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家的別館佔地廣大,光是樓層就有六樓那麼高,更遑論每一層樓都有著寬敞的面積,方能提供足夠數量的客房,給予前來參加狩妖士會議的各家狩妖士們使用。

已經臨近凌晨三點,這時候大部分的狩妖士也都回房了,畢竟明天還有一場會議要迎接。

楊百罌所待的五樓就幾乎不見人影,陷入了安靜。

為了客人方便,每一層樓都有提供廚房、飯廳、客廳等公共空間,省去了上下樓奔波的時間。

楊百罌記得廚房位置就在五樓另一頭的尾端。她和珊琳穿過兩側皆是閉闔門板的走廊,隨著她們的前行,走廊上裝置的感應式燈光也悄然亮起,落下了足夠照明,一待她們遠離,又無聲的暗下。

兩人一路走來都沒遇見其他人,直到接近廚房,楊百罌注意到裡頭是燈光大亮,還有細碎的音響傳出,顯然是有人待在裡面。

誰?是符家的僕役,或是其他狩妖士嗎?

楊百罌停下腳步,同時間她身旁的珊琳也解除藏身的法術。

珊琳顯露身形,卻是尋常小女孩的外表。一頭碧綠長髮染成深棕,眼眸的色澤更為加深,也不忘讓光裸的腳上穿裹鞋子。她和楊百罌站在一塊,兩人乍看下真如一對相差多歲的姐妹花。

「是音樂聲……」珊琳將雙手攏在耳邊,靜心仔細聆聽,山精的聽力比常人還要敏銳,「我好像有聽過……嗯,還有爆炸聲,砰砰砰……百罌,我也覺得在家裡常聽過這些聲音呢。」

珊琳放下手,仰頭困惑地望著楊百罌,像是要想尋求對方的意見。

比起感官的靈敏度天生異於常人的山精,楊百罌雖然沒聽見珊琳說的那些聲音,不過她聽見了另一道人聲。

「可惡,又輸了啊!」有誰像是無比扼腕地嘟嚷。

楊百罌絕對不會錯認這聲音,她嬌豔的臉蛋瞬間板起,姣好的嘴唇也抿成狀似不高興的直線。

珊琳摀著嘴,大眼睛滴溜地瞄瞄楊百罌,又瞥瞥廚房的方向。既然楊百罌都聽見那聲嘟嚷了,她又怎麼可能沒發現到。

「爺爺完蛋了……」珊琳小小聲地說,彷彿預想到接下來的場景,小臉不禁皺起,「那麼晚不睡覺,百罌會生氣的。」

看見楊百罌舉步往廚房門口走去,珊琳也趕緊亦步亦趨的跟著。爺爺對她很好,要是能幫忙的話,她一定會想辦法;要是不行的話……爺爺就要多保重了,生起氣來的百罌很可怕的……

楊百罌自然不知道珊琳的腦海裡是轉著什麼念頭,當她一步入廚房,眼中登時掠過了一絲訝然。

廚房的餐桌前,正窩坐著兩抹身影。兩人都是手拿平板電腦,雙眼緊盯螢幕,埋頭認真地用手指在螢幕上滑來滑去。不時可以聽見微小的音樂和爆炸聲響在這空間中響起,似乎是在玩著什麼小遊戲。

那兩人皆玩得專心,渾然不覺門口處出現了一大一小兩名女孩子。

餐桌前的兩抹身影,一人正是楊百罌和珊琳口中的爺爺,也就是楊家前任家主的楊青硯。

眼看那名頭髮灰白的老者還是沒注意到她們的到來,珊琳本想細聲的喊,好提醒對方危機臨頭。但是一接收到楊百罌的眼神,她只好在內心向楊青硯道歉。

珊琳做了一個嘴巴拉上拉鍊的手勢,乖巧地退到後方。

楊百罌冷眼望著半夜三點還窩在廚房偷玩遊戲的自家祖父。她剛在外面就先聽見楊青硯的聲音了,因此對他的存在自然不會訝異,令她感到訝異的其實是──

楊百罌不動聲色地轉移目光,望向楊青硯對面的「戰友」。

那人的年紀比楊青硯更年輕,不過也已步入中年了。只是明明就是四、五十歲的歲數,頭髮顏色卻是偏銀灰,加上體態圓胖、唇上一搓小鬍子,實在容易令人聯想到某家知名速食店的招牌人物。

但楊百罌知道,那名中年人看似和藹親切,行事作風可是相當犀利果斷,對於堅持的事向來強硬得不會給予退讓。

那人不是別人,正是黑家目前的掌權者,黑家的現任家主,黑石平。

楊百罌可沒想到,那位黑家家主居然會和自己的爺爺在大半夜地一起偷玩遊戲。

楊百罌面無表情,姣好的眉梢一挑,伸手敲扣了幾下門板。

叩、叩。

那響亮的聲音瞬間驚得無防備的楊青硯和黑石平一震,雙雙飛速抬頭。

要不是知道自己此刻是待在符家別館內,此處不太可能有妖怪出沒,兩名狩妖經驗豐富的狩妖士差點就要將平板電腦當武器,反射性地擺出攻擊姿勢了。

可是等到楊青硯看清敲門的是名面貌嬌豔的褐髮女孩,而且那女孩還是自己的孫女時,他頓時寧願找上門來的是妖怪了。

楊青硯僵了僵臉色,心虛地將平板移往背後,設法裝做什麼事也沒發生。

「咳,嗯……」灰白髮絲的老者清清喉嚨,盡量擺出威嚴的態度,「百罌啊,這麼晚怎麼還不睡?不是都半夜要三點了嗎?」

「百罌想倒水喝,我陪她一塊來的。」珊琳從楊百罌身後探出頭,細聲細氣的說,「然後我們就看見爺爺你和另一位伯伯在玩辣椒遊戲了。」

楊青硯聞言心頭一顫,珊琳的言下之意就是她們全看見了,找理由塘塞恐怕也沒有用。

楊青硯偷偷的瞥視自己的孫女,果然見對方美眸冷冰冰的。

下一秒,那名美麗的褐髮女孩一手插在腰間,嚴厲的嗓音溢出嘴唇外,「很高興你知道現在時間很晚了,爺爺。既然如此,能否告訴我你半夜三點不睡覺,非要跑來廚房玩遊戲的理由是什麼嗎?」

「呃,我……其、其實也不算是什麼大遊戲,就只是臉書上打發時間的小遊戲。」面對氣勢比自己高壓的楊百罌,楊青硯裝出來的威嚴頓地全垮了下去。他乾巴巴的辯解,試圖挽救點什麼。

「那都叫遊戲沒錯。」楊百罌臉色一沉,眸光銳利,「要打發時間的話,我相信睡覺更是一項好選擇,還有益您的身體健康。」

楊百罌特意加重語氣,這表示她真的相當不悅。

「您的年紀大了,您難道以為您還是十七、八歲的年輕人,可以有本錢熬夜嗎?」

「那個,百罌……伯伯我先回房去,就不打擾你們祖孫倆談話啦……」黑石平也聽聞過楊百罌嚴厲又一板一眼的性子,就怕波及到自己,連忙找了個理由想退出廚房,卻沒料到本來釘住楊青硯的鋒利目光瞬時轉了過來。

楊百罌板著美豔的臉蛋,毫無笑意的模樣真的格外有魄力,尤其那目光還冷颼颼的。

饒是見慣大場面的黑石平也忍不住畏縮一下,脖子後的汗毛都要排排豎起。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