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都是未校潤過的版本~有錯字還請大家多包含了>_<   



        甲乙、丙丁、庚辛一愣,迅速將報紙一起拉下,露出三雙大眼睛,可是他們的前方什麼人也沒有。

換做是一般人,也許就會認定是錯覺。

可是甲乙他們不是一般人,是貓妖,耳朵格外敏銳。他們沒有聽錯,真的有人在對他們說話。

還是女孩子!

告訴我……你們有家回嗎?

就像是在應證三人的想法,那細弱的嗓音又一次幽幽地提出問題。

「家?當然有啊!」丙丁口直心快的回答。

兩邊的甲乙和庚辛臉色大變,要摀住丙丁的嘴巴已經來不及。

「笨蛋、笨蛋,路上遇到問你問題的,怎麼可以隨便回答喵?你是想氣死貓嗎?」甲乙氣急敗壞的嚷,「你自己都是妖了,還不懂這道理嗎喵?」

不等丙丁露出緊張的神色,那道混在風裡的氣弱聲音再度說話了,像嘆息、像啜泣,濃濃的哀愁擴散開來。

為什麼我沒有……這不公平……

「這不公平呀……」這一次,聲音是如此具體的出現在甲乙他們的身後。

「喵啊!」甲乙、丙丁、庚辛豎直了尾巴,猛然轉過身,尾巴上的毛像是炸開地蓬起。

在三雙慌張又警戒的眸子裡,是映入了一道奇異的少女身影。

水藍色的髮絲長得幾乎及地,蒼白的臉龐上是一雙藍綠色的眼眸,嘴唇微帶淡紫,像是被低溫凍壞一般。

而真正怪異的,或許是少女的髮絲末端和裙擺處,就像是由水所凝成,晃漾出波紋,還不時的滴墜下水珠。

那張看似只有人類年紀十四、十五歲的面龐,雖說猶透稚氣,可是上頭是一片麻木茫然的表情,彷彿不知自己該何去何從。

「喵……」甲乙嚥嚥口水,他自覺年紀最大,應該要擋在另外兩人前面,「妳是什麼人?沒事的話就趕快離開。」

「我是……什麼人?」少女遲緩地眨下眼,淡紫的嘴唇微動,「我是……我是……」

少女氣若游絲的聲音乍然停止,宛如語言能力突然卡住一樣。

接著,水藍長髮的少女舉起同樣蒼白的手指,「你們有家,我沒有……這不公平。」

「不公平、不公平……」

「怎麼可以不公平……」

少女的眼睫眨動,透明的淚珠順著睫毛滴墜,然後竟是凝凍成一顆冰珠子。

當那顆冰珠靜靜砸落在柏油路面的剎那,甲乙、丙丁、庚辛不由自主的被吸引住視線,低下頭。

同時,藍髮少女的手臂伸直,五指張開。

「不能……不公平。」少女說,淡紫的嘴唇拉出微笑。那笑詭異又稚氣,就像孩童突然對困擾多時的問題想到一個好辦法。

瞬間,數道冰冽的藍影平空自地面生起,快速地一路往甲乙他們的位置衝去。

「喵?!」三名貓男孩大吃一驚,急急忙忙地各往後跳開。

貓本來就是敏捷的生物,下一刻,甲乙、丙丁、庚辛就或蹲或站在樹枝上。他們睜大眼,耳朵和尾巴都警戒地豎立起。

包括他們方才所站的地方,地面上有一大塊面積赫然是被叢生的冰稜佔據。

這些冰稜尖銳又透出絲絲寒氣,四周的氣溫好似也跟著下降幾度。

而製造出冰稜的少女仰起頭,她的臉上是更大的微笑。那在那張臉龐上該是好看的弧度,可是混著古怪和瘋狂,反倒令人覺得毛骨悚然。

「喵,她犯規了,她先攻擊我們的!」甲乙大聲喊道,瞳孔在迅速縮細,形成在夜晚中發光的杏仁狀。

「老大有說過,不可以在繁星市隨便和人打架。」丙丁的牙齒變尖,成為獸類特有的利牙。

「可是,要是對方主動挑釁的話。」庚辛的手指冒出鋒利的指甲,又長又細,像是懾人的小刀。

「就用力打回去!」幾乎是三人異口同聲的剎那間,樹上的三抹身影也像砲彈般地掠出。

不同顏色的身影竄跳得飛快,他們落地無聲,一踩地又如彈簧蹦起,一眨眼就越過滿地冰稜,直逼藍髮少女。

眼見那鋒利的爪子就要觸上少女的衣角,誰曉得下一秒間,少女的形影宛若一灘水嘩啦碎濺。

「喵!什麼!」三名貓男孩中有誰發出了驚喊。

然而與其同時,地面上的水漬裡迅雷不及掩耳地又突刺出數根巨大的錐狀物。

寒氣逼人的冰錐差點就要穿刺過甲乙他們的身體,如果不是他們及時地閃避。

但是,敵人比他們三人想像的要狡猾。

簡直就像是預料到甲乙、丙丁、庚辛會閃避開來,說時遲、那時快,柏由路面上矗立的冰稜、冰錐猛地炸裂。強橫的氣流衝擊,大大小小的冰屑飛舞,如同滿天發亮的星星,在缺乏路燈照耀的這一段山路中顯得如此美麗。

只不過,這美麗的場景也是危險的。

邊緣鋒利的冰屑刮過三名貓男孩沒有被衣物遮擋的皮膚,留下諸多血痕。有的大一點的冰屑,甚至釘穿了他們的衣袖下擺,讓他們最後只能重重地摔跌在地面,手腳被固定住,無法輕易地再蹦跳起來。

「喵……喵!」甲乙被摔得有些眼冒金星,他晃了晃腦袋,一聚焦就發看見剔透帶藍的冰晶碎片不止釘穿了他的衣服,還扎進路面裡。他正要試圖使勁掙扎,水藍色的人影倏然間是無聲無息地進入他的視野裡。

不知來歷也不知目的的少女,就佇立在甲乙、丙丁、庚辛三人之間,她的髮絲和裙擺依然靜靜地滴著水。

距離拉得近了,三名貓男孩都能清楚地聽見水珠落地的聲音。

滴答滴答,彷彿誰在嗚咽、誰在啜泣。

不能坐以待斃!或許是從少女剛才的舉止裡判斷出對方不會手下留情,這念頭一閃過心裡,甲乙、丙丁、庚辛毫不猶豫地卯足了勁,想要擺脫碎片的箝制。

「嘶啦」一聲,紅色、黃色、綠色的布料被撕出大大的口子。

可是還沒有等甲乙他們坐起身子,藍髮少女的足下霍然是飛也似地鑽出細長的物體。

三名貓男孩壓根還沒看仔細,便感覺到好不容易掙得自由的手臂一緊,有什麼東西纏縛住他們的手。

「植……植物喵!」不知道是甲乙、丙丁還是庚辛抽了一口氣,杏仁狀的瞳孔內充滿著驚疑。

束縛住他們手臂的是棕褐色的柔韌枝條,上頭還抽冒著一些綠葉。

甲乙他們可以確定對方不是水鬼,水鬼不可能有這樣的能力……可是,她究竟是什麼妖怪?

不待三人將疑問問出口,藍髮少女的蒼白手臂又伸出。隨著她的手指柔軟地伸展,有若拈一朵花,霎時間,原本只有稀疏葉片的樹枝猝然暴湧出大量的淡紫色。

那片片的花瓣就像瘋長似地接成一串一串,再積成一叢叢,簡直是紫色的小型瀑布垂下。

「紫……」庚辛瞠大眼,從少女至今的攻擊聯想到什麼,「難不成妳就是符家的水中……」

「喵!不准妳欺負哥哥!」一道拔尖的稚嫩怒喊無預警地響起,一條小巧的身影跟著自路旁草叢內疾射出來。

那雪白的顏色在夜間彷若白色的閃電,飛速地要劈往那名藍髮少女。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