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昨天打電話回公會,就是請他們準備你所謂的餌嗎?」一刻立即抓住重點地問道。

「賓果!甜心你說對了!」柯維安一彈指,這次忘記放低音量,頓時引得前方的乘客回頭。

在一看見後座那排清一色都是男性後,那些疑惑的眼神不禁變得狐疑或是含帶溫暖的祝福。

柯維安向來擅長解讀他人眼神的含義,不過這時候還真希望自己不要有這項技能。這樣他就可以不用知道坐在自己身旁的白髮男孩,此刻狠狠刺向自己身上的眼刀是什麼意思。

嚶嚶,他家小白看起來像是想要一拳砸在他臉上……

如果柯維安的內心獨白能被蔚商白聽見的話,那麼後者會告訴他:宮一刻有時也懂得看場合,再考慮要不要動拳頭的。

事實證明,蔚商白果然是比較了解一刻的性子。

「甜心?甜你老木啊!」一刻飛快地抄起被柯維安抱著,假裝自己是大型填充玩偶的八金,一把砸在了柯維安的臉上。

「嗚呃!」

「嗚嘎!」

同樣都受到衝擊的一人一鳥發出了哀嚎。

要不是知曉場合不允許,柯維安真想撲抱住一刻,哭訴對方郎心如鐵。但他心裡清楚,真撲上去,自己可能就沒辦法好好的到神使公會了。

「小白,下次別對著臉砸啊,看在人家還沒解釋完的份上……」柯維安哀怨地揉揉鼻尖,唇角也被撞得有些發痛。

「餌絕對不可能是找真的妖怪,否則被他們知道了這事的始末,老大他們想避免的對立就真的要爆發了。因此我們要用的,是可以注入妖氣,使之活動的好東西。暗示,就是上回在岩蘿鄉,老大用過的好東西喔。」

這對一刻來說壓根就不是暗示,而是明示了。

近一個月前的岩蘿鄉事件,胡十炎當時就是將力量寄附在公會開發部酒後開發出來的吉祥物.咩咩君身上。

那是一隻有著長長眼睫毛的綿羊玩偶,特色是那一雙會說話似的大眼睛,性別男。女性版本的則是叫咩咩子,差別據說是頭上會別朵花。

「你要借咩咩君?但一隻夠嗎?而且要注入誰的妖氣?」一刻皺起眉頭。

「呼呼,當然是借不止一隻,所以我昨天才特地打電話回去,請開發部全力支援,他們部長也是知道甲乙他們被綁走的知情人士之一。」柯維安沒有說的是,他其實是用一張張亞紫的細肩帶、短褲照,換來了開發部部長毫不猶豫的應允。

思及他人或許不知道咩咩君是個什麼樣的玩意,柯維安正打算從手機調出照片,沒想到一隻手機忽地從旁遞了過來。

「是這個?咩咩君?」蔚商白說道。他的手機螢幕上,此時顯現的是一張綿羊玩偶的照片。

「對,就是這個。」柯維安連忙點頭,「小可的哥哥,你怎麼會有……」

「可可當初偷溜到岩蘿鄉玩時照的,有傳到LINE上。標準的有本事玩,卻沒本事乖乖念書。」蔚商白雲淡風輕的說道:「另外,我個人認為一隻羊能用後腳直立,睫毛那麼長、眼睛那麼大,有點不科學。」

「喂,你別苛求一個玩偶了。」一刻吐槽。

「這隻羊……」坐在柯維安另一端的黑令也投來意興闌珊的一眼,他的雙手隨意地交握在腿上,一隻手上還纏綁著顯目的繃帶,「真醜。」

「喵/嘎!不能說喵咩君醜或矮,它會哭給你看的!」戊己和八金異口同聲的說,「會一邊用頭衝撞你,一邊哭給你看的啊!」

「靠杯,這什麼羊啊……」一刻抹了把臉。

「是心靈脆弱得像廁所衛生紙的羊。」柯維安笑咪咪地做出結論,繼續讓話題回歸到他們的晚間計畫上。

而在不知不覺中,繁星大學的校車也來到了銀光街的將口外。

座落在這條別稱是「補習街」街上的銀光大樓,就正是一刻等人此行的目的地。

眾人魚貫下了校車,柯維安走在最後面,手裡抱著八金。

利用前方的黑令剛好形成一道巨大屏障,阻擋前方乘客的視線,八金偷偷地和柯維安咬起耳朵。

「喂,柯維安,你真的要帶那個巨人狩妖士進公會?」

「班代也是狩妖士,大夥不就很歡迎她嗎?」

「那是因為她是美女……不,是楊家的。那傢伙是黑家的吧?」

「黑家中立,這事大家也知道吧?放心吧,我敢帶,就表示我有心理準備。況且,依他那性子,我都覺得他會自得其樂的找個陰暗角落窩著,連動都沒興趣動。大不了我找包南瓜子塞給他吃,打發時間好了。」

「喂,你真把人當倉鼠了嗎?不過這種巨大版的,本大爺一點興趣也沒……不對啦!柯維安,我是要說…」

八金的聲音被校車「卡啦」的關門聲蓋了過去,就連後半段的句子也淹沒在引擎發動的音響裡。

或許只有八金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

──本大爺在那個傢伙的身上聞到不怕死的氣味。可是就某方面來說,你不是最討厭不怕死的人嗎?本大爺是在擔心你啊,笨蛋捲毛柯維安!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