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父。」楊百罌冷冷的說,「你應該也知道我爺爺年紀大了,你怎麼還跟著他一起胡鬧?我猜是爺爺找你的,對吧?我希望不是相反過來的情況,畢竟黑家家主應該不會做出這般不經大腦的莽撞舉動。」

明明面前的褐髮女孩小得都可以當自己的女兒了,但黑石平眼下卻是大氣也不敢吭一聲。他想說的確不是他主動找楊青硯的,只是一說出來,不就暗指楊青硯做了不經大腦的舉動嗎?

先不論這樣等於當眾拆楊青硯的台,更重要的是,對方的年紀輩份可都是比自己高,再怎樣都得為人留一個面子才行。

於是在承認、否認都不是的兩難情況下,黑石平只好惱怒地瞪了楊青硯一眼,用氣聲抱怨,「楊老爺子,為什麼連我也要陪著你一起被你孫女罵?」

「囉嗦,就說在你房間玩,你又不肯。」楊青硯也用氣聲回答。

「啥啥啥?我老婆在房裡睡了,吵到她,你想害我被擰耳朵嗎?你不也有房間,就說當初用你房間不就好了,偏要窩來廚房。」

「我呸!我才不想被人誤以為我們這把年紀,還在搞那什麼山的!」

年紀加起來超過一百歲的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地針鋒相對,音量漸大,似乎忘記楊百罌還在現場的事。

珊琳卻是發現楊百罌的臉蛋冷若霜雪,她暗暗為楊青硯禱告,兩隻小手接著覆上眼睛。

果然就如珊琳所料,下一剎那──

「夠了,在晚輩面前吵吵嚷嚷像什麼樣!」楊百罌冷澈的斥喝不留情面地砸下,「爺爺、伯父,拿出符合你們身分和年紀的態度出來,別像幼稚園大班的小孩一樣!」

這下子,楊青硯和黑石平是瞬間噤若寒蟬了。

兩名輩份、資歷都遠遠高於楊百罌的狩妖士,在這一刻就像是錯做事的孩童,只能乖乖地聽她訓斥。

知道是自己理虧,楊青硯和黑石平也不敢反駁。他們縮著脖子,只希望這幕千萬別被其他人撞見,否則就真的太沒面子了。

然而人算往往不如天算。

楊青硯和黑石平越是這麼想,事情就越是會出乎他們的期望……

 

「哎?這是怎麼回事?一群人擠在廚房罰站嗎?」

一個脆生生的年輕女聲冷不防地傳了進來,那聲音就像三角鐵敲擊,在夜間晃漾出清冽的迴響,格外的吸引人注意。

「半夜罰站我是沒意見,畢竟人總是有些不為人知的興趣喜好嘛。不過你們堵在這可擋到我了,再不移開點,我可要收擋道費了,十秒鐘一百元的唷。」

那年輕的嗓音來得是猝不及防,誰也沒有發覺到嗓音主人是何時接近。

珊琳的吃驚最甚,她飛快地鬆開手,扭頭朝後望去,棕色的眼瞳裡倒映出了一道陌生的人影。

對方是什麼時候來到廚房門口的?她竟然完全沒有注意到!

她是山精,就算摀著眼睛,耳朵也很靈敏的。可是直到那人出聲,她才發現到那人的存在……

珊琳忍不住警戒地擋護在楊百罌身前,大眼微洩敵意地盯緊來人。

神出鬼沒佇立在廚房外的,是名約莫十六、七歲的少女。巴掌大的潔白臉蛋上,戴著一副細框眼鏡,小巧的嘴唇噙著盈盈笑意,又彷彿摻雜了一絲狡詐。黑色的頭髮削得薄薄的,近頰邊部分還特意削得像羽毛一樣輕飄飄,額前還弄了幾撮挑染。

初看下會以為少女是短髮,但是再一細看,就會發覺到原來末端還留著一縷細長的髮絲,就像一條小尾巴。

似乎是高中生年紀的少女,在夏季的夜晚裡卻是裹著一件厚厚的連帽長版外套,腳上甚至套著滾毛雪靴,整個人就像錯置了季節。可是她如同感受不到悶熱,也不覺自己身上的穿著有哪裡有異。

「真可愛,在防著我嗎?嘻嘻,人家可是沒有毒的,不信妳碰碰?」厚外套少女瞧見珊琳的防備姿態,宛如被逗樂地蹲下來,笑咪咪地要把自己的手貼上珊琳的臉頰。

「妳是哪位?」楊百罌的動作更快,她迅雷不及掩耳地拉回珊琳,讓少女的手指落了一個空,同時冷冷淡淡地問道。

「我?」少女像不介意地站起來,但那手沒縮回去,反倒是掌心朝上地伸向楊百罌,「問一個問題也是一百元唷。」

楊百罌冷下臉,就在她吐出冰冷的回應前,楊青硯先開口了。

「別坑我孫女的錢,相思丫頭,我怎麼不記得妳連回答問題都要收費了?」

「所以只是開開玩笑嘛。」被稱為「相思丫頭」的厚外套少女聳聳肩膀,將那隻討錢架勢的手收回。她利用自己嬌小的體型鑽繞進廚房裡,自顧自的走到冰箱前,一邊打開冰箱翻找東西,一邊頭也不回的說道。

「本姑娘就算愛錢也是取之有道,要坑也是坑符家那票人,看看這別館,大得真是令人羨慕嫉妒恨……太好了,不愧是有錢人的冰箱,吃的東西都準備得滿滿的!」

嘀咕完畢的少女又站了起來,環抱的兩手裡盡是啤酒和用來充當下酒菜的零食。她一腳勾上冰箱門,眼鏡從臉上滑下一些,她那雙烏黑的眸子狐疑地瞅向全在注視著她的眾人。

「幹嘛看我?找宵夜吃不行嗎?免費的東西當然不吃白不吃,你們要的話,自己開冰箱找去,我不分人的。」

「我也沒打算跟妳這小丫頭搶,我老婆都命令我要小心三高……不對,我說妳啊,好歹也自我介紹一下。那兩位是老爺子的孫女,百罌和珊琳。」黑石平嘆氣地說。

「我知道呀,一來別館就知道,她們可有名的。」厚外套少女眨眨眼睛,隨後對著楊百罌和珊琳咧出一抹笑,「我是范相思,就是『此物最相思』的那個相思。百罌,我不會把妳半夜訓斥楊老爺子和石平伯的事給說出去的,平常要我守密可要給錢的,就當我們正式認識的見面禮吧。」

話一頓,范相思轉頭衝著楊青硯和黑石平勾起狡猾的笑意,「對了,你們推荐的辣椒遊戲挺不錯玩的,我剛玩到一百關了。」

「一……」

「一百……」

楊青硯和黑石平大驚失色,聲音登時都拔高了。

「妳玩得也太快了吧!」

「妳不是前天才玩?靠啊!我都還在六十五關耶!」

「腦袋構造不同囉。」范相思空出一隻手,用食指敲敲額角,接著笑嘻嘻地又廚房外鑽。

在經過楊百罌和珊琳的身邊時,范相思的步伐細不可微地一頓,脆生生的嗓音又輕又細地飄出。

「會是好搭擋啊,妳們。呵呵,小朋友的發展真令人期待,不愧是楊家的重要……」

最末兩字像融入空氣,楊百罌捕捉不到。她只覺那名厚外套少女古怪得令人捉摸不定,但看楊青硯和黑石平的態度,他們似乎彼此熟識。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