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啦啪啦的鍵盤打字聲連成一片,快速又富有節奏的在別館大廳內響起,有時又會靜止下來,過了一會再度響動。

有著張娃娃臉,但實際上已經是名大學生的柯維安盤腿坐在地板上,一頭捲翹的頭髮被他隨意地用橡皮筋綁住,將瀏海往後綁成像沖天炮的一大束,露出光潔的額頭,也使得他的外表年紀看起來更小了。

柯維安一點也不在乎自己看起來怎樣,筆電螢幕的冷光映在他的臉上,他的眼中則是滿滿地倒映著網頁上的文字。耳朵還別了一個小巧的藍芽耳機,方便他在空不出雙手的情況下,還能抓著時間與另一端進行通訊。

原本該有一大票人的符家別館,此刻就只剩下柯維安和黑令待著。

至於黑令是不是有在自己的視野範圍內,柯維安正忙著,壓根不在意那抹超出規格的高大人影又晃到哪裡去了。

反正只要還在別館裡就好,避免了出去又無意識招來仇恨值的可能性。

也正是因為其他住客大多外出了,柯維安才會這樣大剌剌地盤腿坐在地板上,彷彿將這裡當成自家客廳來使用,身周還散落著幾張圖畫紙,上頭是屬於小孩子的樸拙筆跡。

那是符芍音在回到本館前,畫給柯維安的本館內部平面圖。

至於怎麼獲得這項強大的「道具」,柯維安用的手段其實不算光明正大,也有欺騙小孩子的嫌疑──他用著最真誠的表情,向符芍音提出了一起來畫自己住的屋子的小遊戲。

於是柯維安就這麼用繁星大學男宿的地圖,換到了符家本館的地圖。

不得不說,柯維安的心裡是有那麼一絲罪惡感的。但是總不能要他直白的對符芍音說:我們想入侵你們家,能不能告訴我們屋內的構造?

想起那雙直直地凝望著自己的鮮紅大眼睛,柯維安決定之後要送符芍音更多糖果做為補償。

而眼下這名娃娃臉男孩在做的事,則是上網搜尋失蹤兒童的相關情報。

昨夜有一群幼童亡靈闖入別館攻擊眾人,而根據亡靈所透露出來的隻字片語,柯維安大致整理出了一些線索。

那些亡靈聲稱是「符」殺了他們,他們有部分的殘骸碎片是落在棲離山裡,沒有完整的受到封印。

換句話說,祠堂內估計還有受到完整封印的其餘存在。

而順著這條脈絡延伸下去……恐怕符家祠堂祭祀的從來就不是什麼守護神,而是,

亡靈。

「怪不得小芍音會說符邵音告訴她可拜不可求,跟鬼求願望實現,怎麼想都……」柯維安一時沒注意,嘀嘀咕咕的把腦中想法給說出來了,立即換來耳機內的一聲疑問。

「柯維安,你在說什麼願望不願望的?」

那是一刻的聲音。

「咦?沒啦,我自言自語而已。」柯維安馬上就回過神,他下意識的想做出擺手的動作,但隨即反應過來大廳裡唯有他一人。

一刻和蘇染、蘇冉是前往洛花鎮上的圖書館查資料去了。

由於乏月祭和祠堂都是在二十年前就有的,因此柯維安等人便先做出所有的幼童亡靈就是在那時間點附近遇害的假設。

即使尚不清楚總人數有多少,可光憑他們知道的五人──五名小孩子失蹤或許會在新聞報導上留下什麼蛛絲馬跡。

而有鑑於當初還不是網路發達的年代,因此一刻他們才會特地到圖書館,好尋找看看有沒有早期報紙留下,也許就能發現相關新聞。

「小白,你們那邊還順利嗎?」

「沒啥進展……你們那邊呢?」

「依舊是沒收獲,真是太讓人傷心了……還有別館的戰力目前只有我,黑令一開始就排除了,你也知道。」

「灰幻和楊百罌呢?」

「灰幻和班代去本館了呢,小白。就在你們出門不久後,本館那邊傳來符邵音醒過來的消息,聽說要對符家人下達什麼指示,小芍音也被叫回去了,現在那邊大概是一片鬧哄哄吧。」

「符邵音……醒過來了?」似乎是顧及自己在圖書館內,一刻的聲音在吃驚地拔高一階後,猛然又壓低。

「嗯,所以灰幻和班代才過去,畢竟他們一個代表公會,一個代表楊家。黑家的那個,我們照慣例跳過,不討論……當然,灰幻也有打著要趁機問符邵音真相的主意。」

「你覺得問得出來嗎?」

「唔啊,這還真難說……」柯維安老實的回答。

灰幻的個性暴躁,會用強硬的手段來設法尋求解決方案,然而符家家主同樣也不是任人揉捏的性子。

「小白,要比硬的話,我覺得符邵音大概也不輸灰幻,要不然她也不會被老大另眼相看了。」

耳機內的另一端暫時沉默,似乎一刻也同意這看法,一時間只能隱約的聽到紙張翻動的沙沙聲傳來。

半晌後,一刻又開口,「柯維安,你身體沒事了嗎?你確定不用去看個醫生什麼的?」

「小白甜心,你這是在關心我嗎?我好感動!」柯維安眉開眼笑的大叫道:「我就知道你一定是愛……」

「愛你妹!」像是惱羞成怒,一刻惡狠狠地咒罵回去,可是最末還是硬梆梆地再擠出一句話,「沒事就好……先這樣,我掛了。」

這次耳機裡是真的回復一片寂靜。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