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間會議室外正掀起了一陣小騷動,繪有星辰圖案作為裝飾的會議室內就像是未受到干擾,坐在長桌前的幾人還是一派平靜地繼續討論話題。

最多是踩上桌面的黑髮小男孩停止了踱步,頭上的三角貓耳微動了動,金澄的眼眸看似漫不經心地瞥向桌旁的一人。

被注視的是名中年男子。

雖然他一身黑西裝,戴著墨鏡,還梳了個背頭,外表看上去比小男孩更要有威嚴,可是這樣的他卻被小男孩盯得冷汗直冒,不安的感覺節節爬上後背。

終於,這名西裝前別了個「惠」字金屬扣的中年人再也坐不住了,他如坐針氈地急急站起。

「老大,等一下!雖然外頭管不住嘴巴的是我的屬下,但求別再扣我們部的──」

「教導屬下不力啊,惠先生。一個月的下午茶津貼,砍了。」

「……薪水。」

只不過那悲慟的吶喊還是被胡十炎雲淡風清的語調打斷,最後從惠先生嘴裡滑出的兩字,只能有氣無力地落進會議室的空氣裡。

警衛部之首的惠先生頹然坐下,「蒼天啊……我到底做錯了什麼?宵夜津貼沒了就算了,反正我們這一票年紀大了,半夜也不適合吃太豐盛……但是,下午茶……下午茶是我們的心靈慰藉啊!明明造孽的是底下那些說錯話的兔崽子,所以我究竟做錯了什麼?」

「問得好,錯在你沒有好好的給帝君上香。惠先生,像奴家啊……呵呵……」今日依然衣著暴露的紅綃托著腮嬌笑,柔媚的嗓音帶著一縷繾綣纏綿的韻味,無意識就能撩撥人心神,襯上眼波如水,更是輕易就能勾得男性心魂不定。

不過在場的男性們大多是心有所屬──胡十炎的真愛是夢夢露,安萬里的天使是蒼井索娜,惠先生的孩子都念高中了──對於紅綃天生的魅力,可說是不為所動。

僅有一名灰髮少年是面露嫌惡地咋舌,「啐,像妳這妖女還得了?」

那介於中性的聲音沒有特別壓低,更何況紅綃也是耳尖的人物,立刻冷笑,炮火不客氣地轉向自己對面的同僚,總和她不對盤的特援部部長。

「唷,說得一副不男不女就了不起的樣子?那奴家……還真是長見識了哪。」紅綃對著自己的豔紅丹蔻呵了呵氣,眼角微挑,「男性荷爾蒙不足嗎?真讓奴家為你將來的對象操心呀。」

「王八蛋!妳說誰是不男不女了?」灰幻當即就將手中的文件摔至桌面,直接震得紅綃面前的開發部名牌跳了一跳,「惠先生要是也學妳,那警衛部不是沒救,就是變成一群神經病了」

無端被扯進話題裡的惠先生覺得自己中槍中得很無辜。他試圖辯駁,想要澄清自己部門絕不會沒救或是成了一票神經病──有開發部排在前面,怎樣也輪不到他們的。

只是向來說不到幾句就槓上的紅綃和灰幻,壓根不給惠先生插口的機會。那個性簡易是水火不容的兩人,似乎忘記眼下還在開會中。

紅綃的身邊出現數條紅色紗幔,灰幻的掌心上懸浮出無數尖石。

奇怪的是,理應當在下一秒展開全武行的兩位部長,卻是一直維持著蓄勢待發的姿勢,動也不動。

惠先生幾乎是慢一拍地發現到,自己的兩名同事居然連聲音都沒了。

這是怎麼回事?紅綃和灰幻彼此對抗的新戰術嗎?

不說話地瞪著人,還擺出攻擊招勢,看起來是挺有魄力的。可是連續個幾分鐘都還是這反應,這根本比較像神經病了吧?

「惠先生,你把『神經病』三字都說出來了,紅綃和灰幻都在瞪你啦。」

清脆富有節奏的少女咯笑聲拉回了惠先生的思緒,他趕忙尷尬地一咳,調整好面部表情,裝做什麼事也沒發生。

要知道,不論是灰幻或紅綃,都是記恨可以記上許久的可怕性子。

然而惠先生在接下來瞧見的一幕,登時讓他的表情又破了功。

在一動也不動的紅綃、灰幻兩人身前,剛剛說話的短髮少女竟是抓著手機,不客氣地大拍特拍。

隨著「卡嚓」、「卡嚓」的聲音不斷響起,被拍照的兩人的神情也越來越險惡,平時收斂的妖氣都釋放出來。

抓著各種角度拍照的范相思卻像是渾然未覺,或者說她絲毫不將對方的威脅放在心上。細框眼鏡後的貓兒眼還是閃動著光芒,嘴角更是噙著率性狡猾的笑意。

范相思的確有不怕的本事,畢竟她不單是執行部的部長,真身還是劍靈,實力一拿出來,即使同時對上紅綃、灰幻,也不見得會屈居下風。

惠先生覺得范相思什麼都好,堪稱是同僚中相當有常識性的一位人物,可惜就是……

「我說范相思,是妳把他們倆定住的?為了拍照然後賣錢?」

「後面是對的,前面是錯的。」范相思很快就拍完她想要的。她收起手機,對著惠先生搖搖手指,「這兩人的姿勢擺得那麼好,不就是擺明叫人來拍嗎?我的攝影師魂都忍不住燃燒起來了。」

但沒人叫妳賣!如果紅綃和灰幻口能言,估計會這麼怒吼。

范相思接著說下去,「但是呢,本姑娘也不會特別花力氣去定住他們,那多麻煩呀。」

「定住他們的是我。」和范相思年輕明亮的聲音比起來,緊接在後說話的人則是有著低啞慵懶的嗓子。

坐在長桌另一端主位的褐膚女子,像是漫不經心地換了個坐姿,修長的長腿擱在桌面上。她的一頭長髮高高束成馬尾,末端挑染的金豔和手臂上的大片刺青相襯起來,成了一種獨特的另類魅力。

見是張亞紫開口,紅綃馬上目光熱烈地轉向。

灰幻礙於自己無法行動,否則真想擋住紅綃的眼,阻止她用不潔的視線注視貴為「文昌帝君」的張亞紫。

「嘰嘰喳喳的吵死了,你們是麻雀嗎?忘記還在開會了?還是說想要我叫里梨來給你們一個熱情的擁抱?嗯」張亞紫似笑非笑地勾起唇,放在椅子扶手上的手指輕敲了敲,瞬間就讓場面被控制下來,「或者捱我一腳吧,我也會使上全力的。」

即使是范相思也摸摸鼻子,乖乖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被擁有怪力的胡里梨一抱,或是被張亞紫一踹,就算她是名劍靈也會吃不消的。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