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是剛開完狩妖士會議不久,所以順便上網找一些資料,剛好看見你上線。」楊百罌幾乎是語速過快地替自己主動敲人SKYPE的行為解釋。一說完,她都覺得這理由聽起來稍嫌薄弱,那名古靈精怪的男孩不知道是不是又會窺破她的想法,看出她的真正目的其實就僅僅是為著某一個人而已。

「開會開到這麼晚啊……」柯維安看上去沒有懷疑,他咋舌地嘆道,像是沒想到狩妖士會議是持續到方才才結束,「班代現在是在哪個地方嗎?」

「在符家的客房裡,這次召集地點是在他們本家。狩妖士白日都有各自事務,才將時間定於夜間,接下來還有幾天會議。」既然沒被看穿,楊百罌的嗓音轉向冷淡。接著她像做下一個決定,先轉頭確認珊琳未醒,復而放輕音量,遲疑地將整日下來一直揮之不去的疑問問出。

「社遊……好玩嗎?」

楊百罌在之前從來沒有想過和所謂的「朋友」一起去旅行。她沒有朋友,也不需要浪費時間去在意那種小事,楊家家主的責任與義務就是她的全部。

可是,在真正的認識一刻等人,重新和曲九江相認後……一切就都不一樣了。

就算自己這次無法參與社團的社遊,她還是會忍不住想要知道大家的情況。

「還挺好玩的。」柯維安笑嘻嘻的說,聲音裡是半夜也磨滅不去的活力充沛,「小白說會帶紀念品回去的。」

「咳……其實也不用那麼費心。」一聽到那個人名再度出現,楊百罌克制不了內心的喜悅。她垂下長長的眼睫毛,試圖半掩著眸子,好讓人不要發現她太明顯的情緒起伏,「但,買了也沒關係的。」

不管那名白髮男孩會帶給自己什麼,她都開始期待起來了。

然而就在下一刻,楊百罌卻聽見柯維安再開口,竟是問出她全然意想不到的問題。

「班代,我有問題想問妳,很重要的。就是……妳知道黑令這個人嗎?聽說他是黑家的狩妖士,妳認不認識他?」

楊百罌錯愕,「黑令?你怎麼會……」

「拜託妳了,班代,請把妳知道的都告訴我!」柯維安的語氣流露急切,在在地顯示他是真的想要獲得答案。

楊百罌的愕然和驚疑只是剎那間的事。和柯維安認識的這段時間以來,她明白對方不會無端地需要某個人的身家資料,他一定有著自己的理由。

「……我了解了。」楊百罌在沉默一瞬後,就堅定地給予回應。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從柯維安的口中聽見這個名字,不過她的確是知曉「黑令」這個人。

「我和黑家人並沒有什麼私交,不過爺爺和黑家的現任家主相當熟,也常有來往,所以我也算是認識黑令。或者說,三大家的人大多都聽聞過他。黑令是黑家家主的獨生子,也是下任家主的候選繼承人之一。黑家會考慮血統,不過更看重的是實力和品格,因此分家和本家的人都有資格可以成為候選人選。」

「我上一次見到黑令已經是數年前的事了,但或多或少還是記得,他的年紀和我們差不多大,個子很高,在同輩人之中相當突出。不太理會身邊的事,對誰也幾乎不搭理,即使是長輩也一樣,比曲九江還糟糕。我無法認同他的無禮,連基本禮儀都沒辦法放進腦袋內的傢伙,除了『差勁』以外,我想不出還有更適合的字詞形容。」

冷酷地吐出自己對黑令的評論,楊百罌緊接著注意到螢幕上的娃娃臉男孩竟是不見笑意,留下的唯有嚴肅和凌厲,甚至反常的沒有立刻接下話。

「柯維安?柯維安?」楊百罌直覺有異,馬上就想再追問。可是柯維安快一步地說話了,截斷她來不及問出的問題。

「沒事的,班代,我正好在想事情。」柯維安露齒一笑,前一秒的神情宛如只是幻覺一場。

楊百罌這時候卻無暇去在意對方先前的異樣了,因為有別的事奪走她的注意力。

楊百罌睜大眼,瞳孔不由自主的收縮,瞳底倒映出一幅景象──柯維安背後敞開的房門口,有人無聲無息地走了進來!

那是一名楊百罌不認識的陌生男子。他有著柔滑的褐金色髮絲,身形高挑顯瘦,手腳修長,襯著俊俏的臉孔,簡直就像一個發光體般的存在。

然而不管他是什麼人,他在悄無聲息地接近柯維安都是不爭的事實!

「柯維安,你的身後站著的人是誰?」楊百罌滿心驚疑,想也不想地脫口問道。

與其同時,另一道男性嗓音也從螢幕另一端響了起來,柔和年輕。

「你是在跟誰說話嗎?我以為你是來找東西的,柯……維安同學,不知道我這樣叫你,你介不介意?」

明明是道令人如沐三月春風的好聽聲音,從對方喊出柯維安名字的情形來看,他們應該也是彼此認識的,然而楊百罌卻感受到一股深刻的不安衝湧上來。

因為就在那道陌生男聲落下的瞬間,SKYPE視窗裡的影像是無預警地猛然轉黑!

楊百罌最後見到的畫面,就是柯維安迅雷不及掩耳地切斷他們間的聯繫,有如是深怕另一端的她被發現一樣。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