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柯維安這個人,娃娃臉、大眼睛,臉上有些雀斑,一頭亂翹的捲曲髮絲就像頂個鳥巢在頭上。外表容易被人誤認為是未成年的國中生,即使他的真實年齡已經滿了一十八。

        他有著討人喜歡的可愛相貌,又常常掛著招牌笑臉,開朗的個性更是讓他在系上大受歡迎。不只是中文一而已,就算是二、三、四年級,甚至研究生的學長姐大多都和他有著交情。

就是一個人緣好、交際廣的青春大一生。

也因為如此,雖然柯維安對外總表現自己熱愛不可思議相關的一切事物,但他有點古怪的小興趣──噢,表面上的而已,真正的他其實熱愛著全世界的小天使,也就是小蘿莉和小正太──卻也從來不會讓身旁同學怯步,每天三不五時的就會有人找上門和他嘻笑聊天、勾肩搭背。

當然,前提是建立在柯維安沒有正纏著綽號「小白」的白髮男孩嘻笑聊天、勾肩搭背的話。

畢竟,大多時間被人遺忘本名是「宮一刻」的白髮男孩,在中文一裡素來低調、不愛多說話,可有時候他無意識流露出的銳利兇狠目光,會不禁讓見的人退壁三舍,覺得自己就像面對了狼的可憐獵物,要是慢一步逃跑,說不定就會落得被嘶咬拆吞的下場。

啊,好像有點離題的遠了。

總之,柯維安在中文系、在繁星大學裡是個受歡迎的人物。在他創立了不可思議社之後,為了能多吸引點注意力,好使得「客人」上門,他還偷偷的弄了一個疑難雜症咨商小信箱,專門替人解決小小煩惱。

如此一來,不但可以多獲得校內各種小道消息,也能在學生中逐漸獲得好口碑,屆時就會有更多的人前來不可思議社了。

然而柯維安怎樣也沒想到,有一天他會面對他從來沒預料到的……不是事件,身為神使,什麼稀奇古怪的沒見過,這世上可沒有最古怪,只有更古怪。

事實上是……嗯,客人。

 

「唔喔……呃啊……」有著一張可愛娃娃臉的男孩子一邊盯著筆電螢幕上的信箱畫面,一邊發出無意義的音節。

那是他特別申請的疑難雜症咨商小信箱,所以出現在那裡的除了垃圾信、廣告信,就是學生們的問題信了。

這回的問題說大不大,說小……也可以說真的相當小。雖說是兩封信,不過問題本質都是一樣,就歸為同一種就可以了。

總而言之,就是有人詢問該如何和一個據說是朋友的人,再增進情感,從朋友變成好朋友。

但重點是,那個寄信來的人的名字,叫做楊百罌還有曲九江。

乍一看到那兩個各種意義上在系裡、在大學裡都可以說是響噹噹的名字,柯維安剛好喝了一口的茶差點就要噴出來。幸好他及時忍住了,不然他的寶貝小心肝筆電就要接受一場洗禮了。

極力地將茶水吞嚥下,柯維安盯著螢幕,再抬頭盯著螢幕後面,然後又繼續縮回目光盯著螢幕。

他自己還沒對這反覆的動作厭煩,反倒是螢幕後,也就是柯維安對邊的沙發上先傳出了不滿的聲音。

附帶一提,柯維安現在正待在不可思議社的社辦裡。他難得想獨自摸個魚,看看動畫、看看尼摳尼摳上的一些新影片,卻沒想到這回摸魚摸到了大白鯊。

不知道怎麼得知有這麼一個咨商小信箱的楊百罌和曲九江,不止是寄來了信,還不偏不倚、剛好又湊巧的一塊都到社辦裡來了。

「啊啊啊啊……」柯維安盡量使自己的聲音聽起來不要太像垂死的呻吟。他小心翼翼地將視線從筆電螢幕的頂端投了出去,頓時和另外兩雙眼睛對上。

沙發上坐著一男一女。

左邊的是名個子高挑、體型修長的青年。輪廓深刻俊美,細狹的眼眸似乎有時會掠閃過銀星般的光芒,微捲的髮絲隨意地紮綁成一束馬尾。他的坐姿閒散,看似漫不經心,可是眼底的冷漠和唇畔的嘲諷笑意,在在地透露出他難以相處的個性。

右邊的則是名體態濃纖合度的女孩子,同樣是微捲的髮絲,長度過肩,豔麗的臉蛋和右眼下的一點淚痣,使她的外貌比起同年齡的女孩都還要成熟以及惑人。然而她冷冰冰的表情、一絲不茍的端挺坐姿,就足以發現出她的性格與容貌其實有著極端落差的端倪。

他們倆正是曲九江與楊百罌,繁星大學裡著名的風雲人物,眾人口耳相傳最會踩碎女性/男性心的一年級學生。

外傳兩人疑似是一對情侶,這消息不知令多少人又碎了心、落了淚。

可柯維安知道,這一對外貌截然不相像的男女,其實令人跌破眼鏡地是一對異姓雙胞胎。

另外,曲九江眼中偶爾掠過的銀星光芒也不是錯覺,他是一名混血的半妖,真實樣貌是紅髮銀眸。

明明個性異常的不對盤,偏偏有些小地方卻又會令人不得不感覺到他們真是雙胞胎。

──就例如此刻的坐在沙發上,用眼神無聲的逼迫柯維安給予他們回答。

假如這時候能裂開一個大洞,柯維安一定會毫不猶豫的跳下去,好躲避那棘手的兩人。

早知道就別躲來社辦看動畫了,可是、可是……都是小白又回家的關係啊嚶嚶!柯維安在內心默默流淚,他哪想得到那兩個人寄了信問問題就算了,還直接殺上門來,決心當場就從他嘴裡獲知答案。

「我以為我來這裡並不是特地要看你表演不說話地看著我們。」楊百罌冷淡的開了口,優美的嗓音聽起來就像含了冰屑,「你的大腦已經運轉完畢了嗎,柯維安?」

「啊哈哈,我腦子的主機可是隨時都處於開完機的狀態呢,班代。」柯維安就算覺得內心苦惱得不得了,還是下意識地擺出開朗的笑容。更何況,他也知道楊百罌說出這些話並不是惡意或存心,而是個性使然,「我只是在想……嗯,我該先回答哪一位?」

「室友B,你這是廢話嗎?」最先發出哼聲的曲九江也說話了,他懶洋洋地將背靠向沙發椅背,微瞇的眼瞳則是冰冷的。

真是壓力……如山大啊!柯維安暗暗抹了把冷汗,直覺自己不管是先回答了誰的問題,都會遭受另一位冰厲如刀的恐怖眼神,這還只是最輕微的。

「要不然我這樣問好了,班代、曲九江。」柯維安主動出擊,「你們信裡提到的那位,我猜是和我非常熟的,和我也超級麻吉的……」

「『不是。』」出乎意料的,沙發上的兩人居然異口同聲的回答。

啊咧?啊咧咧咧咧?柯維安睜大眼,震驚不已。他怎麼可能猜錯?怎麼看信裡那個沒被提到姓名的某人,就是他家小白啊!

「不要無根據的胡亂猜測。」楊百罌繃緊了臉蛋,美眸直直地瞪視柯維安,「我那是,我那是幫其他朋友問的,所以說我也不知道對方提到的那個人是誰。柯維安,你可別誤會了,不是我自己要問的。」

「第一個不是,我也是幫別人問的,我不需要朋友。至於第二個不是,」曲九江簡直像輕蔑地又哼了一聲,「室友B,小白哪時候和你是超級麻吉的?你什麼時候有這種錯覺的?」

靠!所以果然是指小白嘛!柯維安在心裡大叫,自動過濾了曲九江後半段的發言。反正小白是和自己麻吉,又不是和曲九江麻吉,這種事就算否認一百遍也不會改變的。

哼哼,那可是他家最親親愛愛的小白呢!

不過既然眼前兩人都想要欲蓋彌彰,柯維安也不打算戳破,一戳破倒楣的估計還是自己。

「行行行,我知道了、我完全明白了。」柯維安「啪」地闔上筆電,站了起來,雙手壓在桌面上,一雙眼睛認真無比地回視向曲九江和楊百罌,「你們兩人都是替別人問的,絕對和自己無關。那我就幫你們的朋友……呃,總之就是那兩位想要咨商的人回答了。我的答案是──」

柯維安用著鏗鏘有力的音量,一字字的宣佈:

「投其所好,與其分享!白話一點就是對方喜歡什麼,對什麼有興趣,就針對這部分行動就可以了。例如那個對方可能喜歡可愛的東西啦,綁繃帶的小熊啦;或者是你們……不,我是說那兩位咨商者喜歡什麼,也可以和對方一起分享。這樣,相信從朋友變成好朋友就不是難事了。」

這回沙發上的兩人倒是異常認真的聆聽,只差沒掏出筆記本做筆記。

「啊,對了。」柯維安補充,「記得別分享草莓蘇打加牛奶和烤焦的餅乾。」

於是沙發上的兩人在瞬間都不明顯地僵直一下身體。

 

 

之後

當一零一寢的橘色門板幾乎是氣急敗壞的被人自外猛地打開,獨自一人窩在桌前的柯維安的心臟跟著重重一跳,差點連人也要跳了起來。

還沒等他喊出「誰!劫財還是劫色!」,他一雙眼睛已經先看清來人了。

柯維安的驚嚇立即變成驚喜,不假思索的就要衝上前,給自己的好麻吉一個大大的擁抱。

「小白白白!親愛的,你上完課回……」

只不過最末的幾字還來不及脫出,柯維安的臉就被一隻大掌抓住,伴隨而來的是陰惻惻、簡直像來自深淵的可怕聲音。

「柯維安,你他媽的是給了曲九江和楊百罌什麼鬼建議嗎!」

「咦?欸?啊?」

「他們說主意是你這個混蛋出的……瞧瞧你做了什麼該死的好事!」

「等等!小白,我什麼事都沒做,人真的不是我殺的,你一定要相信我的清白!我最多只是告訴他們,要和某人從朋友變更好的朋友,可以和某人分享什麼或送某人什麼……呃,他們做了什麼嗎?我是說,對你。」

「我就知道果然是你!楊百罌就算了,她最多只是又送我一份餅乾,雖然那餅乾這次是烤得有點太生……反正不是沒吃過更驚人的……」

小白親愛的,你以前到底是遭遇過什麼樣的折磨?柯維安忍不住要掬一把同情之淚。當然他沒將這話問出口,免得炮火馬上轉向他,所以他小心翼翼的再問:

「那……那位曲九江同學呢?」

「幹!老子總有一天一定要宰了他,管他是不是我的神使!」一聽柯維安一問,一刻瞬間爆發了。他鐵青著臉,咬牙切齒的擠出聲音,「那個混蛋居然又拿了草莓蘇打……」

「不、不會是又加牛奶吧?!我明明有特別交待過的!」

「不是牛奶……那傢伙他X的居然將草莓蘇打和黑咖啡混在一起!說什麼我不討厭黑咖啡,那就表示是喜歡了,所以他把喜歡的飲料和我見鬼喜歡的飲料加在一起,味道絕對會更好……好他老木啊!老子差點要被那種鬼玩意給殺死──」

 

 

再之後

「師父啊啊啊啊!」柯維安無比哀怨的對著視訊視窗裡的張亞紫哭訴,「為什麼我的室友要放棄治療?他的腦袋究竟是裝了什麼,為什麼會覺得草莓蘇打和黑咖啡混在一起會變得美味無比?害人家的小甜心差點要被殺死……虧我還提出了好方法,幫忙他和小白的感情變得好一些,反正我知道小白的第一名絕對是我!」

「維安小子。」束綁著高高馬尾、髮絲末端挑染豔金的褐膚女子漫不經心地從書裡分了點目光給螢幕上的徒弟,「先不管你的小甜心又是指哪個,關於你的半妖室友……你怎麼會有他還有得治的錯覺呢?」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