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都是未校潤過的版本~有錯字還請大家多包含了>_<   



         「老闆,結帳!」

隨著最後一桌的客人站起,麵攤老闆也連忙迎了上去,俐落地收錢找零,然後像是因為工作結束般,放鬆地吐出一大口氣。

阿義抓下綁在頭上的毛巾,改披在脖子上,他抓起毛巾一端抹了把臉。雖然還是傍晚,第二圓環正是車水馬龍的時候,但他已經準備要收攤,打算早點回家休息去了。

畢竟那個傳聞……

似乎想到什麼,阿義若有所思地瞇起眼,眼角邊的疤痕也跟著一塊地皺成可怖的形狀。

看在他人眼中,這名時常會在繁星市一環、二環出沒擺攤的麵攤老闆,著實很難和尋常攤販劃上等號。

他年屆中年,頭髮卻已是飽經風霜的灰白,法令紋和眉間紋路深如溝;尤其加上眼角的那條疤,整個人的氣勢更加偏向兇神惡煞。因此上門光顧的不少客人,私下都在猜測著……

這位老闆以前是不是混過黑道?

不過,這話他們當然不可能真問得出口,總是問題在舌尖上滾了一圈,最後又隨著麵條一起嚥下。

吃麵吧、吃麵吧,反正這裡的東西好吃又便宜,老闆以前曾幹過什麼行業就別計較了。

於是想當然爾,這些人更不會知道,阿義其實還有個最大的秘密。

──他是個貍貓妖怪,不是人類。

許許多多的繁星市市民都不曉得,原來這座大城市聚集著為數不少的妖怪。他們乍看下就和人類無異,像普通人一樣生活、工作;也像普通的攤販一樣,因為在不允許的地方擺攤,所以一見警察就立刻下意識的跑。

「幹拎娘啊!挑這種時間出現有沒有搞錯!」原本靠著推車抽著煙的阿義猛然爆出了髒話。他迅速將煙按熄,用著如同見到洪水猛獸的速度,拖拉著收拾好的推車,使盡全力的往前狂奔。

身後是發現到他的存在,大吹著哨子追上的警察。

尖利的「嗶嗶」聲聽在阿義耳中,簡直就像奪命魔音。他壓根不敢放慢速度,兩隻腳就是賣力的狂奔著。

也許是身為妖怪的關係,即使後方有重物,阿義仍舊是跑得飛快,一轉眼就繞進了小巷,將窮追不捨的警察狠狠地甩開來。

最後是留下警察在原地跳腳,心裡咒罵著怎麼每次就是開不到那攤的單。

阿義自然不會知曉這事,就算知道了,他也會揚揚得意一把,吹噓起自己縱橫一、二環那麼多年,人稱「疾風飛毛腿阿義」!

「輕鬆甩掉……老子都要佩服起自己了!」阿義在小巷裡停了下來,又摸出

一根煙抽起。

黃昏的光線浸染整條巷子,將裡邊事物的影子也照得分外明顯。

阿義的腳邊,黑色的影子也被拉得長長。只不過那不是人形,而是垂著一條大尾巴的圓胖身影。

阿義正沉浸在沒被開到罰單的喜悅中,一道聲音冷不防從上方砸了下來。

「佩服個屁!你這隻胖貍貓,連人家一隻小貓崽都打不過,還把小母貓當成了小公貓,本大爺看你再吹啊!」

而且劈頭就是不客氣的大肆嘲笑。

「當心哪一天又踢到了鐵板……不對,你連木板都踢不破了!哈哈哈哈哈!」

「閉嘴!你這隻吐不出象牙的臭鳥,你們那不是還有一堆人也把那隻貓崽的性別給弄混了?」阿義似乎對這聲音很熟悉,在最初嚇了一跳後,立時從地面撿起顆石頭,用力朝聲音來源處一扔。

停佇在電線上的黑色大鳥只是哈哈大笑,輕輕鬆鬆地就。躲閃過來自底下的攻擊

「誰會沒事去減檢查一隻貓是公的還母的?還有你是呆子嗎?鳥嘴本來就吐不出象牙了,有辦法你吐給我看呀!」黑色大鳥降低高度,雙足改棲停在小巷一側的矮牆上。牠身上的羽毛黑得像是在發亮,鳥喙粗大,同樣色澤漆黑。

赫然是一隻口吐人言的大烏鴉。

「死八金,有種就再給我飛下來一點,絕對一掌拍死你!」阿義罵罵咧咧,叼在嘴裡的煙卻也是沒掉,「區區一隻鳥,你那麼囂張你主人知道嗎?啊?」

「嘖嘖,我主人幾年前就為了尋找新自我離家出走去了,本大爺現在是老大的傳令兵!」黑烏鴉昂起腦袋,越發的得意洋洋。

阿義咋下舌,豈會不知道對方嘴裡的「老大」是誰。那可是神使公會的頭,實力嚇人的六尾妖狐。也怪不得就算主人離家出走去了,八金還是得意得像是連尾巴都要翹起來。

六尾妖狐的傳令兵,不就等於六尾妖狐現在是人家的靠山了嗎?

阿義惹得起八金,但是絕對惹不起六尾妖狐。

「所以你沒事飛來這幹什麼?吃麵就別想了,我可是收攤要趕著回去了。」阿義沒好氣的問道。

「只是剛好看到一隻貍貓在被人類警察追,就飛過來看看熱鬧啦。」明明是一隻鳥,八金就是有辦法做出嘲笑的表情,這讓阿義看得不禁又氣得牙癢癢,「是說你趕緊回家也是聰明,已經是第四件還第五件了……

阿義沒有對這含糊的字句露出狐疑之色,相反的,他的眉頭緊緊地皺起來,眉間的紋路深得像能夾死一隻蒼蠅。

第四件、第五件……八金說的是這一陣子在繁星市裡發生的惡作劇事件,而被惡作劇的對象清一色都是,

妖怪。

雖然大多是毛被剃掉或染色之類的無傷大雅行為,可是光想像萬一是落在自己身上,那得成妖怪間的多大笑柄。

尤其到現在為止,都還沒聽說有誰看清了惡作劇的傢伙的真面目。

「喂,八金,你有報告給你們組織知道了嗎?」阿義問。

「這種事要怎麼報告?」八金搧了下翅膀,說起這事,牠也沒什麼心情再嘲笑阿義了,「難不成要我說,報告!昨晚竹川街的某某小妖被不知道是誰剃成了光頭嗎?公會哪可能因為這樣行動啊……不過,八卦報的記者聽說準備要弄個專題報導了。」

「不愧是有八卦就有他們的人物。你覺得那是怎麼一回事?真是惡作劇?」

「絕對是惡作劇!而且估計是哪隻年輕妖怪吃飽太閒了,加上天氣又那麼熱,曬一曬腦袋就昏頭,才做出這種無聊事。」

「我也是這麼想……算了,不跟你多閒扯蛋了,老子還得回家看女兒,順便也叮囑她有事沒事都別亂跑,畢竟誰都不想莫名其妙就被人整了一回。」阿義搖搖頭,隨手對牆上的黑烏鴉揮了下,繼續拉著推車踏上回家的歸途。

不算大的推車上堆著桌椅,加上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遠看就像是座小山。而阿義拉著這小山,腳步倒也沒慢下分毫。他一邊走,一邊想著最近的繁星市還真是不怎麼平靜。

前陣子聽說來了六狼蛛,後來沒下文,大概是被趕跑了吧……結果現在又冒出了針對妖怪的惡作劇……

「唉唉,還是別多想了,趕快回家、趕快回家。」阿義嘴裡唸唸有詞,卻沒想到他的自言自語剛落下,周邊忽地響起了一道細弱的聲音。

……我也想……可是我的……在哪裡?

那聲音氣若游絲,簡直像隨時會斷成數截。

可是阿義偏偏聽見了,他一驚,心裡緊張著該不會是剛才聊到的惡作劇就要發生在自己頭上了吧?他趕忙四下張望,後方不見人影,然而當他一轉頭回去,正前方霍地站著一抹人影。

水藍色的!

那是阿義失去意識前的最後一絲印象。

隔天報紙上的地方新聞出現了一格小小的報導,關於二環的噴水池中央居然發現了一隻貍貓,還被像樹枝又像藤蔓的植物五花大綁著,差點就要被送到了動保處……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