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百罌立刻壓下驚慌,用最快的速度打給胡十炎。縱使明白這個時間打電話過去無非是擾人清夢,她也管顧不了那麼多了。

對於楊百罌來說,要是她心中天枰的一端是擺著原則、規矩,另一端則是擺著一刻等人……她會毫不遲疑地選擇她的朋友。

出乎楊百罌意料的,胡十炎的手機很快就被人接起了。從裡頭傳出的話聲依然稚氣,但清明得不可思議,一點也不像是從睡夢中剛醒過來的模樣。

楊百罌沒有思考為什麼胡十炎在這個時間點還醒著,一等到那聲「喂?」飄出,她飛也似地開口。

「很抱歉打擾,我是楊百罌。小白他們和安學長在岩蘿那邊出事了,胡……胡十炎先生,你知道他們是去岩蘿的哪一個地方嗎?」

「先生?噗哈,我活了那麼久,還是第一次被人類小女孩稱為先生。」那把稚氣的嗓音像被逗樂地噗哧笑起,「妳比我想像的還有意思,楊百罌,為此我可以不計較妳半夜打擾我的過錯。」

「我不在乎你是否認為我有過錯!」楊百罌繃緊了臉,厲聲說道,一雙美眸裡的火花更熾烈,「我只想知道他們在哪裡!」

彷彿沒想到一名在自己眼中年紀不過和幼兒相當的狩妖士,居然敢對著六尾妖狐發出斥喝,手機另一端安靜了數秒,再出現聲音時,已沒了先前的笑意。

「那麼,」胡十炎平淡卻含帶無形威嚴地說,「我的回答是,我知道他們在哪,但是我不會告訴妳。妳不需要去找他們,楊百罌。而且,妳當真認為遠水救得了近火嗎?」

「你!」楊百罌的五指猛地使勁,堅硬的手機殼磕得她指腹生疼,可是她像沒有感受到,她閉了下眼再睜開。

換做是以前的自己,也會覺得遠水救不了近火,冷靜甚至冷酷地決定不採取行動,任憑事情自然發生。

只是,她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楊百罌」了。

「就算是這樣,就算你認為愚蠢……」楊百罌冷硬地說,「他們是我朋友。」

「老大,拜託你!」珊琳聽不見胡十炎的聲音,但她能從楊百罌的反應判斷出端倪。她急急忙忙地大聲喊,期望胡十炎能聽見,「我們想去幫小白大人……我和百罌想幫他們!」

「楊百罌,按擴音,讓那名小山精也能聽見我說話。」胡十炎命令道。

楊百罌照做了,然後整個房間裡都能聽見胡十炎童稚又無比威嚴的嗓音響起。

「我當然知道妳們想做什麼,難不成妳們當我是白癡嗎?在我說完前不准插嘴。我的回答是,妳們不需要去找他們,他們不會有事,所以也不必操那無謂的心。」

「但是……」楊百罌的反駁被打斷。

胡十炎最後只是淡淡地拋出了一句話,「我用我六尾妖狐的名號做為擔保,他們會平安無事的,不管是宮一刻、柯維安、曲九江。至於安萬里那隻老狐狸,則是讓他吃點苦頭也不為過。」

不給楊百罌和珊琳有追問的機會,胡十炎單方面地說完,就單方面地結束通話。

手機裡登時只傳出「嘟嘟嘟」的盲音。

珊琳遲疑了好一會,才小心翼翼地說道:「老狐狸……不是指老大嗎?萬里大哥不是狐狸呀。」

這是句再認真不過的詢問,楊百罌卻不由得彎起唇角,眉宇間的冷厲也散去不少。她將手機還給珊琳,背貼靠著椅背,整個人因胡十炎最後說的那番話而冷靜不少。

那名大妖,神使公會的最高掌權人,向她們保證,小白他們會平安無事。對方如此有把握,想必他應該清楚岩蘿鄉此刻的情況。

「百罌,現在呢?」珊琳拉拉楊百罌的袖角,瞬也不瞬地凝望著她。

「這次……」楊百罌低聲的說道:「就相信六尾妖狐的保證,相信小白他們。」

「好。」珊琳乖巧地點點頭,「小白大人和維安大人都很厲害的,萬里大哥也是。還有百罌的弟弟……我可以喊九江大人嗎?」

「不用,完全沒那個必要。」楊百罌睜開半斂的眼,果斷地否決,「只不過是個曲九江,連名帶姓喊就可以了。珊琳,妳回床上繼續睡吧,吵醒妳了真抱歉。我去外面倒杯水,等等就回來。」

縱然理智告訴自己有了胡十炎的保證大可以放心,可楊百罌著實還是難以平復心裡的那一絲擔憂。她怕自己枯坐著又會胡思亂想,才想要去別館的廚房倒杯水,也許再走走逛逛一會,設法穩定心情。

接著,楊百罌就發現到珊琳眼帶冀望地瞅著自己。她想起他們這回前來參加符家舉辦的狩妖士會議,為免引起他人不必要的注目或是其他心思,加上楊青硯也覺得時機未到,因此珊琳是偽裝成普通的人類小女孩。

她藏起了真正的髮色、眼色,還有那一身平常穿慣的衣飾,對外使用的名義是她也是楊家的一員,楊百罌的堂妹。

知道珊琳還是處於原來面貌會更為自在,楊百罌微微一笑,眼神柔和,「不想睡的話,就和我一起來吧。別被人看見就好,不用再偽裝也沒關係。」

珊琳笑開了一張小臉,三兩步地赤腳跑向楊百罌,在自己身上施了一個其他人看不見的障眼法術。

當珊琳的前腳邁出房門的剎那──

她的髮絲碧綠如山林,眼眸深棕如泥土;她是楊家未來的山神,也是楊家的一份子。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