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柯維安猛地回過神,將其他信和明信片胡亂地塞在口袋裡,他連忙扭頭向宿舍大門的方向望去,還真的有人站在門外。

一發現柯維安看見了自己,那人立即露出微笑,接著又眼露困擾地指指文風不動的大門,最後是擺出一個雙手合十的拜託姿勢。

柯維安馬上就想明白是怎麼回事。

他們宿舍的大門是靠掌紋認證的,非住宿生進不來。平常中午時間都會固定住門扇,讓它是維持敞開的狀態。但是今日執勤的同學不知道跑哪去偷懶了,忘記將大門打開。

柯維安三步併作兩步地跑上前,讓大門感應到他的存在,「唰」的一聲自動開啟。

「哇啊,太感謝你了!」被擋在外頭的年輕女子終於有辦法踏進,她衝著柯維安露出開心又感謝的笑容,眉眼笑得彎彎的,「我正想著要怎麼進來才好呢。」

「別客氣、別客氣。」對方親切的笑容像是有著感染力,柯維安也跟著露出開朗的笑。

面前女子的容貌眼生得很,柯維安確定自己不曾見過她。對方留著一頭長捲髮,五官清秀,雖說不是搶眼型的美女,可渾身洋溢著活力,笑容裡還有一份傻氣,令人見了就不禁心生好感,下意識的想要親近。

「那個,學姐……妳是來找人的嗎?」柯維安見女子似乎只比自己大上一點,於是就選用了「學姐」這個稱呼,猜想對方不知道是大幾或碩幾的學生。

只是真奇怪,虧他自認消息靈通,怎麼就沒聽說過繁大裡有這麼一位漂亮的學姐?

而一聽到柯維安如此稱呼自己,那名女子一呆,隨即吃驚地指指自己,「學姐?我嗎?」

「咦?」柯維安也呆了,難道說不是嗎?該不會跟他一樣都是要升大二的一年級生?

「不是不是,你弄錯了喔,我不是這學校的學生,我是來幫我弟弟一起搬行李的。」女子笑咪咪的說,「不好意思啊,這位同學,我還有同伴在停車,他等等就過來了。這門要是關上的話,可以告訴我等等要怎麼開嗎?」

「其實從宿舍裡面的話,這門就跟普通的自動門一樣,感應到有人就開了。沒關係,我陪妳一起等吧。」柯維安沒想到女子原來是住宿生的家人,而既然忙都幫了,他乾脆好人做到底,反正自己待在宿舍內也沒事,「這位漂亮的姐姐,妳弟弟是哪一系的?我待會可以幫忙帶路唷。」

「真的嗎?那真是太感謝你了!」女子的美眸一亮,感動地握住柯維安的手晃了晃,「太久沒來這裡了,我都有些忘記寢室位置……我家小一刻是中文系一年級的呢!」

「喔喔!那真是太剛好了,原來妳弟弟是中文一的……」柯維安恍然大悟的表情忽地凝住,剩下的句子也卡在喉頭。他幾乎是慢一拍的意識到,那名女子究竟是說了什麼名字。

中文一……小一刻……小……小白白白白白?!

柯維安瞪大眼,差點不敢置信地蹦跳起來,這根本是超乎他預期的信息量啊!

「等等等一下!姐姐,妳該不會是姓宮吧?」柯維安激動得都結巴了,臉頰還泛紅。

「是啊。咦?你怎麼知道我姓宮?還是我剛說但卻忘了?」女子困惑地皺著臉,那表情使她增添稚氣。

「妳……妳弟弟是宮一刻?」柯維安簡直是屏著氣說出來的。

「沒錯沒錯……啊!你認識我們家小一刻嗎?」女子反應過來,不禁驚喜的問,一雙美眸也興奮地瞅著柯維安瞧,似乎相當開心能見到自己弟弟的朋友。

何止是認識,我還是他的同學兼室友兼親愛的!柯維安多想把這些話抬頭挺胸的喊出來,不過這時候還有更重要的事。他熱切無比地反抓握住女子的手,大眼睛閃閃發光,背後彷彿還有尾巴在拼命地搖。

然後,柯維安大喊了一聲,「姐姐大人啊!原來妳就是小白的姐姐!小白是我們系上給他取的綽號,還有我我我,我是小白最麻吉的好朋友!我的名字是柯……」

「我不管你叫什麼,再不把你的爪子從別人未婚妻手上拿開,當心老子廢了你那雙手。」

柯維安剛聽到一陣陰惻惻的男聲落下,緊接著就感覺到衣領一緊,整個人被一股力道大力的扯拽開。幸虧他及時站穩,否則就要一屁股的跌坐在地了。

而那一瞬間,柯維安是感受到一道貨真價實的殺氣。他險些就要催動神紋,擺出平常對付瘴的架勢了。

是的,險些。

如果他不是聽見那關鍵的「未婚妻」三個字的話。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