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時間不知不覺中來到六月底,氣溫也是逐漸攀高,越來越悶熱的天氣宣告著夏季的到來,同時將迎來的還有全國學生們都滿心期待不已的漫漫暑假。

對於大學生來說,暑假更是格外的特別。將近兩個半月甚至三個月的假期,大多數人早在假前就開始拼命的排定計畫,誓必要在暑假裡塞滿多采多姿的活動。

只不過在正式放假之前,各大學凡是住在宿舍裡的學生們,都還必須面臨一個重要的任務,那就是──

清、空、寢、室。

不管下一學年有沒有抽到床位,都得將自己的私人物品全部清理得一乾二淨,通通帶走,只留下空盪盪的床舖、書桌以及衣櫃。

於是包含繁星大學的男宿在內,所有的男同學現在也正陷入這波忙碌的搬行李潮中。每一天都能見到學生與各自的家人、親戚或是朋友進進出出,忙著將一箱箱打包好的行李搬上車。

宿舍外還可以見到宅配業者設立了臨時的據點,方便有的學生能直接將東西寄回家,省了家長舟車勞頓的辛苦。

不過隨著寢室清空的最後期限即將到來,男宿裡的人聲也越來越少,變得愈發冷清,因為那些搬完行李的學生也都回家放暑假了。

最後,整個偌大的宿舍就只剩下少部分的學生還待著。

明明是星期三的正中午,在這個時間點該是人來人往,但大廳裡如今是一片空盪盪的,連管理員室負責執勤的人也不知道溜到哪裡去摸魚。

唯獨左側邊的信箱牆前蹲著一抹人影。

宿舍裡的信箱是按照寢室編號分的,每一個信箱都由每一寢的室長保管鑰匙,按時來檢查有無信件。至於需要人簽收的掛號、包裹,就統一由管理員室代收。

蹲在信箱牆前面的,是一名頂著鳥巢般捲髮的男孩,娃娃臉、大眼睛,臉上還有點雀斑,眉宇間帶著一絲頑皮狡黠的氣息,外表看似未成年,卻是貨真價實的準大二生。

柯維安就是少數還留在宿舍裡的學生之一,他瞇著眼,搜尋著屬於他們寢室的信箱編號。

這裡的信箱可真的太多了,連研究生的也混在這裡,一排排的數字看得人頭昏眼花。

101101……為什麼我們101寢的不是排在最前面?到底是誰說信箱要亂數排的,不知道找起來有多辛苦嗎?」柯維安嘀嘀咕咕的抱怨,眼睛巡視過了眾多編號,最後終於找到那個熟悉不已的數字。

雖然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信,但畢竟宿舍快關閉了,還是再來檢查一下比較保險。要是有商家優惠卷的話,也算賺到。

柯維安打開自己寢的信箱,沒想到裡面還真的靜靜地躺著幾封信。他迅速地過濾一下,前幾封都是廣告或DM之類的,居然還有補習班的招生活動……他都大二了,國三衝刺班什麼的對他一點意義也沒有吧。

最後則是一張明信片,一看到上頭的收件人姓名,柯維安結結實實地愣了一下。

──宮一刻。

「寄給小白的?」柯維安驚奇地張大眼。他們寢室向來由他負責收信,很少見到一刻會收到什麼,署名給曲九江的倒是不少,幾乎是女孩子寫的情書,當然也有男孩子的咒罵或挑釁。

只是曲九江總是看也不看地撕了扔回收。

柯維安會知道信裡內容,還是他和一刻在整理寢室內要回收的垃圾時,偶然偷瞄見的。

「誰寄給我家小白的?啊,難不成是小白在外面勾搭了什麼新歡嗎?嚶嚶,小白這個負心漢!」嘴上說著讓當事人聽到,一定會挨對方揍的胡亂話語,柯維安的好奇心撓得他心口發癢。他偷偷摸摸地望向四周,確定四下無人後,決定將明信片翻面,偷瞄一眼就好。

「咳,我只是想看是不是女孩子寫給小白的,絕對不會偷看信件內容。」柯維安唸唸有詞的說,飛快翻至明信片背面。

一看到上頭貼的照片,柯維安本來就大的眼睛登時瞠得更圓更大了,他激動得手指都有些顫抖。

照片上,是一名氣質優雅、容貌秀麗的女孩子,一頭烏黑的長髮隨意地在頸後挽著,唇邊有著吟吟笑意,看上去也是大學生的年紀。身後是壯麗的歐式古堡做為背景,也不知道是在哪一個國家拍的。

「女女女……真的是女孩子啊!」柯維安彈直了身體,覺得自己在這一眼中受到莫大的打擊,「太過份了,小白難道要拋下我脫團嗎?不行,情人去死去死團還需要小白這位小夥伴啊!我們明明說好明年要一起號招更多人去買光電影院的單號……」

柯維安悲憤的喊叫還沒說完,就被一個突來的聲音打斷。

叩叩叩。

那聽起來像有人在敲著玻璃窗還是玻璃門之類的。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