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啾!」

無來由的,宮一刻突然打了一個噴嚏。

與其同時,他的左右兩側以幾乎分毫不差的速度,各自遞上一張衛生紙。

一刻沒有接過右邊的,也沒有接過左邊的,更沒有接過來自前方印著魔法少女夢夢露Q版圖案的手帕。他只是很鎮定的從自己口袋拿出面紙,再很鎮定的說:

「誰來告訴我……這他X的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刻覺得自己真是最有資格問出這句話的人了。

看看眼下的情況,沒問出來才真的叫奇怪!

地點:安萬里的車上。

人物:除了自己,除了開車的安萬里學長,就是同為乘客的蘇染、蘇冉還有柯維安。

一刻將背重重的往後方椅背靠去,想著有哪個大學生會在暑假裡,被青梅竹馬聯手套麻袋,再丟上接應用的交通工具的?

……幹,有,就是他。

一回想起不久前發生的事,一刻就覺得心裡窩火。

前陣子才解決完符家水中藤的事件,讓水瀾重新有個家,改移居到他們繁星大學的朝湖。雖然對於情絲和「唯一」之間有什麼聯繫,情絲的企圖又是為何等等,有著一肚子的疑問,但是范相思的態度就是明擺著「小孩子先別插手,乖乖的放暑假去吧」,拒絕多透露進一步的情報。

就算是柯維安,這回也難以靠一己之力再去探聽到什麼消息。據說他的筆電被張亞紫強制扣押走了,什麼時候會還他還是未知數。

結果這行為導致柯維安騷擾自己的頻率節節上升,幾乎令人髮指,弄得一刻都想親自打電話找上張亞紫,求她把筆電還給柯維安,結束他痛苦的被騷擾過程。

只是在他真正要這麼做的時候,他就先被自幼稚園認識的青梅竹馬套麻袋了。

見鬼了,他甚至才剛起床不久而已,眼前就突然被黑暗籠罩……等到他的視野重新回復光明,人已經在車上。

綁著長辮的清麗女孩和戴著耳機的俊秀男孩,一左一右地把自己夾在中間位置,前方駕駛座和副駕駛座的人也回過頭。

斯文的眼鏡男子笑得親切;頂著亂翹捲髮的娃娃臉男孩笑得興高采烈。

同樣都是笑容,但後者莫名的令一刻手癢,反射性先巴了對方的腦袋一記後,才終於恍然大悟的反應過來:我操!這群人原來是串通好的嗎?

想通這點,一刻也放棄追究的心思。反正他向來拿蘇染、蘇冉沒輒,至於柯維安……好吧,他該死的也有點拿那小子沒輒。

一刻現在只想搞清楚這齣「綁架案」的真正原因。

對於一刻的問題,回答的人是負責開車的安萬里。

或許是事先講好的緣故,另外三名知情人士才都沒有出聲插話。

「是有點突然,小白,不過我必須告訴你,我們這是要到符家去了。」安萬里從後照鏡看見一刻錯愕的表情,他沉穩地說,「情絲的事,公會決定要出手了。但鑑於知情人士不多,因此要麻煩你們協助我們。蔚商白那我們也有聯絡,可惜他家裡似乎有些事,不克前來。」

「是挺可惜的……但好像又不怎麼可惜,還有種鬆口氣的感覺?」一刻皺起眉,「蔚商白有來的話,戰力是加倍沒錯。可我總有預感,要是他這次過來,蔚可可那丫頭鐵定也會想盡辦法跟著來、到時煩度也要加倍了……」

「小白甜心,你怎麼知道?太厲害了!」柯維安改跪坐在椅上,手抓著椅背,大眼睛滿是敬佩,「小可有傳LINE給我,說她本來都想用躲進行李箱這招了。」

「我靠,那丫頭是有多天兵?連這種方法都想得出來,她真當她哥是笨蛋嗎?」一刻咋舌,說不出是該佩服蔚可可的腦袋,還是狠狠的吐槽她了,最後他選擇跳過這討論,改回歸到正題上,「學長,所以情絲究竟是怎樣的妖怪?」

「套句范相思的話,就是麻煩的妖怪,確實是相當麻煩。」安萬里一邊平穩的開車,一邊對車上的學弟妹們解釋。

「你們在那時也曾見識過情絲的手段了吧?她對水瀾的記憶動了手腳,使得水瀾憎恨起符家。情絲不像妖狐或吞渦一樣,有著令妖怪忌憚的強大力量。妖狐是幻術和狐火,吞渦則是空間和吞噬;但是她們一族,卻能夠抹滅他人的記憶。這點,當然不止是限定於人類。」

一刻比起其他人都還要明白,他曾經被和瘴異融合的水瀾拖進體內。在那裡,他見到了被青色絲線包裹的光球,那正是水瀾被情絲藏起的珍貴記憶。

「所以你們到了符家後,務必要多加小心,盡量別落單,別讓情絲有出手的機會。畢竟我們仍不知道對方是躲在哪裡,或化身為誰。」安萬里叮嚀道。

「等一下,副會長你用『你們』……」柯維安維持著跪坐的姿勢,詫異地扭過頭,沒有錯過這個關鍵字眼,「你沒要跟我們一起行動嗎?雖然我覺得靠我跟小白親愛的,還有小白他家的青梅竹馬也挺綽綽有餘,可是有你這心黑的在,總是比較……」

「維安,我有跟你說過嗎?帝君把你的筆電交給我了。」安萬里含笑地瞥了柯維安一眼。

那眼看似溫和,卻令娃娃臉男孩瞬間竄上寒意,隨即打了一個冷顫。

「副會長大人,你剛一定是聽錯了!我剛說的是足智多謀、風華絕代、天下無雙!」柯維安馬上畢恭畢敬的低下頭,「還請您大人有大量,把我的心肝還給我吧!」

「謝謝你的稱讚,維安。還有,我方才是騙你的。」無視柯維安像是被噎到的表情,安萬里一派愉悅地再說道:「東西在灰幻手上,他晚點會在符家村跟你們會合。事實上,原本是他要載你們過去的。」

這話一出,就連柯維安也忘記了被安萬里耍弄一把的事。他望向一刻,兩人都露骨的擺出如獲大赦的表情。

只要一回想起乘坐過灰幻駕駛的車的經驗,一刻和柯維安忍不住都要感到頭皮發麻。

那技術……灰幻到現在沒被吊銷駕照,簡直是太不科學了!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