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欲》試閱

刊物資訊→

 

01旅館

 

 

真野俊二是松鶴旅館的小老闆,雖然才二十出頭,但是斯文的外貌及彬彬有禮的待人態度卻很受婆婆媽媽的喜愛。

尤其他一身淺褐色的便裝和服搭墨綠色外褂,充滿懷舊氛圍的文雅打扮更是讓他常常被前來投宿的女性遊客拉著拍照留念。

現在是暑假,前來住宿的客人自然多了起來,一整天下來接待了不知道多少團的遊客,饒是年輕力盛的真野俊二也大喊吃不消,臉上表情都要垮下來了。

不過在接收到母親投來了一記充滿警告意味的眼神之後,他還是勉強撐起笑臉,準備迎接下一組客人。

叮鈴。掛在門庭處的風鈴在木門被拉開時發出了清脆的聲響,真野俊二與幾個女將忙不迭笑容滿面的迎上去。

「歡迎光臨松鶴旅館。」真野俊二對著客人鞠了一個躬,當他直起腰時不由得愣了一下。

就連跟在他身邊幾名訓練有素的女將在看清楚客人樣貌時,也免不了的出現幾秒鐘的空白。

只是相比起女將們是難掩驚豔的注視著金髮碧眼的俊美男人,真野俊二的注目焦點則是他身旁的黑髮男孩。

男孩的外表稱不上秀氣,粗黑的眉毛倒是透著一股野性,一雙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正不安分的四處張望。

真野俊二的視線忍不住在男孩裸露於短褲短袖外的肌膚多停佇一會兒,光滑充滿彈性的青春色澤引得人心猿意馬。

但他小心的遮掩這個小動作,表現出熱誠的態度,主動接過金髮男人手上的行李,引領兩位客人來到櫃台前,由松鶴旅館的老闆娘負責接待。

金髮男人在辦理入住手續時,男孩似乎靜不太下來,三番兩次想往旅館附設的小店鋪跑,不過總是在男孩有所動作之際,金髮男人就會揪住他衣領,將他固定在自己身邊。

「神……陽神,安分個幾分鐘對你來說有那麼難嗎?」金髮男人就像責怪般的看了他一眼,聲音悅耳低滑,讓人想到上好的大提琴。

真野俊二注意到等候在一旁的年輕女將們臉頰微紅,在客人看不見的角度興奮的竊竊私語。

「囉嗦!要不是你,我又怎麼會……」男孩嘟嘟嚷嚷的說道,還趁勢踢了男人一腳,與其說是挑釁,不如說是在鬧彆扭的舉動讓人想到在撒潑的小貓。

「你們兄弟倆的感情真好。」兩人的互動讓老闆娘不由得掩嘴輕笑。

兄弟?真野俊二細微的挑了一下眉頭,視線落在完全找不出相似之處的兩人身上,內心只有「見鬼了」三個字。

老媽是睜眼說瞎話嗎?

「陽神是我的表弟。」

金髮男人忽然看了過來,淡淡說道。真野俊二一驚,但長年的待人接物讓他很快就壓下心裡的吃驚,臉上堆著笑。

「您的表弟很可愛,真的,非常可愛。」

男孩像是沒料到自己會被稱讚,有點難為情的搔搔頭。真野俊二老是控制不住讓視線滑向對方細瘦但看起來柔韌十足的軀體,被短褲包覆住的小小部位一定是青澀且惹人憐愛吧。

「俊二,帶客人們到松之間。」

母親的聲音讓真野俊二回過神來,聽著客房的名字,他暗暗竊喜,腦中只想著趕快把客人們帶過去,然後……

 

真野俊二有一個不能說的秘密,或者說是癖好也不為過。

他喜歡年輕的男孩子,喜歡他們沒有發育完全還透著稚氣與青嫩的身軀,喜歡他們細瘦的手腳,還有渾身洋溢著的活力氣息。

比起被漂亮的女大學生或是白領OL搭訕,真野俊二更願意表現出鄰家大哥哥的模樣,耐心十足的陪伴那些男孩子,帶著他們到後山冒險、到湖邊釣魚。

這個年紀的男孩子最容易對他卸下心防,與他玩在一塊。只要用著「我與你是同一國,接下來的事要對大人保密」的語氣,利用他們對性欲還懵懂無知的好奇心,那些精力旺盛的男孩們就會傻乎乎的點點頭,任他狎弄褻玩。

看著那還未發育成熟的性器官被他搔弄得一顫一顫,從前方滴出透明液體,感受著懷裡的身體在不斷哆嗦,興奮得連腳趾頭都蜷起來的樣子,就讓他勃起了。

真想用力掰開他們的雙腳,露出最羞恥的地方,然後將賁張火熱的陰莖插進去,狠狠的翻攪一番,操弄得他們哭出來。

不過這陣子上門的旅客都是年輕的女孩們,或是讓人看了就倒胃口的中年大叔,讓真野俊二很是鬱悶。

暑假結束後他就得回到大學唸書了,到時候可就沒辦法像在旅館這裡一樣,對那些符合他喜好的男孩子出手了。

沒想到今天卻讓他看到了上好的獵物。

那孩子叫做陽神明,充滿活力的模樣撓得真野俊二心裡發癢,多希望可以將他帶到後山的森林裡盡情的撫摸玩弄。

只是幾次的邀約都讓金髮男人擋下來,這讓真野俊二很是懊惱。

雖然對方自稱是陽神的表哥,但是……

是同類吧。真野俊二咂了咂嘴,可不認為那個金髮男人對陽神是單純的表兄弟之情。不管是攬著陽神肩膀的姿態,還是注視他的眼神及表情,都透出一股子不尋常的占有氣息。

如果可以抓到那個金髮男人的把柄,說不定就能要脅他不許妨礙自己了。

完成大眾池的清掃工作之後,真野俊二跟廚房打了一聲招呼,要他們留一份宵夜給自己,就匆匆回到房間了。

雖然對老媽不太好意思,不過在這間枯燥無聊的旅館裡替自己製造一點娛樂是很重要的。

松鶴旅館擁有將近二十間的客房,三分之一的房間被真野俊二悄悄的安裝監視器跟竊聽器,松之間就是其一,不過他還是有職業道德的,從來沒有將錄下來的影片上傳,全都是用來私人觀賞。

將監視器的畫面調整到松之間,透過小小的方格子就可以將客人們的一舉一動盡收眼裡。雖然畫質不太好,偶爾還會有雪花閃過,但是犯罪般的背德感還是讓真野俊二興奮不已,背部都不由得竄過一陣顫慄。

他很快就在房間裡找到陽神的身影了。

換上浴衣的男孩盤腿坐在電視機前,手裡還拿著罐裝飲料,似乎看到什麼有趣的畫面正哈哈大笑。

沒有纏緊的腰帶讓浴衣的襟口大開,男孩單薄的胸膛頓時不設防的露了出來。

真野俊二的喉頭上下滑動,貪婪的想要看到更多,一張臉幾乎都要貼在螢幕上了。

「神眉老師,該你去洗澡了。」

金髮男人從浴室裡走出來,同樣穿著浴衣,悅耳的聲音在經過儀器的壓縮之後低了幾個音階。

老師?這是什麼角色扮演遊戲嗎?真野俊二狐疑的看看男人,又看向陽神。

被這樣稱呼的男孩卻像是一點也不感到奇怪,喔了一聲,但也只是回應而已,並沒有真的爬起來。

注視陽神半晌,男人停下擦頭髮的動作,視線改而移到他手上的罐子,俊麗的眉毛頓時擰起。

「你是從哪裡弄到啤酒的?不,應該說這裡的人類竟然會賣酒給小孩子。」

「當然是跟店員說我幫哥哥跑腿買酒的啦,大玉兒。」

陽神洋洋得意的舉高手,接著又對男人做了一個鬼臉。

「而且我……了。」

什麼?那居然不是飲料而是啤酒!真野俊二吃了一驚,想要聽清楚後半段的句子,但是聲音卻變得模模糊糊,只能隱約聽到幾個單字。

可惡,果然不該郵購便宜的竊聽器,收音效果實在爛透了!真野俊二嘖了一聲,將儀器的音量轉到最大。

滋滋滋的刺耳聲音變明顯了,不過本來斷斷續續聽不真切的對話又重新出現。

金髮男人一把撈起陽神,將他安置在自己懷裡,順道從他手裡接過啤酒喝了一口,然後嫌棄的皺了一下眉頭,將啤酒放到後方的矮桌上。

「真難喝。」

「還嫌。」

陽神沒好氣的翻了一個白眼。

「這裡可沒有什麼紅酒。真是的,啤酒還我啦!放那麼遠做什麼?」

他一邊碎唸一邊伸長手,像隻無尾熊一樣攀在男人身上,想要搆著桌上的啤酒。

「你早上在鬧什麼彆扭?」

金髮男人輕而易舉就將陽神拉回懷中,修長手指如同逗貓似的撓著他的下巴。

說到這個陽神似乎就來氣了,轉過頭齜牙咧嘴的瞪著男人,巴不得將男人俊美的臉孔瞪穿一個洞。

「要不是你說要看我小時候的模樣,我又何必用陽神之術。可惡!我原來的樣子也不差啊,你只不過是比我帥上那麼一點點點,那些年輕女生卻盯著你不放!」

陽神咬牙切齒,語氣到後來還透出一股羨慕嫉妒恨的味道。

小時候?陽神之術?雖然真野俊二聽得一頭霧水,不過他也注意到兩人之間的相處態度完全看不出一絲表兄弟的感覺。

陽神彷彿在對著一個平輩說話一般。

金髮男人先是凝視著陽神那張橫眉豎眼的凶悍小臉,接著扳住他的下巴,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原來神眉老師不是嫉妒那些人類女性,而是嫉妒我。」

男人的神情很是溫柔,但陽神卻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手忙腳亂的要從男人懷裡爬出來。

真野俊二不是笨蛋,看到這邊就立即明瞭金髮男人對男孩是抱持著什麼樣的情感了。

表面上看起來道貌岸然,私底下還不就是一個喜歡男孩子的變態。

看著金髮男人將男孩壓倒在榻榻米上,真野俊二嫉妒得臉龐都扭曲起來。他也想要碰觸那男孩的肌膚,擰轉著小巧的乳首,讓對方發出喘息般的呻吟。

真是不公平!儘管心底有個聲音在吶喊著,但是真野俊二還是捨不得移開視線,他探向褲頭,拉下拉鍊,隔著內褲撫摸起自己的陰莖。

陽神掙扎了幾下,但不管爬向哪邊都會被金髮男人拖回身下。他抗議的抬起右腳踢了踢男人的胸膛,浴衣因為他的動作而凌亂的散開,露出大片的肌膚。

真野俊二嚥了一下口水,多希望自己可以取代那個男人壓在男孩的身上。

箍握住陽神的腳踝,金髮男人輕輕摩挲著那一塊肌膚,隨即在陽神滿臉通紅的注視下張嘴咬住。

「嗚!」

陽神飽含驚慌的低喘聲讓真野俊二不由得口乾舌燥起來,下腹部也跟著一陣發燙。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金髮男人似乎朝著他的方向看了一眼……不不不!真野俊二搖搖頭,他把監視器藏得很隱密,不可能會被發現的。

才剛這樣想,下一秒,螢幕上的畫面突然一黑。

「搞什麼鬼!」真野俊二顧不得大開的褲襠,氣急敗壞的跳起來檢查儀器,但是不只畫面,就連應該從竊聽器裡傳出的聲音也跟著消失了。

「可惡的爛東西!」真野俊二用力的搥了儀器一下,但是螢幕仍舊一片漆黑,半點反應也沒有。

真野俊二惱怒的喘著粗氣,瞪著暗沉沉的畫面。差一點點就可以看見男孩被玩弄的無助姿態,但是監視器跟竊聽器卻都在同一時間出現故障。

他捏著拳頭,躁動的情緒化作無數泡泡在身體裡橫衝直撞,理智與欲望在拔河,越是想要忍耐就越是覺得焦慮難耐,好似有無數根刺扎在皮膚上,刺癢得讓他靜不下心來。

看一下,只要偷看一下就好……腦海裡有個聲音在反覆低喃,真野俊二停下兜圈的腳步,目光直直的看向拉門。

 

松之間的位置較為偏僻,周遭也沒有其他客人入住,只要小心一點、謹慎一些,就不會被發現了。

就算真的被人撞見,只要說自己是聽到客房裡傳來奇怪的聲音,因為擔心客人的狀況,才會想要一探究竟。

抱著這樣的念頭,真野俊二躡手躡腳的穿過長長走廊,來到松之間外頭,熟練的用自己私下打製的萬能鑰匙打開房鎖,再將格子門悄悄拉開一條縫。

一眼窺視進去,真野俊二卻是寒毛直豎,眼睛瞪得大大的,言語機制彷彿一瞬間被剝奪了。

他看到了什麼?他看到了什麼!真野俊二的牙齒格格打顫,尾椎骨無可避免的竄起一股涼意,連搭在門上的手指都在哆嗦著。

布置典雅的松之間裡沒有真野俊二想像中的男孩被金髮男人狎玩的畫面,而是、而是──

他駭然的張著嘴巴,「怪物」兩個字在喉嚨裡滾動著,卻好似被一隻手掐住,怎麼樣也無法擠出聲音來。

尖利的爪子,長長的尾巴,還有高壯的、充滿壓迫感的覆滿淺金色毛皮的軀體。

呈現在真野俊二眼前的是一隻狐首人身的恐怖怪物!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