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杵在這裡幹什麼?不會動是想當雕像嗎?還是要吃楊家小鬼的豆腐?還是真的巴不得我把你封起來,讓你留在這當擺飾?」

從楊百罌的後頭,倏然響起了難分男女的不耐聲線。

藉著玄關的位置較高,柯維安一眼就瞧見灰幻臭著一張年少的臉,全身上下似乎都籠在名為「不爽」的情緒中。彷彿要只稍一撩撥一下,他的身邊就會炸出扎人的火花。

柯維安絕對不想冒險嘗試。

灰幻很不爽,那就代表事情沒有如他所願的順利進行。

「啞巴了嗎?是一、二、三,還是三個都是?」灰幻的雙手抱起,唇邊連冷笑都沒有。

柯維安馬上就篤定灰幻不止是不爽,他們特援部的部長根本是大大不爽啊!

「都不是!一、二、三都不是!」

柯維安彈跳般地往旁退開,兩條手臂也規規矩矩的立即貼在腿側,眼睛張大,一副「我很乖,很無辜」的模樣,就怕灰幻的怒氣和煞氣波及到自己身上來。

「班代、灰幻,你們信我,我只是以為小白他們回來了,想給我家甜心一個愛的抱抱!啊,如果小白願意對我做公主抱就更好了!」

「他才不會……」楊百罌脫口像是想說什麼,卻又把句尾吞了回去。裝做沒看見柯維安好奇的眼神,她板著臉,脫下鞋,踏上玄關,發現大廳裡空無一人,「小白他們還在圖書館?」

「嗯,還在找資料,但目前情況跟我這差不多,都是收獲零。」柯維安攤開手,失望地搖搖頭。

發覺到楊百罌的目光忽然像是欲言又止的注視自己,柯維安的好奇心立刻被撩得高高的。

「班代,妳是不是要問我什麼問題?我一定知無不言!不過小白的三圍就有難度……內褲顏色什麼的,我倒是可以報給妳知道!」

「誰、誰會想知道那種東西!」楊百罌美麗的臉蛋霎時間掠過緋紅,雖然轉眼就隱沒了,但是平時的高傲不自覺地已迸裂出幾條裂縫,「我是有問題想問……不過希望你收起亂七八糟,甚至是低級的心思,柯維安。」

「我明明就是感動公會、感動世界的好青年,不覺得我真的很正直嗎?」

「那世界上就沒有變態了。」

扔下刻薄句子的是灰幻,從鼻間還逸出了不屑的哼聲。

無視還待在玄關位置的神使與狩妖士,灰髮少年挾帶一身火氣,大步流星地走了進去。

「太……太過份了啦,灰幻!」柯維安摀著胸口,那邊好似傳來中箭的疼痛感,耳邊同時也聽見楊百罌遲疑的提問。

「……公主抱,會喜歡嗎?」

「哎?當然喜歡!」柯維安想也不想地立刻答道。

女孩子應該都會喜歡被人公主抱的,沒錯吧?那可是能充份的展現男方所帶來的安全感呢,班代說不定是想知道一般女孩子的看法。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楊百罌嚴肅地點點頭,眸裡有著毅然的光芒閃動,「我,會努力。」

……等等!柯維安飛速地扭過臉,那急遽的力道像是要把他的脖子給扭傷了。他看著楊百罌認真地凝望自己的手臂,還伸手捏了捏上頭的肌肉,隱約有不祥的預感浮上。

班代前一分鐘的主詞、受詞是誰?看那架勢……她是想對小白公公公主抱嗎?!

柯維安的嘴巴張成O字形,沒料到自己隨意的一句,就造成了錯誤的事態發展。

「班代真是女漢子……不對!小白知道後肯定要宰了我!」柯維安驚慌失措地團團轉,偏偏這時候也來不及糾正楊百罌的認知,反倒可能換來冰刃似的眼神。

末了,柯維安心一橫,決定當做自己什麼也不知道。

「灰幻,你們有見到符邵音了嗎?」柯維安也跑回到大廳,小心翼翼地問著坐在沙發上的少年。

「看起來像有嗎?」灰幻冷冷地看過來,那一雙奇異的眼瞳看起來更加嚇人,彷彿是一圈蒼白的火燄在熾烈燃燒。

「呃,我現在知道沒有了……」柯維安摸摸鼻子,可是該問的事還是得問出來,雖然說自己可能就會因此撞在槍口上,「我能問為什麼沒有嗎?」

「符家家主獨自見完芍音後,就因體力不支睡下了。」接話的是楊百罌。

不像灰幻是把自己扔在沙發上,坐姿隨性到了粗魯的地步;楊百罌的坐姿是一板一眼,包括說話語氣也是淡然的沒有太多起伏。

「我們來不及和她見到面。另外符家主宣佈,乏月祭的主祭工作是交由芍音,明晚由她領隊上山,符登陽毋需前往。」

「什……換成小芍音主祭?可她才幾歲!」柯維安大吃一驚,著實沒料到符邵音會做出這項出人意表的指示。

當初就是因為符芍音太過年幼,符家的一票長老們才會決意將人在外地的符登陽找回來,負責擔任乏月祭的主祭。然而現在,符邵音卻又將這決定一舉推翻了……

「符家人沒有意見……不,我在說什麼啊?對方是符邵音,他們不可能會有的。可是,就算小芍音是下任家主了,這擔子不會太重嗎?」

「但她是下任家主了。」楊百罌望著柯維安,細眉微蹙,像是無法理解對方的疑慮從何而來,「什麼樣的身分就承擔什麼樣的責任,我以為這是理所當然。」

柯維安張大嘴,驀地想起面前的褐髮女孩,亦是年紀輕輕就扛下了家主的責任,卻也從來未曾喊過一聲苦。

「班代,妳也辛苦了啊……」柯維安真摯的說,「真想叫另一個倉鼠星人……不是,是下任家主候選人來好好跟妳學習。」

「我不曉得你是從何處得出我辛苦的結論,不過這種無意義的讚美大可以省去。」楊百罌挑眉回視,態度上還是有些硬梆梆的,可不難留意到她的語速比平常快了一拍。

下一秒,楊百罌像結束話題地倏然站了起來。

「我去泡茶,如果你們也需要的話,我也可以一起準備你們的份。」

「太好了,那就拜託妳了,班代!灰幻也來一杯,順便讓他消消火!」柯維安馬上舉手,不打算錯過這難得的福利。

號稱校花等級的美少女替自己泡茶,想想就忍不住小激動!

「誰說我有火的?你哪隻不中用的眼睛看到了?」灰幻橫視柯維安一眼,眸光如刃,換來後者的抬頭挺胸。

「兩隻眼睛都看到啦,而且兩隻都中用的很,這可是師父親傳的火眼金睛呢!唔……總覺得好像忘了什麼……啊!廚房裡有──」

柯維安急急站起,他的話聲都還未落下,廚房的方向赫然已響起冰冽警戒的女聲。

「汝等是我兵武,汝等聽從……你……黑令?!」

「──廚房裡有黑令蹲在冰箱前。」柯維安總算緊接在後把話說完了,「班代,他只是在找東西吃而已,沒有惡意的!妳當沒看到就好!」

「你是在形容人類,還是在形容野生動物?」灰幻挑高了眉毛。

在柯維安的口中,「黑令」兩字聽起來就像是某種動物的代名詞了。

「我是在形容外星生物。」柯維安義正辭嚴的說,神情正經得很,全然不像在開玩笑。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