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大學以來,一刻第一次失手砸了自己的眼鏡。

用詳細點的說法,就是他早上剛睜開眼,下意識往枕頭旁邊一摸,也不知道是角度沒抓好,還是因為人生總要發生點什麼意外,才能和書名副標有個相對應……

總之,眼鏡就這麼不偏不倚的被他打了出去。

加上剛清醒的時候,腦袋還不太清楚,神使的力量一下沒控制好,導致眼鏡不單是飛出去,還飛到對邊的床位上,狠狠地撞上牆壁。

等到一刻意識到自己幹了什麼之際,他的眼鏡早就四分五裂,可憐兮兮地在對面床位上留下一片殘骸。

一刻不是真的近視,因此他很清楚地看見自己眼鏡的下場。

除了再配一隻新的,根本是毫無辦法。

「……幹。」一刻吐出一口氣,認命地爬下床,再爬上另一張床去回收眼鏡的屍體。

也幸好現在的寢室沒有其他人在,一刻一點也不想去面對曲九江嘲諷的眼神,或是柯維安誇張的反應。

如今期末考將近,他的耐心程度只剩三張衛生紙疊起來的厚度,實在不想將多餘的力氣花在念書以外的事情上。

沒錯,期末考。

如今各地大學差不多都進入了這個時期,繁星大學自然也不例外。

隨著命運的日子一天天的逼近,全校的學生也愈發的生活於水深火熱之中。

就連一刻也感到壓力如山大。

如果讓他聽見有人說中文系的考試最輕鬆了吧,他一定會將自己的語通課本毫不留情地塞進對方的嘴巴裡。

最好輕鬆了,這哪裡是中文?這他媽的根本是火星文!

回歸正題。

由於期末考大軍磨刀霍霍的數著日子準備降臨──也有不少學生彷彿看見了老師露出陰森森的笑容,隨時要刀起刀落,送人走上被當之路──一刻的心情這一陣子都比較緊繃。

破天荒地砸了自己的眼鏡,更是讓他覺得這就像是一個不祥的兆頭。

一刻眼神複雜地瞪著書桌上的課本和講議,此刻那高度在他眼中看來、活像這輩子怎樣也翻不過的巍峨大山。

半晌後,一刻總算說服是自己多想了,方才發生的事就只是個意外,不過他還是忍不住抱怨了幾句。

「該死的期末考……考完才有寒假能放、靠杯的是在折磨誰啊……」

這句話相信會獲得廣大學子的深深共鳴。

只是等到一刻刷完牙、洗完臉,再回到房間裡時,他的臉色已經趨近於鐵青。

這一路上,他差點在廁所打滑跌倒,漱口又嗆到,拖鞋的前端帶子斷裂,再算上起床時的眼鏡事件,這一連串的意外簡直要組成一個「凶」字。

這絕對是某種警告,一刻的直覺告訴他,而他的直覺向來準確。

於是他決定立刻把要念的課本、講議、筆記收一收,到圖書館找個位置窩上一整天,順便躲避那不知何時會落下的凶兆。

然而就在一刻打包完畢,打算要打開門的剎那間,門把快一步的被人自外轉動了。

除了自己的室友,不可能會是其他人。

只要在宿舍住久了,到其他寢室前先敲門,是每名住宿生必備的習慣。

一刻眼疾手快,馬上縮回手,往後退一大步,果然避開被門板打上臉的危機。

「小白、小白,小白白白白。」

也只有一個人會這樣喊著一刻的名字,將兩個字喊得千迴百轉,有如攀山越嶺。

柯維安本以為一刻還在睡,沒想到一開門,就和自己的目標撞見個正著,本來還收斂的聲音登時無顧忌地放開來。

「小白啊!」

眼看娃娃臉男孩一把撲過來,一刻原本想直接攔下的,但是對方緊接著喊出的一句話,讓他瞬間愣了愣,錯失了先機。

「小白!求組隊!登高塔!打魔王!」

柯維安迅速地抱住一刻的一隻手臂,臉龐隨後調整好角度,形成了明媚憂傷的四十五度角……不對,是天真無邪的四十五度角。

「甜心,拜託了,拜托啦。」

「柯維安……」一刻難得沒把那靠太近的臉巴開,他的眼神似乎透露出憐憫,「你終於念書念到傻了嗎?」

「傻……太過份了啦,小白!我再怎麼說也是師父的徒弟、就算沒辦法到頂尖,可好歹也能低空飛過的。」柯維安不平地哇哇叫,「而且我也不熬夜念書的,哪可能念到傻?」

「但你會熬夜看動畫。靠杯啊,期末考前你也過太爽,當心我把你的作息曬到系版上。」

「別啊,那我鐵定會收到一堆怨恨的目光……哎,重點不是這個。小白,你有聽到我方才說的吧?」

柯維安抓著一刻的手搖晃,大眼睛滿是期待光芒地瞅著人。

「老子現在就忙著要打期末考魔王了。」一刻抽回手,無視那期待的眼神。

「等等啦,甜心。」柯維安不放棄地又黏上,「不是那個魔王,人家說的是正事。其實這是來自公會,來自老大的任務!」

一刻要走向門口的腳步停住,「……我可以裝做沒聽見嗎?」

「不行耶。老大說,只要你聽到我剛剛喊出的那一句話,就等於是和他訂下合約了。」

「馬的,那個禽獸!」

「小白,老大他的確是獸啊,六尾妖狐呢。反正你先聽我說完嘛,求求你。」

柯維安雙眼閃亮閃亮的凝望著一刻。

一刻第一百零一次痛恨起自己為什麼要有拿可愛的東西沒輒的毛病。

「就是啊,老大要我找人組隊,一起完成任務,就是登完塔、打敗魔王。當然不是真的魔王啦,你就當是玩真實版的勇者冒險遊戲嘛。」

「慢著,要你找人……那不是找我也可以,對吧?還不放開我。」

「親愛的,你不能如此冷血,如此殘酷,如此無情無義呀。」柯維安頓時淚眼汪汪,一臉泫然欲泣的表情,「而且人家早就把你的名字報上去了,加上你算訂下合約了,所以我們是綁定組隊了,不然會遭天打雷劈的。」

「柯維安,你這個禽獸!」

「欸嘿。甜心你誇我英俊瀟灑,我會害羞的。」

一刻的兩眼一翻,放棄了吐槽。

要跟柯維安比臉皮厚,一般人根本比不過,但不代表他就會認命的加入那什麼鬼任務。

「聽著,柯維安。我的書還沒念完,下禮拜考試砸了的話,你要賠我嗎?」

「我還沒說完啊,小白。要是完成指定任務,會有來自師父的祝福喔。雖然不是能包人考高分,那樣可就算作弊了。不過呢,卻能保證考試週可以靜得下心,思路通順,身體健康,不受外務影響。」

一刻確實有點心動了。

考試的時候最怕碰上什麼?

最怕碰上腦袋突然一片空白,還有肚子痛這種臨時意外!

似乎看出一刻的動搖,柯維安趕緊打鐵趁熱的加碼推銷。

「那只是獎勵之一喔,小白,之二就是──你可以獲得最想要的東西!老大是沒說明究竟是什麼東西,可是他一定是準備好適合你我的獎品。想想當初我拉你幫忙時,那個繃帶小熊就是老大那提供的。」

這下一刻不止是有點心動,而是大大的心動了。

上禮拜有推出一款雪精靈版的繃帶小熊,可惜是限時限量搶購,他知道消息時已錯過時間。

對於得不到的東西,一刻不會強求,可是倘若機會掉到眼前呢?

當然是用力的給它抓住!

「打魔王就打魔王……但醜話先說在前頭,一天就得結束,不准浪費老子太多時間。」一刻這些話無異是應允。

柯維安立刻眉開眼笑,大眼睛彎成弦月狀。

至於一刻自己也放鬆下來,顯然之前的一連串意外,組成的不是個凶兆,果然是他太過杞人憂天了。

直到一刻又聽見柯維安忽地擊掌喊道。

「啊,對了!這回任務活動還會有人負責解說喔,小白。一個就是我師父,另一個你一定想不到,居然是──萌得天下無雙的織女大人啊!」

柯維安難掩興奮,眼睛頓又成星星眼。

「織女大人還特別交待,為了她重要的孩子,也就是甜心你,她是絕對要加入的,否則她就要把甜心你的一歲裸照公諸於世。哎,要我說的話,織女大人加入和你的裸照公佈都有就更……咳咳咳!」

驚覺到自己太過得意忘形,不小心把心裡話都吐露出來,柯維安連忙和一刻拉開距離,不忘擺出防衛姿勢。

一刻卻沒有讓柯維安體會到什麼叫禍從口出,也沒有狠狠的吐槽「最好會有人將重要孩子的裸照公諸於世啦」,他就像如遭電殛的僵在原地,臉色從青轉黑,再轉白。

成為織女的神使那麼多年,一刻哪裡會不明白,那名外表是小女孩的神祇,有時候要念做「大麻煩」才對。

只要有她插手,百分之兩百會引發麻煩和混亂。

一刻霍然想通了。

原來那一連串的意外不是凶兆──我操操操!根本就是扛著大凶旗幟的千萬頭草泥馬狂奔而來好不好!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