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前注意

1.腦洞下的產物
2.混合同人
3.有新稿就會發上來
4.可能不是坑



        一刻沒有多看倒在地面的強盜一眼,他的視線被不遠處的亮光吸引住。

有什麼東西在日光照射下,正在閃閃發亮。

「幹!」一刻一眼就認出來了,那是他的鑰匙串,上頭還綁了一個小熊鑰匙圈。

那不是普通的小熊,是他列為收藏品的繃帶小熊!

綁縛繃帶的小熊靜靜地躺在路面,並不知道有雙毛絨絨的大腳是離它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然後,陰影終於籠罩在它的上方。

「該死的!快給老子住腳啊!」一刻臉色大變地怒吼,但什麼也阻止不了。

佈滿棕毛的大腳落了下去,腳掌不偏不倚地將繃帶小熊完全踩在底下。

像是感覺有些許刺痛,手持大斧的強盜停頓一下,狐疑地抬起腳,看見一串鑰匙和一個被踩得稀巴爛的小玩意。

「這什麼?」強盜撓撓後腦勺,很快就不把它放在心上,「大概是個醜東西吧?」

一刻聽見理智繃斷的聲音。

啪嚓!在腦海中好像還有無限的回音。

醜東西……

「醜你老木啊!」一刻勃然大怒,身影頓如箭矢衝出,憤怒像大火燒灼腦袋,並襲捲他的全身。他感到左臂更是一股灼燙湧上,他沒有分心去察看手臂的情況,他只知道他絕對要把這個踩壞他的鑰匙圈的傢伙揍得哭爹喊娘,讓人認不出原來究竟是誰!

於是利耶解決完強盜首領,一回頭望見的就是這幕。

他看見白髮青年的速度快得驚人,霎時間就繞到最後一名強盜的背後。

白髮青年高高躍起,一掌抓住對方的後腦。也不知道那究竟是哪來的蠻力,那名比普通人高壯許多的熊人登時是生生地被人猛力往下擊扣,臉部「磅」地砸上了地面。

但是一刻的怒氣沒有因此就消散,他神情狠戾,將流淌著鼻血的強盜又一把抓起,像是拋擲重物地把人給使勁丟了出去。

緊接著,換另一人也是相同的下場。

那方向和力道都像是事先掌控過,飛起的兩人接連都是摔跌在強盜首領的身上。

磅!碰!受到重物壓身的強盜首領臉色煞白,真的就只剩下一口氣了。

利耶忍不住吹了聲佩服的口哨,橙色的眼眸裡有著吃驚,也有著讚賞。

這時候,亞亞也拖著早先被她打飛出去的強盜回來了。她對於其餘五人都被撂倒一事沒有驚訝,反倒是看見一刻後,小臉不禁流露錯愕。

「哎?哎?」亞亞睜大圓滾滾的紫色眸子,目光離不開一刻的手臂,「一刻的手……好多橘橘的花紋?」

橘橘的花紋?一刻聞言一怔,這時才分神望向了自己的左手。

以無名指為起點,像是繁瑣文字又像是圖騰的橘紋,宛如植物枝蔓地一路向上攀繞。

一刻看見自己的整隻左臂都是,他偏過臉,稍微拉開領口,在肩頭上也有橘紋分佈的痕跡。他的心念一動,登時嘗試性地靜心凝神。

對利耶和亞亞來說的奇異事發生了。

一刻手指上的橘紋延伸至半空,具現成實體,交叉成雙股螺旋狀。隨後一刻伸手探至光紋裡,俐落地從中抽出一根銀白色的武器。

一刻的臉上也難掩訝然,原來他在這地方也能使用神力,召出自己的白針。

──這果然是他的夢沒錯。

很快就接受這事的一刻吐出一口氣,讓白針又散逸為光點。他穩下心緒,橘紋隨之全數隱沒。然後他注意到利耶和亞亞驚奇的眼神,他不知道該怎麼說明。

不過出人意表的,是利耶先開口了:「你是……魔法劍士?那可真的很厲害啊,一刻。」

「很厲害呢。」亞亞雖然沒有見到之前的景象,卻也是認真的應和著利耶的話,紅撲撲的臉蛋上露出甜美的笑靨。

一刻打從心底認為,自己沒有連柯維安也夢進來真是太對了。否則那小子鐵定像見著羊的狼,雙眼放光地就朝亞亞撲了過去。再然後,大概就是被利耶揍飛的份吧。

雖說不曉得利耶和亞亞之間是什麼關係,但相處模式明顯就像是家人。

尤其利耶對亞亞的保護勁,任何人一看就能看得出來了。

「對了,一刻。」利耶揹回寬劍,若有所思地摸摸下巴,「剛剛你抓出來的武器……是我的錯覺嗎?怎麼看起來不像劍,反而比較像針……」

「呃……你就當是劍的變形版好了。」一刻含糊地帶過,因為那的確是針沒錯。

一手握緊,一刻的另一手胡亂地耙下頭髮,他都忘記自己也算是不科學的一部分了。

神使,神明在人間的使者。

除此之外,他的身上還流有牛郎織女的血脈,勉強也能算個半神。不過他在這裡(夢裡)能使用神力,這裡卻似乎不存在著瘴或瘴異。最顯著的證據,就是至今為止他所遇上的這些人們,胸口前絲毫沒有丁點欲線的存在。

一刻還特地掃視了那六名強盜一圈,確定他們真的沒有欲線。

「你……你們……」還剩一口氣的強盜首領在被兩名部下壓疊在下方的情況下,仍是拼命地擠出話,他想要讓語言聽起來兇狠些,可是最終只是像氣若游絲的呻吟,「你們到底是什麼……你們絕對不可能……是普通的冒險獵人……」

「說得好,我們確實不是普通的冒險獵人,我們是親切又有禮的冒險獵人哪。」利耶露出耀眼開朗的笑容,橘眸因為笑意而溫和地微瞇起,那模樣乍看下真像是家教良好的熱情年輕人。

──如果他方才沒有做出那麼粗暴的攻擊,以及又說出以下發言的話。

「所以為了幫助像我們這樣不可多得的好人,你們的武器,沒收;身上的衣服,也沒收;噢,還有所有值錢的東西,當然也沒收。亞亞,這時候應該對人說什麼呢?」

「嗯,謝謝你們的援助。」亞亞非常乖巧地對著強盜首領彎腰道謝。

強盜首領瞪大眼、張大嘴,好像一輩子還沒看過比他們手段還要像強盜的冒險獵人。

「喂……不是說親切又有禮嗎?」一刻幾乎啞口無言,這是要讓人搞不清楚誰才是反派嗎?

這名白髮青年似乎忘了,他上一刻的行為才真的叫做比反派更像反派。

「親切又有禮的冒險獵人也是有經濟危機的,一刻。」利耶嚴肅的說。

一刻默然,想到了那八億元的驚人債務。

「咳、咳!」強盜首領像驚回神智,他激動得像要咳出一口老血,「你們……你們到底是哪來的惡鬼冒險團啊!」

「不是惡鬼冒險團。」亞亞手插腰,老氣橫秋地糾正。

「哈哈,亞亞說得沒錯。我們是──」利耶接過亞亞拖回來的第六人,抓住衣領,猛力地再往前一丟。看那人成功地疊在三名強盜身上,他拍拍雙手,眉眼笑得親切,「普魯魯冒險團!現在委託任務,立刻可以享九九折優待喔!」

「加入打工行列的話,薪水則可以享一折優待喔!」亞亞也精神十足地說。

無視已經昏厥過去的強盜首領,利耶轉過身,向一刻伸出手,「如何,年輕人?歡迎加入打工行列,成為我們的臨時團員吧,包吃包住還包薪水一折優待呢。」

一刻臉色鐵青。

我操!鬼才加入啊!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