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下手輕一點,起碼別打維安的臉。免得晚些時候到了符家,被人誤以為我們在內鬨也不太好。」安萬里分了點心提醒一刻。

「不對吧?你這根本是在鼓勵小白打人別打臉,其他地方則儘管打……有你這麼兇殘的嗎?狐狸副會長!」柯維安悲憤地喊。

「吵死了你。」一刻倒沒真的實行安萬里的主意,只是將蘇染他們為他準備的包子塞進了柯維安的嘴巴裡。

世界瞬間安靜了。

「好了,不鬧你們玩了。原本該是由我和你們到符家沒錯,但我有事要去處理,等處理完後會立刻趕回來和灰幻交接的。符家的事,只怕不是短短一兩天就能解決。」安萬里掌控著方向盤,開進了一條山路,「灰幻很可靠的。」

「唔嗯嗯嗯嗯!」可是脾氣超暴躁!柯維安咬著包子,口齒不清地表達意見。

「實力也相當堅強,畢竟是公會的特援部部長。」

「唔嗯唔嗯嗯嗯!」但是對狩妖士都沒好臉色,臉臭得跟什麼一樣。還有還有,小白我告訴你啊……

「鬼才聽得懂你想對我說什麼?」一刻惡狠狠地敲了柯維安的腦袋一記,包子吃完再說話。

柯維安覷著一刻險惡的臉色,連忙把頭縮了回去,努力地吃著包子。

想到這也算是白髮男孩對自己的愛,柯維安的內心不由得一片喜孜孜的。

「范相思有跟我們介紹過灰幻,我們大致知道他。」蘇染說,神情冷靜。

「那麼,必要時就麻煩你們,不要讓灰幻……太不客氣了。」似乎是憶起同僚的性格,安萬里的唇邊隱隱透出苦笑,「不過符家那邊也會有人幫忙的,我們已經事先聯繫好了,等到了約定的地點就知道……學妹,怎麼了嗎?」

察覺到後座的蘇染透過照後鏡注視自己,安萬里有絲疑惑地笑了一下,語氣還是一派的溫溫和和。

「有件事,想問學長。」雖說就讀的大學不同,但安萬里是要升大四的學生,蘇染也和一刻一樣,使用「學長」稱呼對方。她的嗓音有股天生的清冷,可又會使人不由自主的豎耳聆聽。

「情絲,是怎樣的妖怪?不是指麻煩程度,是指她的等級。因為你用來做為比較的,正好都是屬於四大妖中的妖狐和吞渦。或許我該這麼問……」

「情絲和四大妖,有關?」彷彿是雙生子天生的默契,蘇冉平淡地接下了蘇染的句子尾巴。

安萬里的態度看不出有哪裡異樣,不過所有人都感覺到,車子的行進速度在這一瞬間是放慢了。

半晌後,安萬里嘆笑一聲,「我真該佩服你們倆的敏銳。小白,你的青梅竹馬還真是了不起的人物……只是那麼點線索,也能猜到這邊上來。」

「學長?」

「我也不是故意要隱瞞,本來是要讓灰幻之後再跟你們說的。情絲不單是和四大妖有關,還是四大妖之一,被稱為最弱小卻也最棘手的存在。我想,你們現在也知道這稱呼的由來了。」

最弱小──是因為沒有強悍的力量。

最棘手──是因為能夠抹滅記憶。

不同於自家的青梅竹馬早有心理準備,一刻是被這消息結結實實地震驚到。

包括沒了筆電,沒法輕易闖進公會資料庫的柯維安,也險些被還未吞下的包子噎住,費了一番勁才總算順利嚥下。

「不……不是吧,副會長?」柯維安目瞪口呆,「我們這次去符家,原來是要挑戰BOSS了嗎?這等級會不會一下也跳得太高點?」

「說什麼呢,維安?真正的BOSS可還沒有出現。」安萬里不以為意的笑笑,將話題帶了過去,「先這樣吧,剩下的事會有其他人再說明的,你們不需要一口氣塞得太多。符家村在山的另一邊,少說也要再一個多小時才會到,你們就先閉眼休息一會吧。」

安萬里的嗓音溫和輕緩,有著能使人放鬆的獨特魔力。

一刻起初是沒睡意的,可是經安萬里這麼一說後,他忍不住就打了個呵欠,乾脆依言閉上眼。

與其同時,從旁伸來一隻手,輕輕覆在一刻的眼上,幫他遮擋了光線。

一刻下意識就要張眼,但耳邊的一聲「好好休息」讓他整個人都鬆懈下去。

很快就進入小憩狀態的一刻自然不會知道,蘇染和蘇冉是經過快速的猜拳,最後由蘇冉勝出,獲得了伸手的機會。

安萬里從照後鏡瞧見這一幕,他莞爾一笑,再瞥向在副駕駛座上縮成一團也乖乖休息的柯維安。

安萬里搖搖頭,幫忙將滑下的外套拉起,車內的空間可是挺涼的,隨即再把全副心神都放到開車上。

車輛安靜迅速的往山路深處駛去,像是要消失在綿延的蒼綠裡。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