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是短篇,所以名字神馬的就......Let it go 吧 (´゚д゚`)



        當理華還在一刻手臂上靜靜修養的時候,一刻知道,那孩子有時候會以小蛇的模樣跑出來,悄悄地蜷在他的胸口上睡覺。

由於小蛇幾乎沒什麼太明顯的重量,一刻只在第一次掀開棉被準備起床時嚇到,接下來也逐漸習慣。

只不過有一天半夜,一刻驟然驚醒,他感覺到胸口上有股不同以往的重量,又沉,又甸,而且冰冷,那涼意甚至透過上衣傳了過來。

一刻一時間只覺毛骨悚然,腦海中無法克制地還回想起前幾天和蔚可可看的鬼片。片中的女角之一,就是在自己的被窩中被……幹,打住!

抱持著要死也要死明白一點的心情、一刻屏住呼吸,手指慢慢的抓住被緣,然後猛然地一個使力。

唰!

被子被大力扯開,一刻的臉色刷青,人在極度受驚的時候,真的會連慘叫都發不出來。

他瞪大眼,一口氣險些喘不過來,仿佛還見到父母在對邊招手。

他胸口上的是一團水藍色的人形趴伏著,臉部的位置僅僅有一雙眼睛在盯望著他,那場景比一刻見到的鬼片還要嚇人。

隨即那人形竟是抬起頭、抬起頭……

下一秒,其他的色彩覆蓋了那片水藍。

「一刻大人?」

一刻張了張嘴,接著頹然地往後一倒。

我操……趴在一刻胸口上的是名銀髮藍眼的小男孩,是人形的理華。

「算我拜託你了……以後絕對不准半夜用那模樣出來,還趴我身上,聽到了沒有!」

「一刻大人不喜歡?」

一刻抹了把臉,覺得這根本不是喜不喜歡的問題,而是他的心臟撐不撐得住!

 

後續。

某一日,一刻又在半夜被身上突如其來多出的重量驚醒,已經有過經驗的他這回很淡定,只是吐出一口氣,熟練的拉開棉被。

「不是跟你說過了,不要在……幹幹幹他媽的怎麼會是妳啊織女!」

「好吵喔,部下三號……喜鵲和夫君不在,妾身來找女兒睡覺……呼嚕……」

……馬的,妳是不會說兒子嗎?老子現在的性別是男不是女,妳女兒在西山啦!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