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也沒想到事情會像失控的演變至此。

好不容易消滅了字鬼,蔚可可和秋冬語兩人在落單時,卻是遇到了第三人以電擊棒攻擊,進而帶走。

一查出帶走兩名女孩的是居然是齊翔宇,為了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出他們的確切行蹤,一刻等人決定追問和齊翔宇最為熟識的白曉湘。

然而白曉湘卻提出條件,不帶著她一起前往的話,她就拒絕透露任何消息。她堅持她是齊翔宇的朋友,她有資格知道發生什麼事。

這也就是現在大半夜的時間,一刻和蔚商白各自騎著機車,趕至和白曉湘約好的第二圓環的原因。那附近是她夜唱的地點,也離東城公園不遠。

一刻原本是沒有車的,他可是直接從繁星大學追著天使蛋黑氣下來,不過從醫院溜出的柯維安倒是騎車過來。

那名娃娃臉男孩當時只是狡猾地笑了笑,含糊地用「只是跟人暫時借來一下」的理由塘塞過去。

一刻決定等所有事都解決,絕對要命令柯維安把「借來」的車還回去。

使勁催動油門,一刻和蔚商白飛速在馬路上行駛。

一刻打從心裡希望白曉湘別淌進這事裡窮攪和,要是她能直接說出齊翔宇最可能去棋山的哪處地方,那會更加好辦,偏偏對方不願這麼做。

別無選擇之下,一刻和蔚商白暗中達成了共識,一旦找到齊翔宇,就將白曉湘打暈,免得情況更加複雜。

「操他的!事情都已經夠複雜了!」一刻忍不住在無人的街道上咒罵。

蔚商白打從心底同意。

穿過一個紅綠燈已經失靈的路口,兩輛機車終於來到了二環,遠遠就看見那裡正佇立一名高瘦的短髮身影。

即使記不得對方的臉,一刻也猜得出來那正是白曉湘。

當兩輛機車幾乎同時停下的瞬間,提著小包包的短髮女孩像是嚇一跳,俊俏的臉孔閃過緊張,但下一秒映入她眼中的白髮讓她鬆了一口氣。

「小白!」白曉湘連忙三兩步的跑上前,「柯維安說翔宇惹了麻煩躲到棋山,他究竟惹上什麼……」

「那種事晚點再說,上車,告訴我們要去棋山的哪裡找人!」一刻不耐煩地打斷,將多帶的一頂安全帽塞給對方。

「不,你不說我就不上車。」白曉湘的雙腳不動,固執地瞪著一刻,「我是翔宇的好朋友,我有權利知道一切。而且另一個人是誰,我根本沒見過他。」

「妳有沒有見過他干我屁事!現在他媽的給我滾上車!」一刻的耐心告罄,一聲暴喝不客氣地砸了出來,目光尖銳如利刃,哪有半點白曉湘所知道的「低調、沉默」。

白曉湘的呼吸一窒,差點往後退一步。面前的白髮男孩氣勢駭人,和以往系上見到的印象截然不同。

受到那份氣勢的壓迫,白曉湘僵著背,不由自主的依言行動。她戴上安全帽,跨上了機車後座。

「齊翔宇會去棋山的什麼地方?」另一邊的機車騎士忽然冷澈開口。

白曉湘看見那人揭開安全帽的面罩,眼神冰寒凌厲。明明看起來沒比自己大上多少,卻有種異於同年齡人的威壓。

「棋、棋山……」白曉湘控制不住,結結巴巴的說,「翔宇家在那有間度假小屋,後來少去了,就變成堆雜物用的倉庫。但是翔宇有時還會帶人到那烤肉、唱卡啦OK或是過夜,他都說那裡是他的秘密基地。」

一刻和蔚商白互望一眼,兩人都有著共同的想法──齊翔宇人一定就在那間小屋沒錯!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