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那閃電的威力還是太小了。

藍髮少女只覺手腕忽地一疼,像被什麼叼咬住。她垂下了那雙藍綠色的眸子,望見一隻只比三個巴掌大一點的小白貓咬著她的手不放。

甲乙、丙丁和庚辛是真的傻了,他們不敢置信地瞪著那隻小白貓,然後不敢置信立刻就轉變為驚惶失措。

「戊己!」

「妳為什麼會在這裡!」

「妳偷溜出來的?那聲『喵』是妳喊的?!」

三名貓男孩想通地大叫,三張白嫩的臉蛋上全是緊張和焦灼。

戊己是他們年紀最小的妹妹,還不會變成人形,現在是公會的實習生。但誰也沒想到,他們的小妹妹竟然會神不知鬼不覺地偷偷跟著出來了!

「戊己快走!」

「喵!妳快走,那妖怪不是妳能對付的!」

「快走啊喵!」

面對三名兄長心急如焚的叫喊,戊己卻是固執地不予理會。她使盡了力氣,想要把那壞妖怪的手咬掉,然而牙下的柔軟血肉突然變成了一片冰硬,反倒磕得她牙疼。

戊己一驚,馬上鬆開嘴,改跳至藍髮少女跟前的路面上。她吊高著眼,弓起身子,尾巴高豎,身上的毛也一併豎起,擺出兇狠的威嚇姿態。

「喵喵,我很厲害的!快放開我哥哥!」小白貓齜牙咧嘴,「我可是打贏過貍貓妖怪!」

「戊己!」甲乙氣急敗壞的嚷。他們三個都打不贏那名藍髮妖怪了,她一隻貓,憑她那小身板又能起到什麼作用?

可出乎意料的,藍髮少女居然沒有再做出任何攻擊。相反的,她蹲下身,藍綠色的眼眸直勾勾地望著戊己,接著她探出手。

「不要碰我們的妹妹!」甲乙、丙丁、庚辛大吼。

藍髮少女沒有真的碰觸上戊己,她蒼白的手指在數公分前就停住了。

「好小,出生不久的孩子……」少女慢慢地說,「不欺負。」

少女又站起,她身周的寒氣似乎退了一些。隨後樹枝上的淡紫花瓣一瞬間竟收得一乾二淨,連綠葉也消失,恢復光禿的棕褐枝條「咻」地抽離三名貓男孩的手臂,回到她的足下,復而隱沒。

沒有再多看在場的四隻貓妖一眼,藍髮少女一步步地往另一個方向走,髮絲和裙擺飄動,可以看見漣漪一圈圈的漾晃。

「等一下!」甲乙拔開另一隻袖子上的冰晶碎片,支起身子高喊,「妳是不是符家的水中藤?」

深黝的山路另一端沒有傳出任何回音。

藍髮少女就像來時一樣,悄無聲息的消失了。

甲乙瞪著那空無一人的方向一會,然後往後一躺,改盯著沒被光害攔阻的夜空。

「喵!」戊己立即跳上,粉紅色的舌頭舔舔甲乙的臉,隨後再跑近丙丁和庚辛身邊,用腦袋蹭蹭他們,「哥哥、哥哥,你們沒事吧?我嚇死了,可是我很英勇的救了你們吧?」

「笨──蛋喵!」丙丁猛地一把勒住小白貓的腦袋,「妳才要把我們嚇死了,誰讓妳出來的喵?妳只是實習生,不能一起來巡燈、點燈的!」

「喵喵,我……」受到責罵的戊己淚眼汪汪。

「別罵戊己了喵,反正大家都沒事了……不過真是嚇死貓。」庚辛拍拍驚悸猶存的心口,轉頭看著甲乙,「甲乙,你也覺得剛剛的那妖怪是……」

「嗯喵。」甲乙繼續維持著仰望星空的姿勢,「她用了冰攻擊我們,冰也是要水凝的,然後那個綁住我們的植物,那些花是紫藤花。喵,又是水又是紫藤花,又說自己沒有家……跟不可思議週報上的報導一模一樣啊喵。我可是要成為帥狐狸的聰明貓,當然一想就想到。」

「但是喵,為什麼符家的水中藤跑來繁星市了?符家又不在繁星市裡?」丙丁問。

「我怎麼會知道喵?」甲乙說。

「我也不知道喵,聰明貓也會有想不通的時候。」庚辛附和。

「哥哥、哥哥,我們先回去找老大,別點燈了喵。」戊己撒嬌說。

「不行!」沒想到甲乙、丙丁、庚辛異口同聲,「不做好工作的話,會當不成偉大的狐狸!」

「老大會失望的!」

「我們要追隨老大!」

「但是、但是……」

「戊己不怕,哥哥給妳唱歌!」

「唱完歌就有信心了!」

甲乙和丙丁你一言我一語的說,庚辛則負責提出實際的問題。

「要唱什麼歌?和平中心碑的貓說『貓國王』是牠們作詞作曲的,別貓不可以亂唱。」

「嘖,真是小氣的貓,做貓要有大肚量才對。」甲乙咂巴一下嘴,「沒辦法,我們唱別的吧,就唱……猜拳歌好了!」

這提議馬上受到熱烈的贊同,其他三貓也會唱這首人類小孩間的兒歌。

於是靜謐的山路上,三名貓男孩呈大字形地躺著,稚氣的聲音完美地疊合起來,不時還會加雜幾聲喵喵叫。

「好朋友啊,我們行個禮。」

「握握手呀,來猜拳。」

「喵喵!」

「石頭布呀,看誰贏。」

「喵!」

「輸了就要──」

「跟我們走。」

那不是小男孩或是小女孩的聲音,那是古怪粗啞,彷彿像特意經過變造的聲音。

而且是好幾個人的!

甲乙、丙丁、戊己、庚辛駭然,所有的神經立刻緊繃,不敢再有放鬆地跳起,四雙眼睛警戒地往聲音來源處望去。

有數條人影不知何時欺近了這個地方,他們或站或蹲踞於樹上,白色的斗篷在黑夜中格外扎眼,完全地包裹住他們的身形。

但是再顯目,卻也比不過這些人臉上的面具。

四隻貓妖愕然地瞪大眼。

那面具是狐狸造形的,上面用線勾勒出紋路,乍看下就和他們神使公會人員出任務時所戴的沒兩樣。差別只在於神使公會的是白底紅紋,而眼前這幾人卻是黑底白紋。

那是黑色的狐狸面具,白色在上面勾出奇異的花紋。

感覺得到來者不善,甲乙、丙丁和庚辛不由分說地擋在戊己面前。

「晚上好,小貓咪。」佇立樹上的一人跳了下來,聲音經過變造,聽不出是男是女。

那人伸出手,猶如打招呼地揮揮。只是那手臂也完全被厚實的長袖包住,袖口滾了一圈毛絨絨,遮住大半手掌,讓人也難以藉此猜出性別,反倒是使人訝異在這種燠熱的夏季裡,對方竟還穿得像身處冬天。

「等等要努力點了喔。」那人說。

「不要跟這些妖怪廢話了。」另一人開口,明顯有著不耐,「和妖怪講人話,傻子才做這樣的事。只不過是低等的存在,還想學人類展現同伴愛嗎?光想就令人作嘔。」

「那就快行動、快行動,大夥都等不及了。」又一人嚷嚷的說,換來同意的鼓躁四起。

「快啊,別讓我們像花瓶不動嘛,之前的那些行動都太兒戲了啦!」

「喂喂,我們是獵人吧?我們可都準備好了,就等你的命令了。」

「別催。」第二個開口的人再度說話了,古怪粗啞的聲音像浸了滿滿的得意,「我們是獵人,是什麼獵人?」

「是專門──」

「狩獵妖怪的獵人啊!」

分不出是幾個人的聲音在興奮大吼。

剎那間,數條人影就如同離弦之箭射出。

其中最先跳下樹的那人最快,不等甲乙他們反應過來,一晃眼就已逼近甲乙面前。

人影微錯開臉,狐狸面具擦過甲乙的耳邊,從面具後溢出的低語令甲乙瞠大眼,瞳孔收縮,接著絞緊的聲音終於從喉嚨中放聲尖叫出來。

「戊己快逃!妳快逃!快點逃啊──」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