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子一想也不想地大喝一聲,目泛兇光,拳頭暗中攢握起,心生高度戒備。

若是普通人類還好,可問題是……普通人類有辦法無聲無息的欺瞞過他們宵鼠的耳目,如此輕易的接近這地方嗎?

要不是碰巧看到了,子一根本就沒發現那身影的存在。

子二和子三被那聲大吼嚇了一跳,他們慌張地東張西望,直到他們看到了不遠處的燈柱下,赫然是倚立著一抹人影。

淡黃色的燈光將那人的影子拉得又黑又長。

兩名宵鼠族的年輕人不由得大吃一驚。他們雖然是在交談,卻也沒有降低對周圍的注意力,怎麼……那人影就像是平空出現在那裡一樣?

他是誰?什麼時候出現的?

「我不曉得你是誰,不過……想必不是尋常人類。」子一惡狠狠的說,同時各使了一記眼色給兩名小弟,要他們隨時聽他命令出手,「你偷偷摸摸的躲在那裡聽我們兄弟說話,存的是什麼居心?」

「那你們三名宵鼠半夜偷偷摸摸的來到岩蘿,存的又是何居心?」那人平靜的反問,從燈柱後走了出來,顯露出完整的相貌。

那是一名看起來比子一、子二、子三都還要年輕的少年,站姿挺拔,臉孔白皙,尚有一分青稚,卻掩蓋不了他的凜凜英氣。不笑的嘴唇給人嚴肅的感覺,一頭短髮呈暗紅色,雙眸有神,瞳孔細狹,在夜色下閃現出不可思議的金耀光澤。

而另外引人注目的,還有這名少年的穿著。在堪稱悶熱的夏季夜晚,他居然是穿著一件軍裝風格的大衣,幾乎包得密不透風,彷彿整個人錯置了季節。

但是子一、子二、子三在意的絕對不會是對方的穿著,他們三人驚疑地面面相覷,沒有漏聽那名少年是喊出了他們的種族名字。尋常人類斷然不可能知道的,而對方詭異的眼瞳顏色,也證明了他不會是人類。

「糟了,大哥,難道他也是來跟我們搶碎片的妖怪嗎?」子二緊張地壓低聲音,萬萬沒想到這當下還會殺出一個程咬金。

「怕什麼?他只有一個人,大不了我們三個打他一個,就不信那小子還能贏得了?」子三很快又生起信心,怎樣也不認為以三擋一的話,他們還會輸給那名來歷不明的少年。他不懷好意地打量對方的臉,心中已打算只要子一一聲令下,他要怎麼讓那張礙眼的臉皮皮開肉綻、深可見骨。

由於子三的相貌長得實在稱不上好看,因此他對於俊帥之人都懷有一份自卑和怨恨。偏偏此刻站在他們視野內的紅髮少年,那張臉龐俊俏得足以讓多數女孩子喜歡。

「閉嘴,都別吵!」意外的是,子一反倒斥罵了身後的兩人一句。他比他們還要見多識廣一點,這裡既然是西山妖狐的居所之處,面前的紅髮少年還有一雙符合妖狐族特徵的金黃眼睛……

子一不是傻子,不至於還辨認不出對方的身分。

「笑話,誰不知道岩蘿是有名的觀光區?我們……我們兄弟只是來這泡溫泉的,不行嗎?」子一粗聲粗氣的嚷,「你這小子未免也管得太多、太廣了,你住海邊的嗎?」

「我是岩蘿之人,並不是住在海邊。岩蘿的確是以溫泉盛名,然而現今店家皆已閉門,恐怕沒有能讓各位泡溫泉之處。更何況,各位特地隱匿妖氣、身形來此地,顯然也不是單純來遊玩的,否則又怎麼會挑如此不適當的時間?」紅髮少年神情嚴肅,一板一眼的說。

「若是各位真想泡溫泉,還請擇日來訪。我可以在此先推薦一家旅館,那裡水質極好,服務亦周到,其名為『花見』。對待單純來觀光的外地妖怪也不會怠慢,還會特別打九折優待。」

「什……」子一聽得一愣一愣,對方的反應根本是在他的預想之外,那小子是認真的在推銷嗎?可隨即他就領悟過來,對方怎麼看都更像是在故意尋他開心。

想通這點,子一心中登時竄上大把怒火,他惱羞成怒的大吼,「臭小子!我管你花見還花不見!別把人當白癡耍!區區一隻毛沒長齊的小妖狐……子二、子三,動手!」

「是!」

雖然說沒想到那名紅髮少年就是妖狐族,但子二和子三早做好了攻擊的準備。一接到子一的命令,他們兩人飛速蹬地而起,從左右包夾向那名少年。

他們的皮膚瞬間覆上灰黑毛髮,油光透亮,身上衣物也和那毛髮融為一體,外貌、體型更是眨眼丕變。

轉眼間,兩名年輕人就已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兩隻如人大的灰色碩鼠。眼燃青光,狀似鬼火,棕黑的粗長尾巴上頭是圓環線條相連,隨即那長尾就如鋼鞭般向著紅髮少年掃出。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