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個陰雨綿綿的日子。

細密的雨絲不停地沖刷山林,使得林木的色澤看起來更加鮮明;泥土地因吸收飽滿的水份而變得軟滑深黝,似乎只要稍重一點的力道踩下,就會在上頭留下一個深深的凹印。

或許是雨日的關係,這片罕有人煙來訪的山林愈發靜謐,空氣裡飽含冷意,只要一沾上皮膚,冰冷的感覺就如同針似地扎進身子骨裡。

但是在這樣似乎只餘淅瀝雨聲的陰冷天氣裡,卻有抹身影悄然無聲地在林間悠遊行走。

那人影的體型不高,用「矮小」來形容都不為過。

淡藍色的衣袍隨著前行的步伐不時飄晃,即使在這一路的行走中,那人的衣角也沒有沾到絲毫水氣,更遑論是髒污了。

不僅如此,他邁出的每一個腳步明明都踏在地面上了,可從來沒有烙下印子在上頭,就好似他的步伐是完全不帶有重量。

普通人類是難以做到這樣的事的。

然而最怪異的並不是這一點,而是在那抹藍袍人影的頭頂上,赫然是頂立著一對獸類才會有的毛絨絨耳朵。

耳朵呈三角狀,毛色黝黑泛著光澤。

這絕不會是人類應該有的耳朵。

在常人眼中會被冠以「妖怪」之名的人影依舊不疾不徐地走著,單手背負於後,泰然自若的姿態就像在巡視自己領地的王。

倏然間,他的腳步停頓,不再前行,彷彿有什麼東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的確有東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擁有一雙金澄眼眸的矮小人影蹲下身,從泥土地上拾起一顆鮮紅得妖異的種子。

在棕黑的地面上,那紅簡直怵目得不可思議,令人難以忽視。

人影捏了捏種子,又放到鼻前嗅了嗅,可饒是見多識廣的他,一時半會間也辨認不出這是何種植物的種子。

他抬頭環視一下周遭沐浴在雨絲中的樹木,那些都是他叫得出名稱的,沒有一株會結有這類的果實。

畢竟這是他的土地,他熟悉這裡的一花一草一木。

而在許久之後,這地方的林木將被砍伐,人群聚集,新的聚落會蓋起;然後這裡終會矗立起一座被賦予「繁星」的學校。

不過在這之前,這裡單純的就只是一名妖狐的土地。

外表像是孩童的妖狐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決意將偶然發現的奇異種子帶回種植。

那種子沒有一點妖氣,但本身就足夠怪異。

妖怪向來喜歡怪異。

妖狐將種子隨意地埋入一個花盆裡,隨著時間流逝,鋪著深色泥土的花盆內絲毫不見有新綠冒出。

妖狐沒有丟了那個花盆,但也沒有多加留意,只是任憑它佔據房間一角,反正他並不缺那麼一點空間。

而這時候的他有太多的事要做,他成立了一個組織,他召募志同道合的同伴一塊加入。

他們的成員增加,他們的組織越來越龐大。

然後有一天,他發現那個被他忽視許久的花盆裡,不知何時是冒出了原本沒有的東西。

不是新芽也不是嫩葉,竟是鮮紅剔透的結晶花朵。

乍看下宛若晶體雕刻出的花,一開始只是一個嬰兒手掌大小,接著像是霍然從沉眠中甦醒過來一般,花的體積日漸增大,很快就溢出了花盆,往房間四周漫延。

結晶漫延地板,攀上牆壁,像是要把整個房間都侵佔。

妖狐很肯定自己從未曾見過這樣的存在,興許是他沒有接觸過的妖怪品種,雖然還是感受不到妖氣。

不過妖狐可不是會在意這種小細節的人,他大大方方地貢獻出自己的房間,耐心的等候、觀察,還孜孜不倦地做起了記錄,甚至不上替每個階段的結晶花朵拍照。

這行為還被他的夥伴們笑說和一個蠢爸爸差不多,只是別人養的是孩子,他養的是朵花。

就在房間被巨大結晶花朵徹底佔滿的那一天,花朵碎裂了。

先是一瓣裂痕無端出現在尖長花瓣的位置,隨即有如連鎖效應,裂痕就像蛛網似地迅速遍佈。

下一剎那,是連綿不絕的清脆聲響劈哩啪啦的響起。

所有的鮮紅結晶一路迸碎,細小的微粒在房間裡飄散,猶如在房內下起了一場結晶之雨。

當最中心的鮮紅結晶應聲破碎後,一團像是被結晶緊緊保護的肉色影子,從裡頭滾落到地面上。

「它」有著一雙烏黑的眼睛,沒有情緒波動,彷彿兩顆黑色的玻璃珠地瞅著視野內的景象。

「它」還有著如同白藕的短胖手腳,皮膚光滑細膩,幾乎連毛孔也看不到。

不管從哪一個角度看,「它」看起來就跟人類的嬰兒無異。

目睹一切發生的妖狐詫異又得意地笑了起來。

他當年的隨手一撿,原來撿回了這麼一個奇異的小東西。

「不愧是用妖怪身分來創建神使公會的本大爺哪,種出來的就是跟普通人不一樣,都佩服起我自己了。」外表還是像孩童的妖狐摸摸下巴,旋即像是覺得這體型不方便,他一彈指,立刻變化為少年模樣。

那雙盯視他的黑眼珠依然像古井無波,沒有一點嬰兒該有的顯著情緒。

如果要用字詞來形容的話,恐怕就是「怪異」了。

從結晶裡誕生,如同人偶般的怪異存在。

可是妖狐少年笑得更開心了。他邁步走向前,彎下膝蓋,將那具光溜溜的小身子一把提抱起,順便確認了對方的性別。

「妖怪最喜歡『怪異』,正常太讓人覺得乏味,正常等於無聊啊。」他輕輕捏住「它」的一根手指,或者用「她」稱呼會更貼切,「妳好啊,小姑娘。我叫胡十炎,是這地方的老大。妳叫什麼名字?」

小嬰兒還是面無表情地盯著人。

胡十炎咧嘴一笑,放出幾朵金燦的狐火當做是慶祝的煙火。

「我都忘了,名字該是由我來取。我是在秋冬之際撿到妳的,那天還下著雨,但『雨』字聽起來太溼答答了,我可不喜歡溼答答……嗯,就換成『語』吧,以後妳就叫秋冬語。」

「歡迎來到這個世界,冬語。」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