一個可能……她們遇到危險了!

「蔚商白,立刻打電話給蔚可可。」一刻繃住了聲音,眉宇間有著顯而易見的焦灼。

「她今天沒帶手機,我出門前看到它在桌上。」蔚商白沉聲的說,看似冷靜,但收緊的臉部線條仍是洩露一絲情緒。

「秋冬語的手機呢?」楊百罌也說。

「不行,小語的手機關機了!」柯維安抓著自己的手機,滿臉緊張,顯然他已經嘗試過了。

「還傻在這做什麼?擔心的話就趕緊去找!」張亞紫是全場最為鎮靜的人,她厲喝一聲,「維安,你知道在哪裡吧?帶路!」

「沒問題,我對這熟悉得很,我們快走!」柯維安一馬當先地朝出口的方向奔去。

出乎意料的,就連曲九江也起身跟上了。

而就如同柯維安所說,自動販賣機的確就在不遠的地方。雖然第一眼不易察覺,但也不可能要花上十五分鐘以上才找得到。

「在那邊!」當販賣機的輪廓一進入眼裡,柯維安馬上指著前方大喊,接著他又感覺到自己腳下似乎踢到什麼,他停下腳步,「咦?」

「怎麼了?」一刻強忍著因為見不到其他人影而想要咒罵的衝動,一邊分心問著。

蹲在地上的柯維安沒有說話。

「柯維安?」

「不管你發現什麼,現在可不是呆住的時候,維安小子。」張亞紫張開手,掌心處突地閃耀光芒。金色的光團頓時驅散販賣機附近的陰暗,提供了足夠的光亮,也讓人得以看清柯維安手上抓的東西。

那是一個錢包。

楊百罌的瞳孔微地縮起,她對這錢包的圖案有印象。事實上,就在十五分鐘前,她才看過它而已。

那是……

「是我的錢包。」蔚商白打破了沉默,一把將之取走。他的語調堅冷,乍聽之下和往常沒有什麼不同,可是只要一看見他的眼,就會被那份冰冷的強烈憤怒給震住。

蔚商白猛地收住手指。就算蔚可可天兵又無厘頭,有時又惹人生氣,但誰都不允許傷害他的妹妹!

「你的?」一刻臉色煞時鐵青。現場沒有見到蔚可可和秋冬語的身影,卻遺留了錢包在地上,四周也沒看到打鬥掙扎的痕跡,這表示她們被人帶走了,而且是在無法反抗的情況下,「該死的,誰有辦法帶走她們?這地方明明還圍著結界吧!」

「結界沒有損壞,一般人類絕對不可能闖入。」蔚商白很肯定這點,這裡的結界是他和蔚可可架起的。而剛說完這句,他的眼眸瞬即閃過剎那的驚異,他注意到自己的話語不啻是點出了另一個事實。

一般人類不可能闖入,換句話說……

「妖怪?」楊百罌喃喃的接下話,「但是字鬼……字鬼不是已經被我們消滅了嗎?我們在公園裡也沒察覺到其他明顯的妖氣。」

「明顯的妖氣是沒有,不過這裡,微弱的妖氣倒是殘留下來了。」曲九江忽然淡淡的說。他蹲下身,從地面拾起一片枯葉,銀眸冷漠,「別想問我能不能分辨這是哪類妖怪的氣息,小白,這種事我可做不到。」

一刻差點想這麼問,他攢緊拳頭,感覺到心中的憂慮加劇,但天殺的他卻不知道該怎麼辦!

手機無法打通,也沒有留下更多的線索……在這種情況下,想要找到憑空失蹤的兩人,無疑是等同大海撈針。

「要怎麼找……該怎樣才能找到她們兩人!」一刻握拳砸上了一旁的自動販賣機,那猛然炸開的音響,在深夜中顯得異常響亮,「該死的!」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