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維安無意識輕敲幾下別在耳朵上的耳機,他自然明白一刻為什麼會那麼問。

就在昨夜,最後一名亡靈即將消失的時候,他像要拼盡所剩不多的力氣,試圖攻擊符芍音。

離得最近的柯維安及時擋下了,卻沒想到在之後換他陷入昏迷,直至清晨才甦醒。

這也就是為何柯維安會留在別館,而沒有跟著一同外出調查的原因。

一刻板著臉放話,他拒絕帶一名可能會再暈倒的虛弱戰力在身邊。

就算白髮男孩那時候看起來有多麼不耐煩,眼神有多麼兇惡,柯維安依然能感受到那份不肯坦露出來的強烈關心。

「這樣算起來,小白也算傲嬌嗎?不不不,他的暴力成份比較重,所以算暴嬌?哎哎,反正都是天使!」柯維安自得其樂,傻氣的笑了起來。

可很快的,柯維安的笑容斂起,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凝重神色。

他從昏迷中醒過來後,是用「自己體力不支才會倒下」的理由塘塞了過去。他本來就不是體能好的那一類人,這理由也沒有引起其他同伴的懷疑。

但是柯維安知道,體力不足只是部分原因,最主要的還是……亡靈徹底消失前,附在他耳邊的那一聲細弱呢喃。

『我記起你了,我認得你了……維安,為什麼只有你還活著?』

明明只是微不可察的一句話,在柯維安的心底卻有如掀起滔天巨浪。

那名男童的亡靈認得自己?他甚至還叫出了自己的名字……

「可是我沒印象,我一點也記不得。」柯維安自言自語,他低頭看著短暫進入黑屏的筆電螢幕,在上頭瞧見自己臉龐的倒影。

絲毫不帶笑意的那張娃娃臉,乍看下有點陰沉,就連柯維安都覺得有瞬間的陌生感閃過。

受到一股無來由衝動的趨使,柯維安忍不住伸出手。就在指尖即將碰觸到螢幕的剎那,一聲短促、簡直像是悲鳴的聲音響起。

「哇幹!不是吧!」柯維安驟然回過神,驚慌失措地差點掀翻了擱在腿上的筆電。

而遭到這份衝擊,筆電也在霎時間從黑屏轉回原來的網頁頁面。

但是在螢幕的右下角,赫然是浮出了一個紅色的警示欄。

那麼所有電腦玩家都不想遇到的病毒攻擊警告。

「我只是查個資料,有沒有那麼衰的……嗚啊啊,拜託別真的中獎……呼、幸好被隔離了。」在確認過沒有大礙後,自己其他的檔案也沒有哪裡受損,柯維安頓時如釋負重的鬆一口氣,「要是我的小心肝真的中毒了,我鐵定會哭死。」

「你哭了嗎?」

「說什麼傻話?我心肝又沒事,我幹嘛……」柯維安閉上嘴,慢一拍地反應過來,前一秒的確是有人在跟自己說話。

既然他的正前方沒人,那麼……

柯維安反射性地仰頭向後,瞪圓的眼睛登時納入一抹高大的身影。

在一人坐著一人站著的情況下,那身影在柯維安看來就有如龐然大物。

「黑……黑令?!你什麼時候下來的?你神不知鬼不覺是想嚇死人嗎!」柯維安一個激靈,連忙抱著自己的筆電跳到另一邊的沙發上去,說什麼也不要被籠罩在別人的陰影下。

巨人了不起嗎?有必要每次都站在別人後面刷存在感嗎?

「你看起來不像被嚇死了。」黑令慢吞吞的說,「我找不到零食,你那邊還有嗎?」

「……敢情你還真的把我當零食金主了嗎?」柯維安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只不過是餵食了幾次,就得被強迫負擔這份責任,「開什麼玩笑!要包養我也一定是包養小天使們,巨大倉鼠只會被我退貨!」

「喔。」面對柯維安激動的反應,黑令還是一副提不起幹勁的應了一聲,接著那抹高大的身影就自動自發地飄往廚房的方向。

柯維安覺得,自己真的完全搞不懂對方的腦袋迴路是怎麼運轉的。

不過接連被驚擾,柯維安原本凝重的思考倒是被徹底的打斷。他吐出一口氣,決定先把自己的事放到一邊去,現在重要的還是乏月祭和那些小孩亡靈。

他們當中的一人體內有疑似情絲的青絲碎片,加上他們的記憶就像遭到了抹消,這說明了他們曾和情絲有過接觸的可能性──

相當高。

「就不曉得情絲有什麼企圖了,總不會找上那些亡靈也是為了『唯一』吧?啊啊,越想越頭大!」柯維安胡亂地耙亂頭髮,順道將橡皮筋扯了下來。

柯維安甩甩頭,正想往後癱靠在沙發上,沒想到就在這一個當下,大門處也傳出了聲響,門把被轉開的聲音清晰地進入他的耳中。

「該不會是小白?」柯維安一時忘了一刻等人數分鐘前還在鎮上的圖書館,不可能在這短短的空檔裡就趕回來。他迅速放下筆電,跳下沙發,三步併作兩步地直奔玄關,打算給辛苦的麻吉來個慰問的擁抱。

柯維安抓的時間極準,當他張開雙臂,擺出擁抱姿勢的時候,別館的大門也完全打開了。

從外走進的人一見到玄關前的那抹人影,不由得愣了一下。

柯維安也愣住,他呆呆地看著褐髮女孩先是訝異地睜大眼,隨後那雙漂亮的眸子就像有冰流湧動,不單是冷冰冰的,還宛如在看……

柯維安猜想,可能是草履蟲之類的存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醉琉璃 的頭像
醉琉璃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