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魔師設定有

■奇蹟非人類有

如果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話,請繼續看下去吧~

「哲君、哲君……好厲害啊!」在旁看完全程的桃井再也忍耐不住興奮,猛地撲抱上去,柔軟的身體幾乎無縫隙地貼著對方。

「做得還可以,黑子。」另一邊的綠髮青年也走了過來,「只不過你一定要念那種無意義的句子嗎?我不能理解『加速傳球』四字和除魔有什麼關聯。」

「但是,施展絕要配上專用台詞,不是已經是定番了嗎?」全名是黑子哲也,但身邊人總有對他不同稱呼的少年說。

「哼,盡會找一些奇怪的理由……」綠間推了推眼鏡,雙眼上上下下地打量比自己矮上不止一個頭的同伴,接著眉毛不滿地皺了起來,「我不是拿了兔耳朵給你嗎?你怎麼沒戴?先聲明,那並不是特意幫你找來的,只是看晨間占卜說了今天水瓶座的幸運物就是兔耳朵,就順便準備一下而已。」

「還是一如往常的傲嬌呢,綠間君。」黑子用著平淡的目光回視,「那種東西,請恕我鄭重的拒絕再拒絕。」

「誰傲嬌了!而且為什麼拒絕要強調兩次!」面對惡魔持重老成,可一面對這名同伴,綠間就時常顯得氣沖沖的,他惱怒地再推高鏡架,「我和你的相性果然一如既往的差……」

「沒關係,我也覺得沒有變好的必要。」黑子果斷的說,「因為現在的綠間君,我也不會討厭,一如既往的就是綠間君的風格呢。」

正因為前一句話要板起臉,綠間真太郎怎樣也沒想到對方會若無其事的說出後一句。他頓時感到胸口像遭到重擊,端正的面孔再也控制不住地一熱,幾乎狼狽地別過臉。

「我也不是真的討……」綠間乾巴巴的擠出聲音,視線瞄向別處。只是他還沒說完,身上的手機突地響起了鈴聲。

一瞥見來電名稱,綠間吞下未竟的字句,神色一斂,改走至另一邊接起手機。

「桃井小姐?」黑子也不在意綠間的動向,只猜可能是上層打電話來詢問任務進度了。他關切地看著中途突然蹲下身,把頭埋進雙臂間的桃髮女孩,語氣有絲擔心,「妳不舒服嗎?要不要我扶妳回去?」

「什麼?當然好……啊,不對。說過多少次了,哲君,可以叫人家五月。」思及自己的反應太激動,桃井抬起頭,連忙改了話題,「那個啊,我只是想到戴兔耳朵的哲君,就整個人都不太好了……光是想像,差點讓我受不了。哲君戴的話,一定超級、超級可愛!」

看著雙頰泛紅、瞳孔溼潤發亮的美麗女孩,黑子差點也想說「桃井小姐,妳的反應才讓我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他由衷的慶幸自己沒有接受來自綠間的幸運物,他的自尊和審美觀絕對都無法接受。

「啊,哲君…」不知道黑子的想法,桃井像是突然再想到什麼,原本發光的臉暗下,她失落地絞著雙手,「我聽說今天是你和綠間出任務,所以特地做了便當……可是剛剛,便當被夢魘給吞了……」

什麼?原來連我也有份嗎?雖然在旁和人講著手機,並不代表綠間就沒有留意到這一邊,一聽到自己的名字出現,他登時一個冷顫。

要知道,桃井五月聰明又漂亮,看似完美,無奈廚藝上就像天生有著缺陷,做出來的料理,殺傷力堪稱武器級別。

這點,從夢魘的下場就可以不言而喻了。

「……我知道了,我會告訴他的。」似乎是和另一端的人說完了事情,綠間手機一收,大步的走來,「黑子,你的手機是不是又沒開機了?」

「咦?這麼說是……」黑子聞言拿出自己的手機,流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來它沒電了,怪不得我想說它都沒響,難得那麼安靜。」

「你啊……」綠間揉揉額角,簡直想嘆氣,「算了,赤司要我轉告你們,新的任務已經下來了。你們知道南里高中嗎?」

「那所有名的升學學校嗎?他們的女生制服很可愛,目前正忙著文化祭的前置作業中,最受注目的就是話劇比賽。」桃井將垂至肩前的一縷髮絲勾至耳後,嘴角含著盈盈笑意,「另外,聽說他們這三個月裡,已經有兩名男學生在學校無故出事,陷入昏迷,至今尚未醒過來,仍躺在醫院裡。」

「不愧是情報通,連這些事都知道。」綠間的語氣聽起來毫不意外,「這次的委託就是來自南里高中的理事長,要我們調查出這兩件意外的真相。赤司已經有先派人過去了,他要你們也變裝混進去,一年級的學生很適合你們。」

「請等一下,這事我不能當作沒聽到,我的年紀再怎麼說都超過高中生了。」黑子眼露不滿,但語句上的敬語依舊一如往常,這已經是他改變不了的習慣。

「哼,你的娃娃臉剛好派得上用場。」綠間像是諷刺地哼笑。

「綠間君,請不要逼我對你使用加速傳球。另外,我不會把這當成讚美的。」黑子面無表情的說。

綠間彷彿流洩一絲慌張,似乎他真的認為自己剛剛那話是讚美,不過他很快又穩定下來。

「赤司早就料到你會這麼說了。不當學生就當老師,一年級的現代國文剛好有個職缺。除了會負責預定目標的班級外,還正巧是目標的隔壁班導師,這樣你的出現也不會突兀。」

「還請再等一下,我的人權呢?」黑子不放棄地極力爭取。他不是沒聽到那句「已經有先派人過去」,這表示他必須可能跟「某些人」合作。

「赤司連這也料到了。他說,一個禮拜的香草奶昔。」綠間祭出早已準備好的方案。

「我做,請務必讓我做。」黑子的天平立即毫不遲疑地傾倒向另一方。在他心中,沒有什麼能比得過香草奶昔的美味。

「桃井妳呢?妳也沒問題吧?」綠間問道。

「當然沒問題,南里的制服很可愛,而且還能和哲君一起出任務。」桃井滿臉掩不住的喜悅,熱情地挽住黑子的手臂。但沉浸在幸福歸沉浸在幸福,不表示她就會忽視關鍵,「預定目標……也就是說已鎖定好某個人,兇手,或是下一個可能的受害者?」

「失蹤的兩名男學生都有著明顯的共通性。」綠間沒有正面回答,只是慢條斯理的說,「受女孩子歡迎,外表搶眼。」

「換句話說,就是長得好看的花心帥哥?」黑子一針見血的說。

「花心兩個字是多餘的。總之,南里高中的一年級裡面,確實有符合這些特徵的一號人物。想辦法以他為餌的話,應該很快就能有線索。」綠間忽然摘下眼鏡,目光緊鎖面前秀氣卻又總是同一張表情的水色少年,「最後,黑子,赤司特別交待你,盡量別和目標有接觸──這是他的命令。」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