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喔,這可真是……也就是說,在不知不覺中有個封印破了?」范相思握著扇柄,在空中虛畫出幾條線,立刻就有多道銀藍色的光絲拼組成繁複的圖案。

明眼人一眼就認得出,那正是位於岩羅鄉的封印模樣。

「不,我探查過西山的,只是力量減弱。雖說是七百年一循環,不過要到達真正損毀的地步,也要再好一段時間,只是確實比我想像的還要早開始。其他地方和西山的封印也是同一時期,那麼最有可能……是出現裂縫,導致情絲一族的族長受到污染。因此首要之事……」

「就是找到情絲一族的根據地,查探封印。還有就是前往符家,把那位族長給抓出來,對吧?」范相思作出結論,用摺扇敲敲桌緣,「查探封印鐵定就只有安萬里你行的。至於去符家,跳過本姑娘吧,我手上有另外的事要做,不是因為去了也沒錢領。嘛,看來看去,估計就只有灰幻而已。」

「我拒絕去符家,只會令人感到想吐。」

「那你可以吐完再繼續執行任務。放心,我這個好建議是免費的,難得的免費呢。」

灰幻擺明一點也不領情,嚴厲的目光冷冷地瞪著笑得沒心沒肺的范相思,宛如巴不得將桌上的一疊文件再抄起,直接扔向對方。

但灰幻最後當然沒這麼做,也真狠不下心對范相思這麼做。

取而代之的,這名外貌有如少年的妖怪是板著臉,改扔出一句話,「拿妳的手機號碼來換,我知道妳又辦一隻私人用的,我再考慮看看。」

「欸欸?小范妳沒給灰幻嗎?他說的是那隻銀灰色手機吧?」惠先生最先詫異地嚷了起來。

「呵,奴家可也早就拿到了……做人失敗啊,灰幻。」只要是能對灰幻落井下石的事,紅綃向來很樂意且不遺餘力的去做,她唇角彎起了千嬌百媚但又嘲諷的笑。

「都說此物最相思,可最相思的那頭……好像沒要給一個回應哪。」紅綃柔軟的尾音拖得綿長。

灰幻的臉色越來越險惡,暴戾之氣似乎都要凝成實體釋出。

惠先生自覺失言,趕忙的想打圓場,以免兩名同僚又要掀起大戰。

灰幻對范相思有那麼點意思,早就是公會裡半公開的秘密。然而另一位當事人究竟是怎麼想,卻是誰也不得而知。

想到這裡,惠先生忍不住想給仍然像個沒事人的范相思一記白眼。

好歹也是話題的主角之一,偏偏像事情跟她無關似的。他是警衛部的頭,又不是調解委員會,老是讓他瞎操心,這還有天理嗎?

下一瞬間,可謂是公會「天理」的胡十炎發話了。

個子矮小的黑髮小男孩踩站在椅子上,居高臨下地宣判:

「吵什麼吵,都忘記是本大爺說了算嗎?范相思去處理自己的事,安萬里就去找情絲一族,搞清楚封印的狀況,順便查出下一個封印地的位置。紅綃負責協助,幫他找到情絲一族的根據地。灰幻暫時負責帶人到符家,去抓出那位族長。人的話,自然是有接觸過情絲的宮一刻他們最適合。等安萬里回來,再跟灰幻你交接。帝君,妳那邊呢?」

「分析已經來到最後的環節,到時就可以將曲九江放出來,我那時也會到符家一趟的。」張亞紫雙手交疊,神情平靜近乎淡然,「妖怪間的事,我基本不插手。但維安小子的生日要到了,他人又剛好在符家,不去都不行。」

「我明白了,既然幾個部門的負責人都被我外派……那麼,惠先生,他們的文書工作就由你們警衛部的幫忙分擔。」

「什……等、等一下!老大,我們警衛部的都年紀大了,對文書一點也不擅長!」惠先生設法據理力爭,可是在多道「年紀大?有比我們這些兩百歲以上的還大嗎?」的鄙視目光下,他輸了。

惠先生摘下墨鏡,抹把臉,不死心地做著最後掙扎,「不是也還有老大嗎?老大你自己也沒分到什麼工作啊!」

「說那什麼蠢話,惠先生。」胡十炎踏上桌子,用更加居高臨下的眼神睥睨著警衛部的部長,氣勢十足地說道:「最強的我當然就是負責坐鎮公會,帶給公會眾人心靈上的力量,為此我還特地放棄了神秘主義,主動多在大家面前露臉,你連這點也不懂嗎?」

「老大,你說得公會像個新興宗教似的……是說,灰幻不去帶維安他們也行吧?維安的思想糟糕歸糟糕,也是帝君的徒弟,更何況身邊還有個半神神使。」惠先生越想越覺得自己說的有道理,他立刻抓著這個理論和胡十炎討價還價,「所以說,灰幻可以留下來負責文書!」

「別說笑了,就算柯維安和宮一刻能完敗符家的年輕一輩好了,還是要有灰幻在才行。」出人意料的,出聲回話的是紅綃。她柳眉一挑,居然是破天荒地承認了符家之行需要灰幻的力量。

「畢竟他們幾個小子,可也有著一定的機率被情絲完敗。惠先生,你忘記情絲一族最眾所皆知的事是什麼了嗎?」

惠先生慢一拍地反應過來。

身為幹部之一,他對妖怪種族也有著程度上的涉獵,況且情絲也不是什麼沒沒無名的種族。

情絲一族──四大妖中最弱小卻也最棘手的存在

「對了,惠先生。」安萬里忽地笑笑地說道,鏡片後的眼珠不知何時轉為原來的碧綠色澤,「關於你們警衛部認為我的心是黑的一事……不用擔心,我只是副會長,沒權利扣你們經費的。不過呢,等我回來後,也許可以放映我珍藏的影片。我會調成無聲的,再由你們部的負責全程配音,你覺得如何呢?」

我覺得……我覺得我的意見根本就不重要,副會長你都笑得黑氣沖天了!

惠先生臉色發白,最後兩眼一閉,向後一倒,決定用昏迷來逃避這個喪心病狂等級的懲罰。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