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咧?人呢?

柯維安眨眨眼,他記得他出來之前,寢室裡兩個人都在的。隨後他瞄見曲九江的床舖階梯下擺著一雙鞋,立刻抬頭向上望。

果然有人正面向牆壁睡覺,棕色的髮絲相當顯目。

柯維安忍不住為自己捏了把冷汗,幸好自己及時吞下聲音,否則吵醒上方的室友,天曉得對方會扔出什麼東西。

扔東西也就算了,怕就怕嚇到小白的家人。

柯維安再掃視寢室一圈,確認另一張床位沒有人後,他撓撓頭髮,壓低聲音,「抱歉啊,姐姐、姐夫,我們寢有人在睡覺,我們就小聲一點……小白好像是跑出去了,我猜他可能是去上廁所或倒水吧,要不我去幫你們找找。」

「嗯嗯,那就拜託你了,柯同學。」宮莉奈從柯維安的身後也看見寢室內有他人在休息,而屬於一刻的書桌旁,正擺著一個行李袋、一個封起的箱子,和另一個未封起的。桌上還有些東西散亂,顯示出還沒有全部收拾完畢,「我跟小江就先幫忙將小一刻的行李收好吧。」

「叫我維安就可以了!」柯維安擺出一個敬禮手勢,娃娃臉上是燦爛的笑容,隨後他飛快地再跑了出去,「啪噠」的奔跑聲一下就遠去。

「很好,接下來就都看我的了。」宮莉奈信心十足地挽起薄外套的袖子,誓必要給一刻一個驚喜,只是下一秒手臂就被人拉住。

「莉奈,我來就可以了,妳坐在椅子上休息。」江言一哪裡捨得讓自己的未婚妻動手,但馬上就換來對方不滿地手插腰。

「小江,我可是很厲害的,這種小事我一定做得來。」宮莉奈一手插腰,一手指著江言一,義正辭嚴的說,「難道你不相信我嗎?」

「……那搬箱子的時候,一定得讓我來。」江言一退讓一步,「說好了。」

「嗯,說好了。那就先看我大展神威吧,小一刻回來一定會很感動我幫他收拾完畢的。」宮莉奈興高采烈地走向一刻的書桌,不忘盡量放輕音響,以免驚擾房間裡的另一人。她迫不及待的想要給一刻驚喜,卻在她要觸及桌上物品的剎那間,以為熟睡的身影竟無預警地有了動靜。

「誰讓你們進來的?」

當那道低滑的嗓音冷不防落下時,宮莉奈和江言一都吃了一驚。前者輕呼一聲,手指不自覺地摀上心口;後者一箭步上前,迅速握住她的手。

江言一瞇眼看向在上層位置的床舖,先前還背對著他們的那身影已然坐起。

那是一名棕髮青年,過長的髮絲微捲,容貌搶眼,氣質看似慵懶,又有幾分冷漠的疏離,一雙狹長的眼睛像是高高在上地俯視他人。

江言一冷哼一聲,眸光轉寒,不客氣地睨視回去。

「誰讓你們動小白的東西的?」曲九江慢慢地又說了一句。

那宛如將人當成物品在評斷的眼神,令江言一湧上不悅。

江言一實際上是心高氣傲又狠戾的性子,唯有在面對宮莉奈方會收斂起獠牙和爪子。如今見曲九江不單是看向自己,還用那樣的眼神看宮莉奈,他上前一步,擋在宮莉奈的前方,雙手環胸。

「笑話,宮一刻的東西憑什麼不能碰?」江言一扯出輕蔑的冷笑,縱使自己是被人俯視,一身的氣勢卻也毫不輸人。

倘若這時候有人自外經過,偶然撞見這一幕,恐怕會以為自己目睹了一場龍虎鬥。

眼見這兩人間的氣氛險惡到似乎要一觸及發,及時出聲的人是宮莉奈。

「通通暫停,不可以吵架!」宮莉奈自江言一背後鑽出來,站在走道中央,雙手舉起,阻止兩方再彼此爭鋒相對。

她先是嚴肅地給了江言一一眼,「小江,你剛剛不是答應我了嗎?」

「抱歉,莉奈。」江言一倒是從善如流地道歉,不過在宮莉奈看不見的角度,他陰狠地瞥視向曲九江。

「還有小一刻的室友,不好意思,吵醒你了。」得到江言一的道歉後,宮莉奈再朝曲九江露出歉意的笑容,「我們是來幫小一刻搬行李回家的。」

小一刻?曲九江這下是結結實實地愣了一下,這太過可愛的暱稱,還真讓人和那名個性火爆的白髮男孩無法聯想在一塊。但從這些隻字片語中,他也當即反應過來,忽然進來他們寢室的這兩人便是宮一刻的家人。

曲九江沒有特意開口打招呼,但是也不再吐出冷淡挑釁的話語。他只是微點下頭,隨手將散亂的髮絲綁起,難得是利用床頭旁的扶梯下了床。

曲九江再怎樣也知道,若是像平時直接躍下的話,只會引來不必要的大驚小怪。

瞧見那名棕髮青年下來後是抱胸倚在梯前,也不開口,像是要冷眼觀看他們的一舉一動,江言一瞬瞇起眼,正打算再吐出嘲諷的句子,宮莉奈已經元氣十足地一拍雙手。

「好!要趕緊努力了,不然可沒辦法給小一刻驚喜呢!」說著,宮莉奈不忘特別又多叮嚀江言一,「小江,不可以插手喔,你和小一刻的室友在旁邊看就好。記得,男孩子不能吵架,要當好朋友,就像你跟小一刻一樣。」

曲九江幾乎是忍不住挑起眉梢。面前的金毛傢伙會和小白是好朋友?那名女人是在說笑話嗎?

而接下來發生的事,則是讓曲九江暫且忘了這個疑問。他表面上還是漠然著一張臉,可是盯著宮莉奈的眼珠裡,是染上了越來越多的愕然神色。

他還記得那名捲髮女子是說要幫忙收拾,也的確是忙碌的像隻不停歇的蜜蜂……問題是,為什麼那張本來算是乾淨的桌子會變得越來越亂?擺在地板上的東西也變得更多了?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