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姐姐是對方的未婚妻……也就是說,對方是小白的未來姐夫?

嗚啊啊啊,要是失手攻擊下去還得了?他可是要在小白家人面前留下完美印象的!

柯維安摸摸自己的脖子,識時務地不敢再冒然靠太近,免得又被那道忽然出現於男宿大廳的高大身影,誤認為要對他的未婚妻圖謀不軌。

可是當柯維安一看清對方的模樣,頓時是目瞪口呆。

假使說他家小白的姐姐是給人溫暖耀眼的感覺,如同小太陽一樣,那小白的未來姐夫就是截然相反的一個形象。

那名男子是將稍長的金髮綁成一束,臉孔俊美,然而眉眼間隱藏不住的陰冷戾氣,足以使得人退避三舍,嘴唇上還有一個淡銀色的唇環。

一發現柯維安在打量著自己,那名男子是回以了一道冷厲的目光,嘴角還沾著冷笑。

柯維安抖了抖,覺得對方簡直就像是條毒蛇,自己則是被盯上的可憐青蛙或是其他什麼的。

另一邊,長捲髮女子已經板起了臉,「小江,你怎麼可以對小一刻的同學不禮貌?姐姐我……咳,不是,我是說我會生氣的。」

說到一半,那名女子像意會過來自稱詞不對,臉蛋泛起熱度,趕忙又改了說法。

柯維安可沒想到那名看起來危險度十足的金髮男子,會有一個這麼可愛的暱稱。他及時地憋住笑,以防那冷冰冰的視線又掃過來。

和自己的兩名室友近一年的相處下來,柯維安很明白什麼叫看氣氛。更何況,他好像嗅到了八卦的味道……原來小白的姐姐和未婚夫是姐弟戀嗎?是說,他們兩人看起來也沒差多少歲哪。

這廂柯維安摸著下巴若有所思地想,八卦心蠢蠢欲動;另一廂,金髮男子看向長捲髮女子的目光是盡褪冷厲,只將柔軟的一面留給對方。

「好久沒聽妳這麼稱自己了,莉奈……莉奈姐。」金髮男子的語氣含帶著笑意,像有絲懷念地說道。

「那、那是因為不小心……」宮莉奈白皙的臉頰更紅了,「誰教我以前認識你的時候,我是真的將你……不對,江言一先生,你不要帶開話題。」

猛然思及自己應該是在訓斥未婚夫,宮莉奈迅速又板著臉,美眸睜得大大的,雙手插腰。只是搭配她那張帶了點天真的臉蛋,就是缺乏了魄力。

柯維安注意到那名叫江言一的年輕男子是將目光放在宮莉奈的臉上,他有種自己再不做點什麼拉回那兩人的注意力的話,下一秒估計就會上演什麼閃瞎人的場景的預感。

於是柯維安果斷地出聲了,那硬擠出來的咳嗽聲果然很有存在感,登時拉回那兩人的神智。

「對不起,這位同學,小江對你太不禮貌了!」總算憶起現場還有著他人,宮莉奈急忙地回過頭來,另一手不忘伸手按住江言一的背,要他低頭表示歉意。

江言一還真的點頭了,只是存有多少歉意的成份在就另當別論。

「沒什麼的,我說真的。」柯維安笑嘻嘻地說,表示自己完全不介意。比起自己某個視人如無物,有時候還會視人如糞土的室友,他甚至都覺得對方算有禮貌了,「小白的姐姐、小白的姐夫,我帶你們到寢室去吧,我和小白是同一寢的。」

柯維安原本是想說「未來姐夫」,但又覺得稍嫌繞口,乾脆直接用「姐夫」稱呼了。但他馬上眼尖地發現到,江言一瞥向他的眼眸瞬間就少了敵意,不再將他列為警戒人物。

柯維安的腦筋轉得快,一下就想通原因。他心底暗自得意一把,這下子他在他親親小白的家人眼中留下好印象啦。

暗暗為自己喝采,柯維安掩不住滿臉的喜悅之情,帶領著宮莉奈和江言一前往101寢。

他們寢室所在的走廊安安靜靜,大多數的房間都是房門緊閉。

「很多人都回去了,不過我們寢的都還在。我們這寢除了小白、我之外,還有另一位室友,就我們三個人住而已。」柯維安向兩人介紹,一邊轉動門把,推開門,「小白親愛的,你的……」

柯維安霍然生生的收住聲音,映入他眼中的是空無一人的景象──沒有白髮男孩的存在,也不見另一名褐髮青年。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