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十二點剛過,岩蘿捷運站雖然還是燈光大亮,卻已經幾不見人煙。

相較假日時的人潮絡繹不絕,這樣一個平日的夜晚,可說是冷清到了荒涼的地步。就連手扶電梯也停止運轉,靜悄悄的,一動也不動。懸掛在上頭的電子看板更是不再顯現列車抵達的時間,數字隱沒,化為一片黑暗。

因為末班車早已駛去,此刻這座捷運站不會再有列車發動。

然而在這樣一個宛如是空城的偌大地方,忽地竟是傳來了年輕人的嘻笑聲。

即使在半夜也不多加放輕的音量,在空盪的站內聽起來是格外的引人注目,造成了迴聲響動。

哈哈哈……

喂,動作快點……

但奇怪的是,出入口旁的服務亭內,還在裡頭收拾物品的執勤人員彷彿未有所聞,完全沒有尋聲抬頭,探看究竟。

笑鬧聲越漸的吵雜,從應該已經無人的二樓月台上,赫然是走下了三名高矮不一的年輕人。燈光投映在他們的臉上,看模樣似乎是大學生的年紀。

他們就像在玩鬧似的特意將下樓的步伐踩得粗重,靜止的電扶梯被踩得乒乓作響,在深夜時分異常的刺耳。

換做是平常,捷運站的執勤人員一定在第一時間出聲喝止,不會任人這般胡來。可是現下的執勤人員就像是沒看到、沒聽到,就這麼讓三名年輕人堂而皇之的將電扶梯一路踩得作響,最後竟是大搖大擺的翻躍了出票口,如到無人之境地離開了岩蘿捷運站。

這一切,都沒有引起執勤人員的注意力。

又或者說,他根本像是不知道還有他人再出入。在他眼能所及的監視螢幕上,上頭並無任何異樣,就連人影也不曾顯現……

「哈哈,爽!」一大步踏出岩蘿捷運站,三人中個子最為高壯的年輕人舉高手臂,暢快地大喊,無視周遭是被一片寂靜籠罩,絲毫不在乎自己的大嗓門會不會擾人清靜。

半夜的岩蘿鄉可謂是安靜得不可思議,路上不見人車,紅綠燈號誌早就不受控制,胡亂地閃動。兩側對角的店家大多是鐵門緊閉,僅剩二十四小時無休的便利商店以及速食店還亮著燈。

「大哥,真的是很痛快啊!」另一名長相有些獐頭鼠目的年輕人也興奮地附和,「完全沒被人看見,還不用付車票錢呢!」

「笨蛋啊,你!」最後一人聽同伴這麼說,頓時大翻白眼,一掌也順便重重搧上了對方的腦袋。不管對方氣急敗壞的臉色,他宛如恨鐵不成鋼的說道:「叫你笨蛋還都是抬舉你了,老三,你的痛快也太小家子氣了吧?痛快當然是指我們可是隱身從捷運軌道上跑過來的,人類可沒有辦法做得到這種事。」

「啊?但是我們本來就不是人類了……好痛!」輩份似乎最小的年輕人又挨了一記,他敢怒不敢言地摀著頭,也不知道自己說錯什麼,為什麼會招來那名粗眉毛同伴的訓斥。

他們確實就不是人類沒錯啊……

而假使這時間還有其他人在場的話,一定會被這三人的談話驚得目瞪口呆,以為自己聽見了什麼天方夜譚。

從捷運軌道跑過來?不是人類?

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會做出如此荒謬的發言。

但是,那三人的確是說了:他們,不是人類。

「好了,子二、子三,別為這種無聊小事吵個不停,記得藏好自己的妖氣,別忘記我們來岩蘿鄉可不是來觀光的。」最為高壯的年輕人擺一擺手,目光向著四周打量,銳利中帶著警戒。

聽聞他這麼一說,另外兩人也不敢再造次。他們對視一眼,接著又是摩拳擦掌,眼中流露出顯而易見的興奮光芒。而再仔細一觀,就會發現他們的眼裡是真的燃動著詭譎的青幽顏色,令人想到兩簇夜間的鬼火。

「嘿嘿,大哥,我們三兄弟聯手,絕對能成功的!要神不知鬼不覺的溜到那票狐狸的眼皮子底下,對我們宵鼠來說是再容易不過了!」

「二哥說得沒錯!只要瞞過那些狐狸,找到了傳說中的『唯一』碎片,我們的力量就可以突飛猛進。到時候,四大族算什麼?也只能乖乖的聽我們宵鼠一族的話了!」

這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爭著說,似乎已經看見美好遠景就在他們的眼前。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