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都是未校潤過的版本~有錯字還請大家多包含了>_<   


貳間會議室。

該是進行會議的偌大空間,如今卻被一抹人影獨自霸佔著。

幾乎佔了牆壁三分之一面績的大型螢幕,上頭是華麗的聲光交錯。受到玩家操縱的女性角色靈活地往前奔跑,不時揮動手上的紫色蕾絲洋傘,施放出一連串的魔法技能。

當絢爛的符紋佈滿螢幕的時候,擱在後方桌面的手機忽地鈴聲大作起來。

大音量的少女歌聲甚至蓋過電視上的音響。

但是盤腿坐在地板上的那抹身影卻是沒有停下手中的動作,十指依舊飛快俐落地連按著遊戲機把手上的按鍵。

然而落在一般人眼中,會感到無比驚異的事在下一秒發生了。

明明這空間裡只有窩坐在地板上的黑髮小男孩一人,明明小男孩的雙手都沒有離開把手,在桌面上響個不停的手機卻在瞬間凌空飛起,彷彿有股看不見的外力抓著它,一路往小男孩的身邊飛去。

假使這當下還有其他人在場,或許就會注意到,落在地板上的影子除了手機的之外,赫然還有另一束形似尾巴的黑影,纏捲住手機的影子。

等到手機移至自己眼前,待那雙金黃色的眼眸一看清顯示在上頭的人名,小男孩,或者說神使公會的最高領導人終於按下了暫停鍵,改用自己的手指握住手機。

任憑螢幕上的魔法少女角色靜止在凌空躍起的姿態,胡十炎站了起來,改踱步到牆邊倚著。隨著他按下了通話鍵,他那童稚又威嚴的聲音不止迴盪在會議室裡,也傳遞至手機另一端的那人耳中。

「居然大半夜的打電話給我?平時不都堅持會撥給我們公會總機,再一層層的轉給我?怎麼,天要下紅雨了嗎?不對,妳會難得打電話過來,就已經是要下紅雨的預兆了吧,邵音?」

「在必要的時刻,我也會放棄所謂的官僚主義,跳過中間太多的步驟,直接找上你。」被稱作「邵音」的那人無視胡十炎的調侃,她的語氣平直,一板一眼,甚至就像金屬塊一樣,聽起來還有些硬梆梆的,「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我向來都清楚得很。」

「所以這次找我就是所謂的有事?」胡十炎看似漫不經心的說,眼裡卻有一絲不易察覺的嚴肅。他和對方認識許久了,自然也相當熟悉對方的個性。不到必要時候,她不可能會親自打電話過來,「說吧,雖然妳時常頑固得讓人火大,但我不會不幫妳的。對我來說,妳是重要的女孩。」

手機另一端足足沉默了好半晌,才終於又傳出聲音。

「幫我找人。」那聲音說,「妖怪的事,妖怪最清楚。你的耳目又多,對你應該不是太難,我會把資料和圖像傳給你。」

「有什麼特別要交待的嗎?」胡十炎問。

「……盡量,別傷害她,也不要讓她落入別人手裡。」

那是從手機裡傳出的最後一句話,接著另一端便徹底化為死寂。

但不到數秒鐘的時間,胡十炎的手機又跳出了短促的提示音,提醒有人傳簡訊過來。

胡十炎看著傳送過來的人物照片,金眸微瞇,另一手若有所思地撫著唇,腦中是只有他自己才明白的諸多思緒跑過。

最後,胡十炎收起手機,扔下才玩到一半的遊戲,推開了緊閉的會議室大門。

和會議室裡頭的昏暗相比,走廊上是燈光大亮,潔白的光線一發現閉掩的門扉被開啟,頓時爭先恐後地湧進,將映在地面的影子拉得更斜長。

那明明該是一名小男孩的影子,然而投映在上的卻像一隻猙獰巨獸,六條尾巴肆意地伸展開,佔據了會議室裡的大半空間。

胡十炎毫不在意自己的影子有多嚇人,他走到圍在走廊外側的欄杆前,向下望去,底下是金屬灰的空間一層層往上拓展。

即使是大半夜的時間,整棟大樓仍然燈火通明。一樓大廳有人來來去去,不同聲音匯聚在一起,反倒像是嗡嗡聲震顫,充斥在這大樓內的四面八方。

「喂。」胡十炎懶洋洋地將雙臂擱在欄杆上,下巴抵在手臂上頭。他那一聲不是特別響亮,卻有如灌注了力量。

剎那間,嗡嗡聲靜止了。

一樓大廳和待在其他樓層走廊的人們,或者說大部分都是妖怪們,齊唰唰地仰起頭,無數目光全盯向看起來相當閒散的小男孩。

「有誰看見甲乙、丙丁、庚辛了嗎?我有事要找他們去辦。」胡十炎依舊懶洋洋的說。

當他的問題落下,靜止的魔法像是解除,嗡嗡聲又回來了。

公會的眾人交頭接耳,接著回答一句句的被拋了上來。

「沒看到啊!」

「老大,他們不是你的小尾巴嗎?老是黏著你,立志做隻帥狐狸!」

「唉唉,小小年紀怎麼就踏錯誤的道路呢?不過還真的是沒看到他們耶,我剛有去過情報部了。」

「問帝君吧!帝君大人總會知道的,沒什麼她不知道的事!」

「說錯誤道路的那個,是惠先生那部門的吧?嘖嘖,惠先生教壞新人啊。接下來警衛部三個月的宵夜津貼,就叫惠先生自己出吧。新人、老杜,記得跟他說哪。」胡十炎咧開天真的笑,吐出的卻是令底下哀嚎的殘忍宣判。

無視警衛部的老鳥巴不得掐住菜鳥的脖子,胡十炎倏地輕巧躍踩上欄杆。他居高臨下地俯望足足有十幾層樓的高度,就像一個王在檢視他的領地。

「帝君她不在,否則我就先找她,不會找你們了。」胡十炎說,「帝君去幫我綁架人啦。」

「什麼──」這次是從其他樓層傳出一聲驚喘,那聲音千嬌百媚,就算拔尖了也沒有破壞魅力,「為什麼帝君要去綁架人?誰!帝君看中誰了嗎?明明奴家也可以的!帝君,求妳快來綁架奴家吧!奴家願意為妳生孩子──」

「紅綃部長!」

「部長冷靜點!」

「部長五天沒睡終於不行了啊!」

胡十炎對著開發部的兵荒馬亂搖搖頭,這時候他的身後無聲無息地凝冒出另一抹灰色人影。

「開發部就是一群神經病,尤其領頭的還是那妖女。」乍聽下分不出男女的聲音說,「帝君不在也好,免得那妖女瘋了去扒帝君的衣服。」

「帝君有你們這兩位粉絲,到底是幸呢還是不幸呢?」胡十炎轉個身,那具佇立在欄杆上的身子沒有一絲搖晃,宛如他所踩的是平坦的地面,而不是狹擠的欄杆,「今天的進度如何了,灰幻?」

「按計畫進行,暑假前可以確定完工的機率大於百分之八十,還有別把我跟那心思不潔的妖女劃為一談。」灰色人影語氣躁怒的說,「我只是單純崇敬帝君!」

「知道、知道。」胡十炎敷衍地揮揮手,「你們特援部的有碰上甲乙他們嗎?」

「沒碰上,不過我記得他們今天輪到了『點燈組』的工作。另外,我倒是看見戊己跑出去了。你得跟胡里梨講一下,別老是把沒化成人形的妖怪都當成公的。」

「那也要里梨聽得進去。戊己為什麼跑出去了?她還只是實習生吧,難不成是想偷看哥哥工作嗎?算了,要是甲乙他們回來後,再叫他們來找我報到。」胡十炎跳了下來,雙手背後。

「有重要的事……要他們三貓去好好的調查一下才行哪。」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