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兩點多的時刻,大多數人應該是好夢正恬、睡得正香,然而在符家的本館,卻是在不久前才結束了一場重要的會議。

「符」,這個在一般大眾眼中或許只是再普通不過的姓氏,在狩妖士這門職業裡,卻是不得也不能小覷的存在。

因為符家,正是被尊為狩妖士之首的三大家之一。

而和多年來已變得低調、甚至隱有沒落之象的楊家,以及凡事都保持中立之道、無關之事素來不插手的黑家相比下來,符家的勢力可謂是明顯得越發壯大。不但手下有大批親手培育出來的子弟兵,加上其作風強勢剛硬,對待一切妖物皆是不留情面的肅清,令人不禁生畏。

在不知不覺中,地位似乎已凌駕在另外兩家之上。

即使沒有明確的公認,但泰半的狩妖士都已將符家視為領導者,奉其命令為圭臬。

這一次的狩妖士會議是由符家召開,在其威名之下,前來參與的人數是多不勝數。由於會議要持續多日,因此符家還特地開了別館,以供與會的人留宿,省去奔波之勞苦。

狩妖士會議每年皆會舉辦一次,宗旨是交換情報、促進交流。只不過狩妖士們大多另有正職,或是分散各地,白日不易聚集,於是會議時間向來是在半夜。

而在經過冗長會議的一番折騰之後,回到符家別館的狩妖士們有的是直接返回客房休息,有的是精神正好地四處溜躂,當然也有回到自己房間,卻未急著睡下的人。

楊百罌就是這類人的其中之一。

這名容姿豔麗的褐髮女孩是陪同楊青硯一塊前來的。雖說楊青硯要她大可以不用參加這會議,畢竟都放暑假了,大學生就是要好好享受才對,和朋友一同出門遊玩豈不是更好嗎?

但是楊百罌素來責任心極高,自己又是現任家主的身分,於公於私,她都覺得自己理應當出席。

也因為如此,當中午時分她接到了來自安萬里的邀請電話,關於不可思議社的突發社遊。無論她的內心角落是有一個聲音在高聲的喊著答應,她還是極力壓抑下來,無視那心裡的聲音,用著冷淡有禮的語氣回予了拒絕。

她不會就這麼忘記她的職責,出席狩妖士會議才是她該做的事。

只是,這不代表楊百罌就不會在意那場社遊的後續發展。否則她也不會在半夜兩點半後還打開帶來的筆電,點開SKYPE準備登入,想看看有沒有人依然在線上。

她只是想看看那名白髮男孩有沒有在線上……如果對方未睡的話,也許她可以發個什麼訊息過去。

「就只是……只是想知道社遊的情況怎樣了,沒有其他特別的意思。」一發現自己無意中呢喃出聲音,楊百罌連忙摀上嘴,她轉頭望向床舖的方向。

棉被下隆起的一抹嬌小身影是毫無動靜,清秀的小臉面向著床外的方向。長長的眼睫毛掩著,嘴角似乎猶帶笑意,一頭長長的髮絲凌亂地四散。

跟著楊家祖孫來此,但平日作息習慣讓她早早就寢的珊琳仍然睡得香甜,似乎正做著什麼好夢。

見狀,楊百罌鬆了一口氣,她不想吵醒珊琳。

突然間,珊琳翻了一個身,發出含糊的咕噥,「棉花糖、棒棒糖……好多好多的糖果……」

那稚氣的夢囈讓楊百罌忍不住微笑了,平時豔麗卻冷漠的臉蛋,如今可見大片的柔軟。

楊百罌想,等這次會議結束,就帶珊琳去逛逛夜市。繁星市的繁星夜市可是很有名的,既然是本地人,就該去過一次才行。然後,要買很多顏色的棉花糖和棒棒糖給珊琳。

粉紅的、紫的、綠的、黃的、白的、一圈圈色彩的……就算那些只不過是人工色素,可是,偶爾一次也沒關係。

而在那之前,也許……她可以試著邀請小白一起去?

彷彿是想到了他們三人一起逛夜市的畫面,楊百罌莫名的臉頰一熱。她趕忙甩去腦袋裡的胡思亂想,迅速地定了定心神。

這名給予人「高嶺之花」印象的美麗女孩深呼吸,以著連自己也不自覺的慎重,輸入了SKYPE的帳密。

隨著進入主畫面,筆電螢幕上的右下角也跳出有其他人上線的提醒視窗。

是柯維安。

楊百罌微微一訝,沒想到那名娃娃臉男孩在這個時間點竟然還會登上來。

那麼其他人……楊百罌心念一動,隱含其中的還有一絲振奮。可是當她瞧見被自己分出的「不可思議社」群組中,僅有柯維安的名字旁是顯示綠色時,那絲振奮就像遇上水的火星,頓地熄了個一乾二淨。

楊百罌不自覺地咬住柔軟的下唇,暗惱自己怎麼就忘記了。那名總是會擺出不善表情的白髮男孩,就連手機都不是智慧型的。他們幾人間也唯有柯維安是筆電不離身,既然柯維安上線了,那麼對方想當然爾是離線狀態。

楊百罌裝做沒有察覺在心頭盤繞的細微失望,猶豫一瞬,她還是主動發出訊息給柯維安。

只不過楊百罌沒有料到的是,簡單的「晚安」兩字一送出,換來的竟然會是一則是否接受視訊的邀請。

看著那則邀請,楊百罌著實是吃了一驚。她不明白為什麼柯維安會想要在半夜時分進行視訊,可她仍是反射性地點按了「接受」。

下一瞬間,螢幕上驀然躍出一張熟悉的臉。

大眼睛、娃娃臉,頰上還分佈著些許雀斑,頭髮依舊是活力地捲翹得亂七八糟,宛如頭上頂了一個鳥巢──正是柯維安沒錯。

從楊百罌的角度看去,可以看見柯維安顯然是待在旅館的房間裡,背後是敞開的房門,除此之外並無其他人的蹤影。

看不見曲九江和小白……

「柯維安,你……」楊百罌發覺自己的心緒浮動,連忙再凝神,豔麗的臉孔恢復素來的冷淡高傲,「你為什麼要開視訊?你沒注意到現在幾點嗎?保持安靜是一般人的常識吧?」

「放心好了,班代,小白和曲九江去外面看夜景,不用擔心會吵醒他的。」螢幕上的娃娃臉露出笑容,大眼睛還眨了眨。

「少胡說了,誰擔心那種事。」被猜中心思的楊百罌不禁掠過一瞬的慌亂,但表面還是力持鎮定,包括語氣也是一貫的冷硬。只是一想到自己的弟弟居然和一刻在外邊看夜景,她無法避免的產生了難以言喻的羨慕之情。

或許,也隱帶了一絲妒意的存在。

「看什麼夜景,詛咒你被流星砸中算了……」楊百罌喃喃自語,隨即驚覺到自己竟在不自覺中用那麼孩子氣的方式抱怨曲九江。她的耳朵忍不住燙了起來,不敢相信自己會有這般幼稚的一面。

幸好她這句自言自語太輕了,似乎沒被柯維安聽進去。那名娃娃臉男孩只是詢問似地望著她,像在等待她接下來的回應。

 


出書日請等出版社公佈、出書日請等出版社公佈、出書日請等出版社公佈。
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